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4日报道 外媒称,英国首相梅12日表示,由于毒害前间谍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的人使用了由俄罗斯研制的诺维乔克神经毒剂,俄罗斯参与此事的“可能性非常高”。

英首相发“最后通牒”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3月12日报道,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对国会议员说,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他的女儿可能受到武器级的神经毒剂的毒害。

梅说,英国政府认为俄罗斯“很可能”对发生在索尔兹伯里的中毒事件负有责任。英国外交部已经要求俄罗斯大使做出解释。

梅说,如果在13日过后俄罗斯还没有做出“可信的回复”,英国就会认为那是莫斯科“非法使用强力”的行为。

她说:“这或者是俄罗斯针对我们国家的直接行动,或者是俄政府对有潜在灾难影响的神经毒剂失去控制并让它落入他人之手。”

梅说,英国必须准备好可能采取更广泛的措施,如果到14日俄罗斯还没有做出充分解释,就会在议会公开这些措施。

另据美联社3月12日报道,英国首相梅12日表示,由于毒害前间谍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的人使用了由俄罗斯研制的诺维乔克神经毒剂,俄罗斯参与此事的“可能性非常高”。

报道称,诺维乔克是苏联在冷战结束前夕研制出的一类神经毒剂。其研制目的显然为了避开与化学武器有关的国际条约,因为新品种不会受到旧条约的约束。

有报道称这种毒剂的致死性高于沙林等类似毒剂,而且隐蔽性更强。已知的神经毒剂有五类,大多属于无色液体,能够在被吸收后的几分钟里杀死受害者。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无机化学教授安德烈亚·塞拉说:“有了诺维乔克,你就有可能研制出缓释毒剂,提高可操控性。使用诺维乔克在很大程度上说明,幕后操纵者很可能是俄罗斯。”

此外据法新社3月12日报道,美国12日赞同其盟友英国的观点,认为俄罗斯很可能是企图毒杀一名双重间谍的幕后黑手,并称行凶者应面临惩罚。

国务卿蒂勒森说:“我们完全相信英国的调查及其估计,即可能是俄罗斯制造了上周在索尔兹伯里发生的神经毒剂袭击事件。”

他说:“我们同意,那些责任者——那些实施罪行的人和那些下令犯罪的人——必须面临适当的严重后果。我们与我们在英国的盟友团结一致,并将继续密切协调我们的反应。”

报道称,在发表这番声明前,蒂勒森致电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讨论了对前间谍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遇袭一事所进行的调查。

蒂勒森在从非洲返回途中对记者说,有关袭击者使用了俄罗斯研发的一种军用神经毒剂的说法看上去是正确的。

他说:“看上去它显然来自俄罗斯。至于俄罗斯政府是否知情,我目前还不知道。”

俄方斥英“意在挑衅”

据俄新社3月12日报道,关于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前特工斯克里帕尔中毒一事,普京建议英国人自己先搞清楚,然后再跟俄罗斯讨论。

在视察国家粮食中心育种温室时,普京这样回答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关于莫斯科是否对斯克里帕尔中毒一事负有责任的问题。普京说:“你们自己先搞清楚情况,然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事。”

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莫斯科认为,所谓俄参与向斯克里帕尔投毒的言论是反俄宣传;如果接到英方请求,俄愿意协助调查。

另据俄新社3月12日报道,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说:“这是英国议会的马戏表演。结论显而易见:又一次意在挑衅的政治宣传。”

俄外交部发表评论称,指控俄参与对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前特工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投毒是一种挑衅,此举是要在世界杯之前破坏对东道主俄罗斯的信任。

俄外交部表示,它曾不止一次地警告过:在俄罗斯世界杯开赛之前,西方媒体将展开大规模的媒体宣传,目的是损害俄的威信,破坏对东道主俄罗斯的信任。

俄外交部称:“正如我们所料,英国人表现得最活跃。对于我国通过正当竞争赢得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一事,英国人始终耿耿于怀。英国媒体积极散播关于抵制本届世界杯的呼吁。这种说法不只出自记者,还出自官员之口。对于此事的调查不仅没有结束,实际上尚未开始。”

俄外交部说,“但这并不妨碍英国政治家现在就得出俄罗斯参与此事的结论,认为应当马上采取拒绝参加世界杯等举动惩罚俄罗斯。我们想再次强调:这类意在鼓动反俄歇斯底里症的挑衅行为只会让俄英关系复杂化,并损害世界体育运动。”

此外据俄新社3月12日报道,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贾巴罗夫认为,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前特工斯克里帕尔被投毒一事是挑衅,可能是英国或第三国所为,目的是嫁祸和抹黑俄罗斯。

