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上午,“00后”高三毕业生包涵在四川音乐学院附属中等艺术学校(简称“川音附中”)的舞台上怀抱手风琴,熟练地弹起《草原牧歌》,他的妈妈庞芝华则在一旁伴舞。很难想象,如此悠扬欢快的旋律,竟出自一名自闭症少年之手。

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中,再到高中,包妈妈一直是包涵的同桌。包涵患有自闭症,从小就有语言障碍,不愿与外界交流。而在妈妈的一路守护下,这颗“星星”逐渐成长,闪现着自己的光芒。他在音乐上展示出自己独特天赋的孩子,已经在钢琴、手风琴等比赛中捧回了众多奖项。

本文来自 雪花新闻,本文标题: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雪花新闻

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雪花新闻

3岁时 他被确诊为自闭症

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雪花新闻

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雪花新闻

说起儿子包涵的患病经历,庞女士仍然几度哽咽。她之前还有一个孩子,但是不幸在7岁时夭折。39岁时,她才生下了包涵。包涵长得十分可爱,夫妇俩都庆幸:这是“上苍赐给我们的珍贵礼物”。

然而,随着包涵逐渐长大,庞女士却发现有些异样。包涵不会喊爸爸妈妈,也不会说话,要吃东西便扯住她衣角来到柜子前;旁人逗他,他似乎没有听见,从不与人目光直视;教他挥手与人“再见”,他的手心向内;从来不粘人吵闹,给他一个盆一个碗便可以玩上一下午;在公园里不慎摔倒后,哪怕在公交车上哭几个小时,也要拽着母亲的衣角回到公园摔跤地点,重重地再摔一次,直到鲜血流出……对于这一切,庞女士困惑不已。

包涵3岁了,被送进了幼儿园。一次,庞女士无意中来到幼儿园门口,本想看看儿子,却看到了令她震惊的一幕。“当时所有小朋友都在操场上做操,只有他一个人绕着围墙跑,一圈圈跑个不停。”庞女士一打听才知道,包涵从来不做操,只是绕着围墙跑。

庞女士带着包涵去医院做了检查,确诊结果却如当头一棒:自闭症。“医生跟我说,儿子只能读特殊学校,不能指望读大学。”庞女士说,她和丈夫搜遍了网上的资料才知道,自闭症目前缺乏特效的药物治疗方法,干预训练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

“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庞女士这样描述那时的绝望。

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雪花新闻

为了他 妈妈甘愿当清洁工

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雪花新闻

拿到医院的诊断结果后,庞女士为包涵办理了退学,自己也辞去了中学教师的工作,全身心扑在包涵的干预训练上。她把包涵送到“爱慧”自闭症康复中心,进行干预训练了一个月。之后,夫妻俩把包涵接回家,并自制了爬行车、秋千等工具进行训练。

4岁起,庞女士把包涵送到艺术学校学习舞蹈,她也一同进入排练厅,教儿子“懂规矩”、学会排队、劈腿、做操……

从包涵5岁开始,庞女士便陆续把他送去学习钢琴,后来又学习手风琴。由于自闭症孩子大多有理解障碍,庞女士一同与包涵上课。“学手风琴,我先拉一遍,再让他对着镜子拉一遍。”

庞女士记得,包涵在5岁那年第一次学会了叫“妈妈”,这让她热泪盈眶。

6岁时,包涵进入小学念一年级。考虑到团体游戏有助于提高自闭症儿童的社交技能,庞女士决定去儿子所在的小学应聘。曾是中学教师的她认为自己肯定可以胜任小学教师,然而学校空余的职位却只有一个:清洁工。“只要能帮到儿子,做什么工作都可以。”庞女士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份工作。除了忙里忙外打扫卫生,每到课间的10分钟,她还要做“孩子王”,编各种游戏让孩子们来参加。丢手绢、扮演各种角色、跳皮筋、比赛跑步……看到儿子和小伙伴玩得很欢乐,庞女士感到由衷的欣慰。


同桌母子一起读书学习

助残故事 | 一路走来妈妈同桌陪读 成都自闭症儿童修成优秀少年-雪花新闻

进入小学三年级,由于数学课程难度加大,包涵最多只能考80分。为了辅导儿子的功课,庞女士向学校申请进教室与包涵一起听课,并成为了同桌。

课上两人一起听课,回到家妈妈再为儿子一一讲解重点,让儿子训练课后习题。“一遍不对,再做第二遍、第三遍……再转为同一类型的习题反复练习。”庞女士说,有时遇到实在她也不明白的知识点,她便课下找老师请教,直到弄懂为止。在一番刻苦努力下,包涵的功课逐渐有了起色。

庞女士还存放了一张她陪包涵念小学五年级的照片。这是一堂语文课,包涵在课上发言,身旁的她戴着眼镜,腰板端坐,一脸笑意地望着起立的儿子。

经过了小学、初中,庞女士一路陪伴儿子步入高中的课堂。包涵也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不仅学习成绩优秀,他的钢琴、手风琴水平也很高,在各类器乐比赛中捧回了众多奖项。2015年8月,包涵获得了“春城杯”全国键盘艺术邀请赛金奖。

现在的包涵不仅性格阳光开朗,体育成绩也不错,连续几年在学校拿到过同一年级的游泳冠军。现在的他,有了一帮自己的好朋友。

“母子俩付出了比常人多三四倍的努力,才达到今天的结果。同学们都以平等包容的心态对待他们,初中毕业时还硬是拉着她一起照毕业照。”包涵的初中班主任吴奎说。

川音附中校长蔡宇说,自闭症孩子常常缺乏表达和交流。“而音乐是一种语言,对自闭症孩子的治疗有很大的帮助。”蔡宇说,包涵凭自己的实力考上学校,不会受到优待也不会受到歧视,“平等相待,就是最好的尊重和鼓励。”

成功考入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

不久前包涵参加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的单招考试,并收到了该校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预录取确认函。今年9月包涵将进入大学课堂和普通学生一起上课。

对于听障、视障、肢障学生,中国一直都有单招单考的学校和专业。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自2017年开始面向精神残疾(高功能自闭症)类考生在相关专业进行融合教育招生。这是中国内地首次有高校单独招收此类考生,为“星星的孩子”进入更高层次学校就读提供了渠道。

包涵先在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进行了语文、数学和英语的考试,随后又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试读,最终获得了入学资格。“我以前的梦想是考上大学,现在的梦想是在大学学习计算机技术,制作无人驾驶的拖拉机。”包涵说,对于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他十分期待。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

这对母子的故事,不禁让人们想起了《阿甘正传》中阿甘的妈妈。

阿甘的妈妈是伟大智慧的母亲,面对智商只有75的儿子,她没有灰心丧气,而是积极耐心地教导,用她特有的方式把阿甘培养成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她总是能用自己的方式去解释、去阐述生命的意义。她对阿甘的人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可以说没有阿甘的妈妈,就没有阿甘的未来。

妈妈对阿甘说:life is a box of chocolates,you never know what you are gonna get。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会是什么味道。

是的,生命中本就充满了许多的不确定,不管是好的、坏的,我们都要学会从容、乐观、积极地去面对。也许命运之神暂时没有把幸运之手放在你的身上,但谁知道以后会怎样,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们都拥有自己的一盒巧克力,其中滋味也只有我们自己尝了才知道。

来源:中国新闻网、四川在线

超重本线73分 泸州脑瘫理科考生高考成绩619分

四川省第九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四届特奥会射击项目提前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