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岁月静好、和平安详的今天,7月7日,同样是一个颇为寻常的日子。高速铁路上风驰电掣,大街小巷里车水马龙,公园花丛中欢声笑语,居室厅堂里天伦之乐,流水线上全神贯注,田野阡陌展望丰收。然而,在81年前的今天,在马可波罗盛赞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始建于829年前的卢沟桥上,正阴霾密布,空气爆裂。

此前,日军无视中国抗议从东、北、西北三个方向完成对北平包围并逼走中国驻防军队后,加紧军事演习,虎视眈眈卢沟桥之战略要津。其时,一个演习归队时走反方向的日军没有及时归队,日方便肆无忌惮地挑衅,要到中国军队驻防处搜索,遭到中国守军第29军严辞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第29军奋起抗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从此开始。中华民族对日本侵略者全面抗战,从此开始。

过去曾是习惯说法的8年抗战,即从1937年的这个七七事变或卢沟桥事变算起,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为止。2015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回顾和思考进行第二十五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我们不仅要研究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八年的历史,而且要注重研究九一八事变后十四年抗战的历史,十四年要贯通下来统一研究。要以事实批驳歪曲历史、否认和美化侵略战争的错误言论。”后来的学校课本,用“十四年抗战”取代“八年抗战”。

究竟是“十四年抗战”更妥,还是“八年抗战”更当,坊间仍有争论。赞同前者有11条理由,赞同后者有7条理由。当然并非是理由多者为胜,但事实雄辩地表明,七七事变是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开始,九一八事变是中华民族局部抗战的开始。毛泽东1938年说过,中国人民的抗战从“九一八”就开始了,杨靖宇、赵尚志是著名义勇军领袖。东北人的历史记忆,抗战就是十四年。有人认为,生于江苏省武进县的冯仲云,是最早著书系统提出“十四年抗战”这一历史概念者。冯是原中共满洲省委领导人、九一八抗战亲历者、东北抗联创始人之一,其书是《东北抗日联军十四年苦斗简史》。


我赞同“十四年抗战”的概念。其实,从“九一八”到“七七”,日本侵华野心始终越来越膨胀;七七事变与九一八事变没有本质区别,都是日军料定中国将任其所为没有招架之力,从而制造借口,生发事端,实施吞并中华的蓄谋已久的计划。若说区别,就是七七事变比九一八事变,更变本加厉,阴谋径直变成阳谋。不禁想到老少皆知的伊索寓言,狼和小羊的故事。狼为了要吃小羊,罔顾自己在上游,说在下游的小羊弄脏了它的水;妄说其时还没出生的小羊,去年说过它的坏话。

日本军国主义的狂妄,再一次证明:落后就要挨打!七七事变时的1937年,日本国民总产值超100亿美元,中国13.6亿美元;日本钢产量580万吨,中国4万吨;日本石油储备1690000吨,中国13100吨;造炮弹子弹所需的铜,日本储备87000吨,中国700吨;日本可造飞机1580架,实造大口径火炮744门、坦克330辆、军舰52400吨,中国全部空白。由于中国近代的积贫积弱,中日实力的差距巨大,所以抗日战争极其惨烈,我们的伤亡极其严重。当然,最终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是正义。

因此,狂妄的日本军国主义,最终发现中华民族不是小羊,是醒来的雄狮。侵略者最终受到人类正义的惩罚,胜利属于前赴后继不怕牺牲的中国人民。然而,先烈的鲜血不能白流,先辈的苦难不能忘却,落后就要挨打的铁律必须牢记,狼和小羊的寓言故事应当常温。今天,我们珍惜和平,保卫国防,捍卫正义,声讨侵略,必须继续奋发图强,壮大自己。新时代里新作为,实现中华振兴、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须有我。

文/柏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