贾巴罗夫强调,指责俄投毒纯属胡说八道。斯克里帕尔是俄自己交换给英国的,俄情报机构对他毫无兴趣。他说:“在这事发生的时候,‘凶手’就被指定好了,那就是俄罗斯。”

他还表示,这起犯罪的幕后操纵者希望挑起对俄领导人的不满情绪,“在俄总统大选前进行挑衅”。

英国警方12日在斯克里帕尔遇袭现场附近维持警戒(法新社)

【延伸阅读】蒂勒森指责俄罗斯在英谋害俄前间谍 俄方:你没证据

3月13日报道 俄媒称,美国国务卿蒂勒森3月12日指责俄罗斯谋害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前上校斯克里帕尔。同时,国务卿并未提出相关证据。

据俄罗斯卫星网3月13日报道,蒂勒森表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有关俄罗斯可能卷入的声明与美国协调过。他说:“美国在此次声明之前与我们的英国盟国进行过联系。国务卿与外交大臣约翰逊之间也通过电话。我们完全相信英国的调查及其对俄罗斯可能为上周在索尔兹伯里发生的使用神经毒剂袭击负责的评估。”

报道称,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3月4日在索尔兹伯里被发现处于无意识状态。据英国政府消息称,其被俄产神经毒剂毒害,还有一名警员也受毒害。

俄罗斯卫星网还报道称,俄驻美大使馆称,无任何证据表明俄卷入俄总参情报总局前上校在英国中毒事件。

【延伸阅读】英首相要俄解释前间谍中毒案 俄外交部:基于挑衅的政治宣传

3月13日报道 外媒称,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对英国议员说,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他的女儿可能受到武器级的神经剂的毒害。

据英国广播公司3月13日报道,英国首相说,英国政府认为俄罗斯“很可能”对发生在索尔兹伯里的中毒事件负有责任。英国外交部已经要求俄罗斯大使做出解释。

特雷莎·梅说,如果在13日过后俄罗斯还没有做出“可信的回复”,英国就会认为那是莫斯科“非法使用强力”的行为。她说攻击中使用的化学物质被认为是名为Novichok的神经毒剂。

她说:“这或者是俄罗斯国家针对我们国家的直接行动,或者是俄罗斯政府对有潜在灾难影响的神经剂失控并且让它落入他人之手。”

特雷莎·梅说,英国必须准备好可能采取更广泛的措施,如果俄罗斯没有做出充分解释,就会在议会公开这些措施。

报道称,66岁的退休俄罗斯前军事情报官员谢尔盖·斯克里帕尔和他33岁的女儿被发现瘫倒在英国索尔兹伯里市中心的长椅上。他们被送往医院抢救,目前病情严重,但状况稳定。


上周中毒事件再次引发在过去20年来英国发生的一系列死亡事件的猜测。英国内政事务特别委员会主席库珀写信给内政大臣要求对过去发生的14起死亡重新进行调查,包括一些死于心脏病,自杀,事故和其他自然原因的死亡,因为有人说那些死亡可能同某国支持的谋杀行动有关。

另据俄罗斯卫星网3月13日报道,3月12日,英国外交部召见俄驻伦敦大使雅科文科,并向他提出了最后通牒:莫斯科应在3月13日晚之前对事件作出解释。否则,暗杀事件将被赋予俄罗斯对英国非法使用武力的地位。

据英国专家称,斯克里帕尔中毒所用的物质类似于苏联1980年代末研制的神经毒剂。它由相对无害的药剂组成,单独分开包装,在使用前直接混合。

俄罗斯卫星网3月13日还报道称,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就英国首相梅12日有关斯克里帕尔中毒案的声明发表评论。

扎哈罗娃对记者说:“这是英国议会里上演的一出马戏表演。结论很明确,又是一次基于挑衅的政治宣传。”

资料图:英国首相特雷莎·梅 新华社记者罗欢欢摄

【延伸阅读】未知物质:俄英双重间谍在英国商场遭“下毒”

据英国广播公司3月6日报道,一名男子在英国威尔特郡接触未知物质后发病,病情严重。该男子是俄罗斯官方宣判的为英国服务的间谍,名叫谢尔盖·斯克里帕尔,66岁。2010年美国与俄罗斯进行“间谍交换”后,该男子获准在英国寻求庇护。近日,他和一名33岁的女性在索尔兹伯里一家购物中心的长椅上被发现,发现时已失去意识。

该男子接触的物质究竟是什么尚未获得确认,但英国公共卫生局称此物质对公共安全无已知风险。威尔特郡警方正在调查这是否是一场蓄意犯罪。他们说被发现的这两个人身上无可见伤痕,但失去了意识。警方称此事为“重大事件”,尚不可确认是否是恐怖事件,但不会排除该可能性。目前,多方机构正在调查。

