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德历985年,马塞尔被秘密任命为“血腥净化”的负责人。

本文来自 雪花新闻,本文标题:此恨绵绵无绝期,DNF审判者马塞尔的故事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那天,马塞尔在日记中写下:“从今以后,我将独自隐匿在黑暗中,秘密惩罚那些背叛GBL教和违反教义的人……”

血腥净化是GBL教中的秘密组织,绝大多数人信徒都没听说过这个组织,甚至在马塞尔被任命之前,自己都不知晓它。

血腥净化由GBL教的建立者莱斯利·贝伊兰斯亲自成立。作为试图收集所有知识的智者,莱斯利当然知道有些知识只是狭隘片面的一家之言,当然也有的知识足以改变世界。这些知识是可能产生危害的——无论是无知者的传播还是阴暗者的利用——都足以使这些只是对世界产生威胁。于是莱斯利建立了血腥净化,这个带有保密性质的GBL教内组织用自己的知识与能力保护这些具有威胁的知识。(甚至还包括了《创新世纪》的部分)

但是知识是会影响人的思想,毕竟思想的基础就是知识。在漫长的岁月中,血腥净化保密的只是逐渐改变的组织内的信徒,它最后演变成了专门执行暗杀叛变者、异端分子的组织,并“为了执行任务”收集着越来越多的“危险知识”。

当然,我们无法感受到这些虚无缥缈的历史与过程。只是,血腥净化的宗旨,我们能从最后一任负责人——审判者马塞尔的言行中体会到。

阿拉德历989年,罗特斯被转移到了天帷巨兽背上。

罗特斯的精神控制席卷了天帷巨兽,GBL教在使徒的能力面前简直不堪一击。而作为GBL教最高战力之一的血腥净化负责人,马塞尔只能看着信徒们徒劳的反抗,直至屈服。

“我感身体被重重压下,难以忍受。站在前面的信徒们伴随着惨叫声倒了下去,他们的身体被烧的乌黑...怪物破坏了所有的一切,家、神殿...甚至通过精神攻击,把我们的信徒变成了自己的手下。被洗脑的信徒们试图杀害其他信徒,曾经亲如家人的信徒们...开始互相残杀...”

简直的噩梦般的场景,不是吗?然而这只是奥菲利亚的视角,在马塞尔的眼中,无能为力带来更大的恐怖:在面对使徒时,更强大的马塞尔感到更多的无力感。


且不说罗特斯邪恶与否,至少在马塞尔的眼里,毁掉GBL教的罗特斯就是十恶不赦的恶魔。此时,他的力量去对抗罗特斯自不过是自取灭亡。那么,只能借用另一个恶魔的力量在对抗罗特斯了。

“罪恶的使徒……如果能够除掉他, 就算要我舔恶魔的脚趾,我也原意。因为这至少还有希望!”

另一个恶魔就是那些有威胁的知识。上文提过,血腥净化收集着危险的知识,其中就包括了一种禁咒。这份禁咒只能由GBL教主与血腥净化负责人继承。他用禁咒使自己的身体摆脱了生老病死的等身体机能,换句话说,他的身体变成了尸体。并且,他还在不断“复活”死去的信徒。令他欣慰的是,死去的信徒能从精神控制中解放,这样下去,随着“复活”的信徒越来越多,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可以打败罗特斯,完成复仇,重建GBL教!

所有人都知道,禁咒之所以成为禁咒,就是因为它有副作用。而马塞尔使用的禁咒也有副作用:失去理智。通过马塞尔的日记,我们能了解到,马塞尔的记忆在模糊,肉体在腐烂,理智在消退,即将只剩下仇恨——对罗特斯的仇恨已经刻在马塞尔的骨髓深处了!

但他不后悔:“不知道是否会和野兽一样,呵呵……就算这样我也无所谓!只要能亲手将罗特斯撕成碎片的话……哪怕付出我的灵魂,我也无悔……”

审判者马塞尔将所有的希望都变成了对罗特斯的复仇,在他眼里,这份复仇已经是神圣的了,只有他能完成这复仇!只是,他没完成,消灭罗特斯的是公国的人、帝国的人、以及冒险家们。

他的复仇没了,他的希望没了,在那腐烂身体中的灵魂找不到活下去的寄托了。

“你们到底凭什么来阻挠我神圣的复仇!凭什么认为这是对我最好的救赎!”

“悄无声息地就夺走了我所有的希望,让我这腐烂的躯体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化为泡影!即使是这样,你们还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你们这些让我沦为复仇废物的虚伪人类!告诉我,我这份沁入骨髓,永不释怀的怨恨,该向谁发泄!!”

若追求真理之人远离真相,接近仇恨,那他们的结局也不言而喻。

只是,与以前那位亲切的马塞尔大叔相比,这位被逼近仇恨深处的审判者马塞尔,也是无奈啊...

本文来源:DNF助手,如有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