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耳順之年,杜永平老師也迎來了自己繪畫的「第二春」:各類畫展邀請不斷,潛心繪製的「清影」系列廣受好評,甚至有評論認為,這是海派水墨的一次突破。在這次杜永平老師參加香港「水墨滄桑」海派四大家現代藝術展之際,我們採訪了他,了解了一個普通上海人家的孩子成為海派水墨藝術家的故事。

新雨/作者 杜永平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杜永平:畫遍萬千 獨鍾水墨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因為家風的緣故,母親想讓自己父親的愛好在孩子身上得以傳承。於是,母親就找來了杜永平的第一位啟蒙老師——山水畫家孫信一。畫畫是有樂趣的,也是吃苦的事情。當同年齡的孩子夏天在「向陽院」圍著電視傳來陣陣的歡笑聲時,杜永平在孫老師家靜靜地學畫品畫。就這樣,日復一日他跟著孫老師開始了學習之旅。1976年後,上海文藝迎來了春天。當徐匯區政協邀請了各路繪畫精英和名門之後準備開設國畫班的消息傳來,杜永平與幾位同學興奮不己,馬上去報了名……杜永平有幸分在名家伏文彥先生班裡。伏文彥先生是大師張大千的得意弟子,也是一位語文老師,所以對學生在理論上更有嚴格的要求,每期結束不但要考畫還要考古代畫論。面對這樣的老師,杜永平和他的同學們如饑似渴。至今,同學們在一起聚會還會津津樂道當年杜永平臨摹伏老師的作業,有一次讓伏老師自己都難辨真偽。

囊幽/作者 杜永平


當年,杜永平在學山水畫的同時也隨周國華老師學習花鳥,看著勤奮的杜永平,周國華老師說,我看你能畫得出來,但是你一定要去學學素描,為今後的發展打好基礎。於是,周老師把自已的老師章明炎先生介紹給了杜永平。被陳丹青譽為恩師的章明炎教課風趣幽默,通過講故事讓杜永平知道了梵高、莫奈和印象派,知道了陳丹青和西藏組畫。章老師還收集了很多學生的優秀素描,給學生們傳習,這些作品各有特色,透著空濛的「空氣感」,讓人痴迷……杜永平每每回憶這段時光,都會沉浸其中。

紫語/作者 杜永平

在章老師的鼓勵下,杜永平鼓起勇氣報考了上海大學油畫專業,接著繼續在上海師範大學深造,練習中國畫。那是個充滿激情的年代,那也是杜永平畫技飛躍的時段,有精力,有衝勁,每天3、4小時,有時候甚至白天晚上連續作戰。是將繪畫作為職業還是業餘愛好?杜永平面臨著選擇。很多人說,畫畫作為職業太難了,就當愛好吧。當時杜永平自己的公司也做得風生水起,他問了很多人,反對聲音佔了上風。隔壁公司一位老者看出了他的心思,說,你將來會為沒有選擇畫畫這條路而後悔嗎?杜永平說,會的。老者說,把公司關了畫畫去吧!於是他關了公司,全心投入繪畫。

味象/作者 杜永平

後來杜永平老師又師從上海名家王劼音老師,十多年來追隨至今,並在專業的道路上得到了全方位的提升。從國畫到西畫、從傳統到當代,從形式到語言,從實踐到理論……,杜永平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尋求著對自我的突破。

清影/作者 杜永平

天道酬勤。「清影」系列的創作成功可以說是一種回報。

在這個系列中杜永平老師將工筆與水墨結合,既保留了生宣的墨韻,又有生宣達不到的特殊的視覺肌理。殘破的荷葉猶在水中,殘荷的肌理清晰可見。畫作充滿禪幽之美,有評論家說這個系列既表現了藝術家的紮實基本功,又在紮實里驚艷了觀眾。相信,香港「水墨滄桑」海派四大家現代藝術展的觀者也會有同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