斯克里帕尔曾是俄罗斯军事情报官员,上校军衔,2006年因为英国做间谍工作而被俄罗斯判处13年有期徒刑。他借着俄罗斯情报顾问的身份为英国情报部门军情六处开展秘密工作。俄罗斯方面称,斯克里帕尔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为英国提供情报,已收取10万美元(约合63万元人民币)佣金。2010年美俄进行“间谍交换”,他作为其中一名间谍被释放,之后被送往英国。

索尔兹伯里市中心多处地点已设置隔离,数队人员全副武装使用软管冲洗街道。索尔兹伯里区医院建议问诊病人只接受常规手术,去门诊部就诊,除非医院主动联系。警方称英国公共卫生局已重申公共安全尚无已知风险,但以防万一,如果觉得不舒服,应立即联系医疗部门。

目击者称斯克里帕尔和同行的女性好像服下了“效力很强的药”似的,年轻女性靠在年长男性的身上,看起来可能是晕过去了。“男子做着奇怪的手势,看向天空,他们看起来特别不正常,我觉得即使我停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忙。”斯克里帕尔住所的邻居称,斯克里帕尔很友好,妻子近几年去世了。

这种未知物质使人想起了2006年的相似案情,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的中毒事件。2006年于伦敦喝下掺有放射性物质的茶后身亡。编译/王天辰(参考消息网独家编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延伸阅读】谍战疑云?外媒称间谍设备杂音或为美驻古巴外交官病因

3月12日报道 据美国大全新闻网3月4日报道称,研究人员说,有缺陷的间谍设备可能是导致美国驻古巴外交人员患病的原因。

报道称,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去年夏天大约20多名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官员莫名其妙患病的原因,可能在于有缺陷的监视设备发出的超声波信号。

科学家们说,虽然单个超声波信号极不可能损害人类健康,多个信号可能会相互冲撞并制造出一种能被人听到的声音。

报道称,研究人员复制了来自美联社一个视频中的鸣叫声,以验证他们的观点。

图为美国驻古巴大使馆外景

研究人员也承认,这个理论没有排除导致这种神秘疾病的其他可能性。他们说,这是寻找合理解释的一种尝试。

“临界点”网站说,2018年2月医生发表了有关这种疾病的首个详细报告。

报告承认,这种疾病依然是一个谜。但报告说,医生们相当肯定,该疾病不是由声波武器造成的。有人曾宣称,古巴当局使用声波武器对付美国外交官。

这些美国外交官出现了一些类似症状,包括眩晕、作呕和听力损失。他们说,他们最初感到自己生病了,是因为听到了奇怪的噪音,或在他们家中或旅馆房间内感觉到往复震动。这些官员的话导致人们猜测,古巴针对这些外交官进行了某种袭击。

然而,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持这类说法。

据美媒报道称,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决定使美国驻古巴大使馆人员规模缩减永久化,此前因为这种神秘疾病,它已经召回多名外交官。

美国国务院在法律要求的一个为期6个月的最后期限之前作出了这个决定。在最后期限之前,国务院必须决定将这些官员派回古巴或者把驻古巴外交人员的缩减永久化。(编译/朱捷)

【延伸阅读】“百人会”批FBI涉“中国间谍”谬论:令人不安且充满偏见

2月19日报道 港媒称,美国国内一个华人民间组织谴责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近日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上发表的言论。他说,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华人学者,如“教授、科研人员和学生”,可能在偷偷为中国政府搜集情报。

据香港亚洲时报在线2月17日报道,总部设在纽约的百人会说,它发现雷的言论“令人不安且充满偏见”。

报道称,百人会发表声明说:“在摆出任何事实和证据之前,单纯以种族和出生地为依据就对一个群体发出重大怀疑,这种行为有违无罪推定、正当程序以及平等保护等美国宪法的基本理念,而且,它也容易煽起歇斯底里的不当情绪。”

报道称,百人会强调说,它支持基于证据的公正及妥当的调查、起诉和对间谍活动的惩罚,不支持基于种族、民族和出生地的标签化猜忌和怀疑。

百人会提到了过去20年里发生的李文和、郗小星和陈霞芬的不幸案例。他们是美籍华裔科学家或联邦政府雇员,均因自己的血统而受到了怀疑和不公正的指控,尽管后来被证明无罪。

百人会会长吴华扬指出:“在过去的160年间,尽管华裔移民始终被贴上‘永久外国人’的标签,但是他们却为美国的财富和成功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其中包括获诺贝尔奖的美籍华人。”

报道称,百人会是由杰出美籍华人组成的一个非营利组织,成员来自商界、政界、学术界及各艺术领域。

资料图片:2017年7月12日,克里斯托弗·雷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出席听证会。新华社/美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