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 新世相的第 626 篇文章

两个月前,我问:你见过凌晨四点的上海,是什么样?

之后,2 个月3 次大规模全民征集14000 多条个人讲述构成了这条推送的两部分:

1. 一部17 分钟的微电影

2. 17个凌晨四点的上海故事

上海,这座 2420 万人居住的城市。凌晨四点,有残酷,有温柔:

一个装扮精致的女孩坐在酒店大堂哭;一个快递员在垃圾桶边自慰;一位急诊室外等待的阿姨,老伴去世了,她没哭,谢谢了医生。

我们还挑选了 3 个故事,请来一线电影人,拍摄了《凌晨四点的上海》短片。

3 个故事分别发生在便利店、夜间出租车和馄饨摊,说的是你们在上海的生活。

女主演谭卓入围过戛纳电影节,如果你看过《春风沉醉的夜晚》,应该认识她。还有黄尚禾、袁子芸、陆琦蔚等实力派演员加盟。

——上海永远精致。在深夜上海活动的人,可能是老鼠,或者是英雄,但他们都雄心万丈,带着对生活的温柔。

《凌晨四点的上海》

作者:新世相的 14000 位读者

凌晨四点,城市里正在发生一些

少有人知道的隐秘:

1、上海某酒店

@DonDon-Don呐 | 24 岁 酒店从业者

客人,女孩,酒店房间

有一晚,酒店大堂里坐着一位女孩,小声哭。她是楼上 000 号房间男人带来的女孩。

她告诉我,那个 人有特殊癖好,她实在忍受不了就跑了出来。

我想叫辆车送她回家,或者去医院。但她不肯,说不能提前回去。

我就陪她哭了会。然后看着她敲开了 000 号的门。

2、上海杨浦区某医院

@肖大米 | 21岁 护士

女孩没抢救回来,男孩被警察带走了

在急诊抢救室实习,有天凌晨四点,突然一名男青年抱着奄奄一息的女人闯进抢救室。

我给她测了血糖,已经手脚冰凉。

男青年一直在旁边喊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老婆,但最后还是没有抢救回来。

这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在我面前死去的人。

过了一阵,警察来了,把这个男青年带走了——是我们报的警,医生怀疑是他把女生打成这样的。

3、上海市静安区

@zoe | 20 岁 学生

快递员躲在垃圾桶旁打飞机

凌晨回来路上,零下三四度,没什么行人。路灯昏暗的小道里,看见一位身穿制服的快递员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来,躲在垃圾桶旁边脱下裤子打飞机。

两三分钟后,他提起裤子跨上自行车骑远了。

有时欲望是那么简单,可是生活太难。

4、上海市长征医院

@krey | 23 岁 新媒体

急救室,老阿姨送走了老伴

我去医院挂急诊,男朋友出去找银行取钱。

看到一个急病发作的老人送过来,睡在担架上已经没有什么反应了。

他老伴坐在我旁边。低头拨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医生把她叫进急救室。过了几分钟,老阿姨走出来了。我以为她会大哭大叫,她没有。她用普通话说医生谢谢你,你辛苦了,医药费在哪里结?

医院里寂静无声。听到打印单据的机器吱嘎吱嘎作响,我忍不住流眼泪了。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为什么哭了。是觉得见证了一个人在凌晨四点的上海死去很伤心吧。也可能是觉得老阿姨真的很勇敢很优雅。

或许更多的是凌晨四点的上海,这些事,让我觉得茫茫人生真的好像荒野啊。

后来男朋友来了,一下子就抱住他了。

凌晨四点,那些还在工作的人,

都忙着造梦:

5、上海市静安区

@小飞 | 26 岁 广告人

这栋楼上班的,工资都很高吧?

(图片来自网络)

恒丰路的 WPP 大楼是灯火不灭的永动机,凌晨加完班回家,出租车师傅们总是感叹:

“你们这栋楼,不论几点都有人下班!工资一定很高吧!”

每次我都很实诚地告诉师傅,税后六千一个月啊哈哈哈!

