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警隊建設全身心撲在崗位上,在家人同事都看出其身體異樣的情況,依舊捨不得手頭的工作。最終,他搶救無效,生命永遠定格在49歲。即便如此,生命的最後片刻他還燃放了餘暉,堅持做出捐贈眼角膜的決定。

他就是庄飛闖,生前任廣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特警五大隊黨支部書記、教導員。曾榮立個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多次獲個人嘉獎、公務員年度考核優秀,曾連續5年被市公安局評為「優秀團幹部」,2009年被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公安廳評為援疆維穩工作突出貢獻個人。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又一位廣州警察走了,生命燃燒殆盡前,他仍不忘捐贈眼角膜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2018年4月14日凌晨1時,庄飛闖因病經搶救無效不幸去世。

庄飛闖,男,漢族,1969年12月出生,廣東揭西人,1992年7月參加工作,1995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生前任廣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隊特警五大隊黨支部書記、教導員。

妻子:如果他早點去看病……

看著會議室內大屏幕上,丈夫庄飛闖以往出差在外的影像記錄,本已紅著眼眶的邱碧輝忍不住啜泣,只好以紙巾擋臉——她是看著庄飛闖的情況日漸惡化,最終搶救無效逝世。「我就是省醫的護士,如果他聽我的話早點去看病,好好配合治療,還是可以控制的,可他就是責任感太強了」,邱碧輝早發現庄飛闖身體的異樣,他身邊的同事也發現了。

「去年下半年開始惡化,一下子瘦了二十多斤,還吃不下東西」,不僅是身為妻子的邱碧輝發現了庄飛闖的不妥,諸多好友同事都感覺他像生了一場大病,都勸他去看醫生,可他都是只顧得上工作上的事。接連的氣喘、失眠,臉色完全不如常人,撐到2018年1月份,庄飛闖只是在家附近的醫院做了簡單檢查,住了幾天院,「當時做的是常規檢查,沒發現問題,他住院還是顧著手機上處理單位的事情」,邱碧輝疼在心裡卻說不到嘴上。

「氣喘其實就是心衰跡象,直到3月份住院,才檢查出來是多發性骨髓瘤,這病很容易損害心臟」,直到3月8日,邱碧輝催促庄飛闖住院,他還在電話里回復開完會再過去,住院之後兩周確診。即便如此,庄飛闖還是手機不離手,每天都是忙著手頭上工作,「因為工作性質,忙什麼經常也不和我說」,邱碧輝能做到的,僅是陪伴。

清明前出院,坐著車都已經到了家樓下,庄飛闖家門未入就奔回單位去了,這一幕邱碧輝記得尤為清晰。

捐贈:突如其來的遺願

4月14日凌晨1時,再次住院的庄飛闖由於病情突然惡化,經搶救無效不幸去世,醫生判斷為心源性猝死。「逝世前兩天,突然提出危急時候要捐贈器官;之前他從來沒提過這事」,邱碧輝驚詫於丈夫的選擇。

回想起此前庄飛闖提出捐贈想法的時候,邱碧輝告訴丈夫,因為病情,器官可能不適合給其他人,「他說那捐眼角膜可以吧?用於科研總可以吧?」邱碧輝未想丈夫有如此強烈的意願,至今都不甚明白,但她還是默默地接受了。

再回到搶救時的情景,在搶救工作進行40多分鐘時,醫生告訴邱碧輝要有心理準備了:考慮到捐贈器官的條件,需要在庄飛闖血液沒有凝固之時進行整套流程,包括辦手續、檢查、取器官。「醫生告訴我需要取出整隻眼球,這是我之前完全想不到的」,可是為了完成庄飛闖最後的心愿,邱碧輝忍痛答應——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丈夫死後還不能保全遺體,是莫大的哀痛。

