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原标题: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却只能庭外苦等

  312天了, “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以下简称“徐玉玉案”)终于开审。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玉玉  图据网络

  今天(6月27日)上午9点,在山东临沂中院,这场审判广受关注。一直难以从失去女儿阴影走出来的徐连彬和家人早早就赶到了法院,但今天他未能进入庭审旁听。最终,审判长宣布案件将择期宣判。

  庭审结束后,原告代理律师袁椿晖接受了红星新闻专访。他称,庭审时7名被告均有明显认罪悔罪行为,并向受害者及其家属表示道歉。

  对此,徐连彬对红星新闻说:“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说什么。”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53岁的徐连彬至今仍未走出丧女之痛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新闻回放

  18岁如花生命

  遭遇电信诈骗消逝

  2016年3月27日,刚满18周岁的山东临沂女孩徐玉玉在教室里过了最后一个生日。当天,她在日记中写到,“十八,我少女时代的终点,成年的起点。三十而立,十八只是第一步!”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玉玉事发时去银行转账  央视报道截图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玉玉生前所写日记 央视报道截图

  然而,在2016年8月19日,她遭遇了连环电信诈骗。诈骗电话中,对方称是区教育局工作人员,要转2680元助学金过来,需和财政局工作人员联系,导致徐玉玉最终被骗9900元。当晚,在与父亲徐连彬报完警回家途中,徐玉玉晕厥过去,再未清醒。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玉玉被骗走9900元   图据网络

  2016年8月21日,徐玉玉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她的人生永远停在了18岁。她的父亲徐连彬也陷入了悲痛,一直未能走出丧女之痛——

  红星新闻此前曾作报道:

  徐玉玉案延期开庭 徐父:最痛恨黑客,欠28万元没还

  开庭

  检方再次确认徐玉玉死因

  认定是电信诈骗导致

  今日(6月27日),山东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谭长志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再次确认了徐玉玉的死因:根据临床医生、法医专家意见,并结合案件全部证据,被诈骗后,徐玉玉的精神极度紧张,伤心、焦虑,而2016年4月的体检证明,此前徐玉玉各项指标正常,并无家族遗传病史,因此认定电信诈骗是导致徐玉玉死亡的原因。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玉玉案开庭审理现场  央视报道截图

  此前,检察机关经审查认定:2015年11月至2016年8月,被告人陈文辉、郑金峰、黄进春、熊超、陈宝生、郑贤聪、陈福地等人交叉结伙,通过网络购买学生信息和公民购房信息,分别在海南省海口市、江西省新余市等地,冒充教育局、财政局、房产局工作人员,以发放贫困学生助学金、购房补贴为名,以高考学生为主要诈骗对象,拨打电话,骗取他人钱款,金额共计人民币56万余元,通话次数共计2.3万余次,并造成山东省临沂市高考录取新生徐玉玉死亡。2016年6月至8月,被告人陈文辉通过腾讯QQ、支付宝等工具从杜天禹(另案处理)处购买非法获取的山东省高考学生信息10万余条,并使用上述信息实施电信诈骗活动。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对7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图据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微博

  今天上午9时,“徐玉玉案”在山东临沂中院开审,7名被告人被控诈骗56万余元。下午3点46分,审判长宣布休庭,案件将择期宣判。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玉玉案开庭审理现场  央视报道截图

  徐父

  因证人身份未能旁听

  被告道歉他称“不知说啥”

  事发312天之后,徐连彬仍未走出失去女儿的阴影。他此前曾告诉红星新闻,“只有等案子判了,我才能重新开始。不然心里一直悬着。”

  今天上午7点过,徐连彬和表哥还有徐玉玉的姨妈、表叔就从中坦村出发,赶到18公里外的临沂中院,想参加庭审。

  但是,他却未能参加庭审,只能在庭外焦急等待。

  对此,该案的原告代理律师袁椿晖解释称,“徐玉玉从被骗后直到死亡,都是徐连彬一人陪同,证人不能旁听。如果他参加庭审,我们就要放弃他的证人证言。”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53岁的徐连彬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法庭外,空气燥热。

  2017年4月,“徐玉玉案”提起公诉后,袁椿晖接受委托成为代理律师。在法庭外,徐连彬焦急等待。庭审结束后,他告诉红星新闻,当时他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有些茫然,仍然不安。庭审完后,徐连彬犹豫着回到家中。

  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徐连彬的声音极其低沉,有人来访,周围有些嘈杂,感觉是在自言自语。他表示,案子审了,但是还没判,他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对于7名被告的道歉,他有些恍惚地对红星新闻说:“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说什么。”

  虽然准备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但是徐连彬有气无力,说:“不知道怎么做。”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连彬站在自家房前,郁郁寡欢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原告代理律师

  此案引发严重后果

  我们要求从重处罚

  2017年4月,“徐玉玉案”提起公诉后,袁椿晖接受委托成为原告代理律师。谈及案件本身,袁椿晖告诉红星新闻,“这个案子看似比较简单,却引发了严重后果:一是导致徐玉玉死亡,二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因此,我们要求从重处罚。”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徐玉玉的录取通知书和被骗时使用的手机  图据网络

  “徐玉玉作为一名单纯的高中生,涉世未深。”代理律师袁椿晖认为,“(徐玉玉)被骗前两天她才接到区教育局的电话,很快骗子就找上了门。至于信息(助学金名单)是怎么泄漏的,另案处理。” 

徐玉玉案公开审理 其父赶路18公里只能庭外苦等-雪花新闻▲出售考生信息的“黑客”杜天禹 央视报道截图

  此外,有网友认为,山东高考网上报名信息系统出现漏洞才使得四川18岁“黑客”杜天禹有机可乘,最终间接导致徐玉玉死亡。那么,相关责任人是否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对此,袁椿晖告诉红星新闻,“个人信息泄露是另案处理,所以我不便就此发言。”

  红星新闻记者丨王春

  来源:红星新闻

责任编辑:李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