6、海中心大厦 100 层

@Tom | 29 岁 央视纪录片助理导演

擦玻璃的师傅,在 100 层楼上看风景

去年 7 月去了上海中心大厦,站在中国第一高楼上,拍摄那些在 100 层楼擦玻璃的工人。

作业平台打开的一瞬间我就被震撼了。师傅们几乎整个人都裸露在建筑物外面,身体与天空融为一体,天黑着又有一点亮。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花絮)

因为擦玻璃不能顶着阳光,他们夏天三点半来,擦到七点,这栋楼里的人开始上班。

师傅说,这工作就像高空旅游,可以免费看整个上海一年四季的变化。尤其是清晨和傍晚。

他们觉得自己好幸运。

7、上海迪士尼乐园

@MR.N | 26岁 迪士尼演出服装助理

亲眼目睹了迪士尼为游客造梦的过程

迪士尼开园前一晚,记得很清楚是 2016 年 5 月 24 日,我们通宵彩排一场“大白”的演出。

工作人员们通宵加班,蛮兴奋的,音乐灯光都很动感,有种激动人心的感觉,好像你承包了整个迪士尼。

那个晚上,亲眼目睹了迪士尼为游客造梦的过程。

早上七点,一大波园区的保洁人员已排着队在等待下班。

我看着越来越亮的天,想送给分手很久的初恋一张试运营的票,请他来看这场梦幻秀。他说他不会来。

更多时候,凌晨四点,

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很多温柔:

8、上海全家便利店

@嘻天真 | 26 岁 广告

两个陌生女孩,在便利店复活

凌晨回家路上接到男朋友电话,支支吾吾地说他要出国工作了。我掐掉了电话。

走到中华路和跨龙路交叉口的全家,买了瓶酒,坐在吧台桌边喝边哭。

突然听见最边上的位置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我真的撑不下去了。”一字一顿,说了两遍。

不知道为啥,我突然想给她买点什么。逛到冰箱那边,看到一个可口可乐的瓶身上写着:“原地复活”。

我付了钱,走的时候把可乐送给她。

她好惊讶,对我挤出了笑。

9、上海政通路五角场

@战栗弹球 | 23 岁 学生

我把路边的碎玻璃,扫成爱心的形状

两点多从酒吧出来,看见一家商铺的玻璃门碎了一地。


担心玻璃渣子飞溅伤到人,我找了个扫把,把碎片扫成了桃心。

四点,一家通宵饭馆打烊了,十几个服务员小姑娘穿着统一的制服路过这里,惊喜地分批次去拍照,发朋友圈假装有人表白。

我就在一边拿着个扫把,看她们开心的表情。

10、上海黄浦滨湖路

@Roxy | 25 岁 会计师

我抱住摔倒的女孩,她说妈妈去世了

加完班走出办公室,一个骑自行车的女生重重摔在路边。手里的东西全都飞了出去。我跑过去扶她,发现她满身酒气。

她站起来后抱住我开始大哭,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前段时间她妈妈去世了,好像是因为爸爸出轨而自杀的。

还问把我整个衣服都哭湿了要不要紧。

从 4 点多一直到 5 点多,她说了好多,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是天亮之后,我说那我陪你看上海的日出,听鸟叫,你能不能笑一个……她终于笑了。

最后我就跟她拉勾,说不可以再骑车了,她才推着车慢慢走回去。

想起她说觉得这个城市特别冷漠,但在生日这天遇到了温暖的陌生人。

确实挺冷漠的,所以拥抱才显得可贵。

11、上海南京西路

@rae | 35 岁 戏剧创作者

下雪天,路边睡着衣着整洁的流浪汉

南京西路靠近人民广场那一段的一些大楼前,经常有人露宿,下雪的那几天也是。

这是南京西路附近的一家药材店附近,一个流浪汉睡在路边。

其实他们看起来很整洁,也许是还没找到工作,临时落魄的吧。

我掏出了 10 块钱来想放在他脚边,又觉得放在头那里比较好。那人忽然翻了个身,我赶紧走了,连钱也忘了放。

12、法租界小酒馆

@Candice | 31岁 小酒馆老板娘

女孩在桂花雨里一个人坐到天亮

我在法租界房子经营一家小酒馆,带一座小花园。初秋的时候开很多桂花。

有天下了小雨,一对男女来吃饭。点了 5、6个人的分量,开了瓶酒。但什么都没吃,刺身都回温瘫掉了。

12 点时,男生结账走了。然后我发现女生在哭,就是安静流眼泪。我不好意思多问,就用纸巾包了一杯酒给她。

她走的时候和我小声说了声谢谢,我一看表,凌晨 4 点 20 了。

花园蛮宁静的,跟城市隔开了。

凌晨四点的上海,还发生着很多

让人快乐的瞬间:

