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夏保卫战 1937年9月4日,敌再度组织大举进攻,以猛烈炮火掩护,向七十六团阵地前沿小港抢渡,七十六团顽强抵抗,伤亡过半敌亦毙逾千,尸横港岸,港水尽赤。敌恼羞成怒,踏尸越港,冒死突进,以重大代价扑向一营阵地,一营官兵全部阵亡,阵地被突破。万及时赶到七十六团前沿指挥所,严令固守,同时抽调预备队及重火器,配合该团,组织反攻。万耀煌说:“寸土之失,乃军人一世之耻。即使牺牲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也要保住阵地不落入敌人手!国家存亡之秋,军人报效之时,现在是我们为国家民族舍身赴死的时候,虽死何憾!我们一定在前赴后继,为死难烈士报仇,把阵地夺回来!”他再次交代了师、旅、团、营、连官知牺牲之后的替代系列,在猛烈炮火中,发起反击,率众强攻,迅速压下敌人火力。午夜2时,一前举全歼突入阵地之日军,阵地失而复得。

9月20日,敌发起水、陆、空立体突袭,,七十八团二营伤亡殆尽,阵地被突破,万立即命令七十五团火速增援。该团“老虎营”营长能熊飞奉命率全营出击。冲锋中,敌飞机、大炮交叉轰击,猛烈扫射,熊营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牺牲,最后到达阵地,敌炮火更加猛烈,军地被炸成 一片焦土,烧成一片火海,腾起数十丈辚尘,全营官兵壮烈殉国,无一生还。万反视战场,目睹惨状,寸心欲裂。此时全师伤亡大半,已无可调之报兵。

本文来自 雪花新闻,本文标题:寸土之失,乃军人一世之耻,揭秘:国民党光杆司令万耀煌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万耀煌决心夺回阵地,派传令兵集中所有可用之火器与兵力,作最后的拼杀,然而派出的传令兵大都牺牲,回来的也是两手空空,非死即伤。万振臂高呼:“十三师的阵地,决不能在十三师手中丢失!”他集中所有尚动作之伤兵,布置于当日晚间迂回偷袭。他说:“今日白天竟日战,我死伤枕籍。敌亦兵疲人困,决不会料到我部还能反攻。只要我们行动迅速,必能克敌制胜,夺回阵地!”官兵们见师长视死如归,身先锋镝,皆大振奋,一个个大义凛然,决心以最后一拼,为后死者前驱。大家写完最后一份遗书,留下姓名及家庭通讯地址、所有钱物,外理完最后一切后事,于午夜12时出击。先以部分火力正面佯攻,猛烈射击,吸引敌人。然后大总分官兵悄悄出发,自左侧迂回,时不出万所料,敌全力对付正面,左则松懈,万部一举突入阵地,挥刀乱砍,血肉横飞,短兵拼杀一个多小时,敌渐不支,终于弃尸而逃,阵地再度收复。


万耀煌吃苦耐劳,人伍后迭资助擢升。1926年任国民革命军独立十四师师长,1931年任第十三师师长,1935年任二十五军军长兼第十三师师长。其里列强肆虐,日军入侵,寇深祸急,神州陆沉。万痛国耻,忧心如焚。1936年“西安事变”,万虽为蒋介石“随难之臣”,俣对张、杨抗日主张,倾诚拥护,屡欲一效岳飞、文天祥,提劲旅,赴戎机,上战场,上战场,杀敌救国。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万更加悲愤,屡屡请缨,并率驻汉中休整之所部十三师官兵,为佟麟阁、赵登禹等先期损躯之将士设灵祭奠,泣血宣誓:“……当追佟、赵慷概赴死;誓扫倭奴,飞雪国耻!……”上海“八·一三”事变后,全师将士扼腕攘臂,怒发冲冠,坚决在求赴沪参战。万连日致电蒋介石,请求移师东下,表示参战决心。 虽然蒋介石屡无复电,而万毫不气馁,又派夫人周长林直赴南京,晋谒宁美玲。周慷慨陈词,极言属下官兵群情激昂,义愤填膺,请缨杀敌,誓尽军人天职以报国家之情状,至动情外,声泪俱下,其爱国热情,不记须眉。终在感动宋氏,代为向蒋介石其请,领万部克日赴沪作战。8月19日,万部抵上海。进驻沪西广福一线,构筑工事,与日冠久留米师团对峙。一进入阵地,全师即与日军激烈天战。日军以其精良装备,趁亏部立足未稳,连续发起猛烈进攻。13师浴血固守,寸土不让,阵地失而复得者再四。激战经旬,至月底,双方伤亡惨重,敌寸步未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