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97年中英香港政权交接仪式的观礼台上,坐着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筹备委员会委员张宏喜。“我们的仪仗队特别威武,军乐特别嘹亮。现场的掌声啊,从来没听到过那么热烈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76岁的他仍是抑制不住地激动。

  接受环视听记者采访时,老先生特地拎来一个重重的袋子,里面有好几本与香港回归有关的书,更有他格外珍视的纪念物:筹委会委员任命书、筹委会成员合照、交接仪式流程手册……抚摸着银色壳子的筹委会委员任命书,张宏喜感叹道:“我一生有过不少任命书、证书,有的我都没太多感觉了,但这个任命书我觉得特别重要。你看还有这张乔石同志向我颁发任命书的照片,都很有意义,我都收藏得很好。”

外交官张宏喜:怎能让外国协议在中国领土上生效-雪花新闻2017年6月19日,张宏喜在北京接受环视听记者专访。(环视听记者 侯欣颖/摄)

  香港回归,政治、经济、法律等方面有好多问题要解决。1996年1月正式成立的筹委会就是具体落实这些工作的。筹委会一共150名委员,香港94名,内地56名。内地这56名来自中央有关单位,基本是副部级以上的干部。外交部11名,包括几名司级干部,我是其中之一。当时我是领事司司长。后来我体会到,领导让我参加筹委会,是因为香港回归有很多领事工作要做。

  回归前,香港驻有几十个外国领馆。原来的想法是主权移交后,这些领馆直接转成和我们对接就行了。可我是做领事工作的,知道这里面存在很大问题。那些领馆是外国跟英国政府达成协议建成的,香港回归后,怎么能让外国和英国达成的协议在我们中国领土上生效?我们必须一一重新谈判、重新签订协定。当时没有人想到这一点,我立即给外交部写紧急报告,提出我们必须专门成立一个小组来做这方面工作。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唐家璇看到报告后也觉得这个问题太重要了,立即批示同意。

  开始谈判了,有些西方国家不配合。英国还提议派高级专员到香港,立马被我们识破了:英国的大使就叫高级专员。还想把香港视为英联邦的?没门!我们后来下了个狠招:如果哪个国家不重新谈判,1997年7月1日后这些领馆就失去地位,不能从事领事工作。这才把他们镇住了,老老实实重新谈判。我向美韩等4个不同类型国家的大使公开发放领事证书、双方签订互换协议后,别的国家也就呼啦啦赶紧来办。


  护照也得好好研究。首先,护照的制作就是门大学问,为了防止伪造,用什么皮、什么漆、装订用什么线、盖章用什么印泥,都有讲究。我们把世界各国的护照水平摸了一遍,发现内地的护照还比较落后,就决定香港护照要采用当时世界最先进的技术。技术问题倒还好解决,关键是护照拿出去,别国认不认。香港同胞以前用英国发的护照,去很多地方都免签,我们要保证新护照的待遇不能少于原来的,又和主要国家一个一个谈判,保证了香港同胞的权益。

  还有一个出入境的问题。过去内地人去香港得办签证,回归后就是一国人了,自然不能用签证。但出入境需要管理,我们就发明了入境许可。

  另外一个大问题是领事保护。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有不少香港同胞。回归后香港同胞的领事保护就是我们大使馆、领事馆的责任。我们提出一个原则,我们对海外香港同胞的领事保护,只能比英国做得好,不能比英国做得差。为此,我召集了20多个中国驻外使领馆的领事参赞回来开会,布置任务,给他们讲有关香港的方针政策,香港的重要性,大家回到驻地怎么联系香港同胞,出了事怎么了解,怎么跟当地政府交涉。

  我当时还想,我们很多外交官没有去过香港,对香港没有一点感性认识,所以我建议,这次会议在香港召开。结果开会前一夜,我得到消息,小平同志去世了。开会前,大家举行了默哀仪式。小平同志曾说将来要去香港看看,最终没能成行,大家非常难过。好在卓琳同志去了交接仪式现场,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在香港回归前的1年里,领事司的同志们真是白天黑夜连轴转。我们既然立下了军令状,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最终,我在香港回归前完成了所有工作。

外交官张宏喜:怎能让外国协议在中国领土上生效-雪花新闻1997年7月1日零点零分零秒,中英香港政权交接仪式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同时升起。

  我们筹委会委员都受邀出席了交接仪式。交接仪式后,还有好多活动,一个接一个——见证特区政府宣誓,参加回归庆典,参观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我们几天几夜没合眼,一点睡意都没有。所有人都那么激动,兴奋得根本睡不着。国家的耻辱被洗刷了,中国人终于站起来了!(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朱东君  姜琨 )

责任编辑:张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