13、上海洋山港

@Catrina | 28 岁 前海员

经理打电话让肯德基空运 800 个汉堡

船在海上螺旋桨坏了,只能漂到洋山深水港抢修。

船上停电,全黑了,漂了 3 天食物也快没了。那天酒店经理居然打电话给肯德基说有没有 800 多个汉堡,有没有直升飞机能送来,因为船上可以停。

肯德基当是神经病打来的,直接给挂了。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靠到上海洋山港后,下船后 800 人第一件事就是集体去就近酒店洗澡。

船终于重回正道了。

14、上海江阳路海鲜批发市场

@阿拓 | 45 岁 海鲜批发

卖货的哥们,给老外模仿帝王蟹

我在上海最大的生鲜市场做了 20 年批发。凌晨四点永远灯火通明。全上海的批发商、经销都在这里挑货。

开西餐厅的老外也会过来。因为语言不通,我们就互相比划,表现我们的海鲜好吃,很好!

有个卖货的哥们为了解释啥是帝王蟹,龇牙咧嘴地张开双臂,把自己比划得很大。解释红毛蟹时,先揪一根自己胳膊上的汗毛,后来直接抬腿揪住了自己的腿毛。

老外一下就懂了:这就是红毛蟹啊!

15、上海宝山区

@潇 | 37岁 救护车随车医生

被电击的病人醒了,问刚才谁打我了

我是一名救护车随车医生。去年接到一位心脏病人,60岁,面色苍白满头大汗,车开出去五六分钟就突然不省人事,赶紧给他电击除颤。电了两次,心电图终于正常。

病人醒了问,“刚才谁打我了?好疼。”

家属说:“不打你你就走了。”

16、上海浦东新区广兰路

@丹哥 | 28 岁 研究生在读

熬夜吃火锅,全体一氧化碳中毒了

4 年前跟朋友在广兰路吃老北京火锅,烧炭的。结果因为包间没开排气扇,全都一氧化碳中毒了。

好在一对情侣来得晚,扶着东倒西歪的我们坐 120 去曙光医院急救,被送进密闭的高压氧舱。

其中一个男生一直没清醒,半个多小时后刚睁开眼,就听到我们很认真地说:

地球没了,我们已经上了宇宙飞船。

他懵懵地还真信了几秒。哈哈哈哈。

4 年后我们依然经常出来玩,救我们出来的那对情侣去年结婚了。

我还记得那天大家一起说的那句话:“今晚过去,我们就是生死之交啦!”

17、上海宝山国际邮轮码头

@haiyang | 26 岁 邮轮海员

在海上给爸爸打卫星电话,想上海也想家

我是一名国际邮轮海乘,出海 7 年,一年平均有 10 个月在海上。出发和返航都是在上海宝山国际邮轮码头。

海上的凌晨四点

刚上船那年才 19,听不懂别人的英语。买了专门的卫星电话卡,10 美金 600 分钟,跑去电话房排队,拨通我爸的电话。

卫星电话都有两秒延迟,两秒感觉就像两个世纪,接起来他声音迷迷糊糊的。我就说,没什么,都挺好的。我就是想回来,想家,想上海。

按照规定,即便靠港,也不能回家,7 年过去,我早习惯了。邮轮每次停靠宝山国际码头都是凌晨四点。

在甲板上看着家的方向抽烟:

Here. We arrived Shanghai.



《凌晨四点的上海》是新世相凌晨四点城市计划的第一部短片,在这之后,杭州、成都、深圳、广州和更多地方,一个个来。

这支视频还有一个导演特别篇。明天起,在西瓜视频APP搜索“新世相”,就能看到。

在凌晨四点的城市活动的人,可能是老鼠,或者是英雄,但通常两者都是:

站在低矮的地方却雄心万丈,坚信自己能望到的地方,就能最终站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