「除了捐贈器官,他沒有任何遺願和遺言」,連對孩子的遺言都沒有。

2009年,援疆的庄飛闖。

同事:他說付出是應該的


特警支隊三大隊大隊長劉德明和庄飛闖,可謂亦師亦友,「我以前是他部下,後來做過拍檔」,相識20多年,劉德明對庄飛闖的欽佩,非三言兩語足以道盡。如果非要說庄飛闖如何在政工崗位上做出自己的特點,劉德明認為是知人善事,能從對方角度考慮,又能將事情妥善地處理。

某年,一位性格較為強烈的民警,因為工作問題,在一干同事面前直接頂撞了作為隊內政工幹部的庄飛闖,「換做其他人可能當場就會嚴厲批評了」。庄飛闖做了冷處理,避開了對方,劉德明為此不平,得到的回復是,「當場那麼多人,對方也是骨幹,當場罵他,我自己臉上不好看;以後他有了提拔,也沒了威信,況且這不是原則性問題」。庄飛闖選則事後和對方單獨聊天,這反而獲取民警的認錯和道歉。

「他一直都說,在這個崗位上,付出是應該的,收穫才是意外的」,靠著這個信念,病重時的庄飛闖都被同事們發現臉色黑黃,劉德明一度為了讓他上醫院都吵起架,可是作為一個200多人演練科目的總負責人,庄飛闖咬著牙堅持下來。

汶川之行:「災區人民的好兄弟」

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地震發生後,廣州市公安局迅速派遣特警支隊赴川救援隊千里馳援。時任支隊辦公室副主任、救援隊指揮組成員的庄飛闖就是其中的重要一員。

5月13日凌晨2時,庄飛闖接到指令後立即趕回支隊。凌晨4時,他帶領隊員積極協調後勤物資和交通安排,協助支隊領導落實警力並準時到達白雲機場出發大廳。19時,救援隊到達災區後,他迅速與當地抗震救災指揮部取得聯繫,並與當地公安機關完成對接,為後續開展工作奠定基礎。

14日零時隊伍到達宿營地後,他馬上組織民警冒雨搭建帳篷,卸下裝備器材,在極短時間內安頓好人員物資。作為戰鬥員,他與其他特警隊員一起,全力投入到搶險救災和維護重點區域治安秩序等工作當中,被當地群眾親切地稱「災區人民的好兄弟」。

汶川地震時的庄飛闖。

一封寫給孩子的信

庄飛闖出發赴川時,並沒有告訴當時正在讀小學五年級的兒子小星,原本答應兒子一起過生日的願望也落空了,「雖然讓他很失望,但這也是教育他的時候!」小星當時也很理解庄飛闖,「我不捨得我爸爸,但又為他感到驕傲!」

其實,庄飛闖工作之餘,一直是個疼愛孩子的慈父。2007年,當他發現向來成績優異的小星,成績連續出現下滑,學習方面出現問題,儘管也曾因氣憤而又責罵,思量一番後,他給孩子寫下一封2000多字的信。

「其實,爸爸一直都在細心觀察和關注你以上所做的一切,還有很多很多......不再一一列舉,這些永遠都牢記在我心裡。」繼而,他指出小星上四年級以來諸多出現問題的苗頭:貪玩、耍小聰明、怕學習、怕做作業、怕寫字,成績也開始有所退步。他也承認自己曾打罵小星的不妥,可這都是擔心「子不教,父之過」,並直言已經發現小星做出改變的嘗試。

「總之,老師、爸爸、媽媽和家裡所有人都是為了你能更好地學習,即使是批評也是為了你好。在這裡希望你今後有更多令爸爸媽媽放心和欣慰的精彩人生……以上說的有不對的地方,你也可以提出口頭或書面的批評,爸爸一定會接受,或有什麼感想你把它寫出來,讓爸爸欣賞欣賞。」

送別:爸爸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在庄飛闖的告別儀式上,他身穿警服,安祥地躺在鮮花叢中。戰友們趕來送他最後一程。「看到這麼多爸爸的同事朋友為他送行,我想他已經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是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正在深圳讀大學的小星哽咽著說。

文/南都記者連楷 通訊員黃陽 楊清球 張毅濤 陳玉敏

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