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文化“活”起来 旅游产业“兴”起来——巴州“文化和旅游”专题】

本文来自 雪花新闻,本文标题:【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天边小城——且末

丝路楼兰网全媒体讯即使在新疆,且末也是最遥远的地方。

它,南临昆仑雪山,北临塔克拉玛干沙漠。这天堂地狱相列般的地理位置,使它万劫不复的处于一种永久的恩泽与威慑之间。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新疆南端是我所知道的天下最奇异、最动人的地域。昆仑山,四方众生的伟大父亲。它的北麓,雪水顺势奔涌,汇成道道河流,直至神秘的在大漠内失去踪迹。在雪水流经的地方,由西向东,始于柯什终于若羌,形成一线雪山与沙漠间大大小小的绿洲。他们是西域严酷大地的魂灵,是站在死亡之海岸上微笑的生命。远古时期,漂泊的人类在此安顿下来,以天赋的无穷毅力承受辛劳与艰难,经年不歇的雪水把他们养育至今。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且末为众多绿洲中的一个,在漫漫岁月里,孤立无助的演进自身的历史行程。这是世界安静的一角。容纳着深爱劳动与和平的人们。它显现的祥和的面貌,我可以肯定,会使所有到来的人惭愧的放弃仇恨。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西域位在欧亚大陆心脏,远离海洋。西域的一切,都令人联想到火和太阳。夏天的且末,辉煌光明。它的绿色,照耀着四周燃烧的沙漠。高大的白杨,遍布镇上。他们挺拔的躯体,使小镇对命运满怀信心,它们是小镇在沙漠与太阳中生存的守护神。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且末也许是神作为标准安放在人间的一座小镇,它的存在,让我们这个喧嚣的商业世界感到卑微。走在树荫满地的街上,我觉得小镇有种使一切复原的力量。我没有遇到汽车,没有见到高耸楼房,甚至没有听到一声蝉叫(这里夜晚也没有蚊虫)。小镇的生活,在依照它自己的意愿和信念,平静的运行。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在小镇看久了,就感觉小镇本身的确也有生命,它有天造地设的适应沙漠环境的肌体。小镇上的阳光,象金属一样。但走进阔大的树影,看外面锐利的阳光也是可爱的。在小镇,大街小巷两旁都有雪水流动。长途跋涉的灰色雪水,给火焰围困的小镇,带来了雪山的声音。街巷里的泥土,似乎永不凝固,一阵风刮来或光脚的娃子跑过,都会腾起一股烟尘。为此,小镇人不时走下门前的小桥,提起雪水洒在街上。他们的勤恳,保持着整座小镇的湿润。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小镇人感激雪山,雪山离他们还很远。小镇人懂得沙漠,但他们从不深入沙漠。小镇同雪山的关系,是世界上最微妙最难言的一种关系。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我想:只要有水、一块土地及勤劳,不管在什麽地方,不管在地球的哪个 角落,人类也会把它改造成庄稼连片的家园年年岁岁,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技艺和辛劳化作了收获,看到自己的后代生龙活虎的长大成人,看着日子向合乎自己心愿的方向发展,这个时候,便是人类所处的最幸福的时光。

……

【文旅专题】天边小城——且末-雪花新闻

当我离开小镇的时候,有两行英雄性的诗句映入脑海:

土地说:我要接近天空

于是,山脉耸起

人说:我要生活

于是,洪水退去

来源:且末零距离

监制:陈琛

审核:熊光伟

责编:申波

编辑:沈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