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這是從古羅馬的龐培出土的古羅馬壁畫,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被考古學家命名為《薩福》。

這也是人們最常見的一副薩福畫像,

互聯網的今天不少文藝女青年喜歡用她做微信頭像。

傳說中的司文藝女神有九位,

柏拉圖稱薩福為第十位文藝女神。

我不能忍受

和一個年輕的男子

在一起生活:我老了

——薩福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的長沙發椅》,作於1867年

作者Charles Gleyre(1806–1874)

痛苦穿透我

一滴

又一滴

——薩福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與法翁》,

作者大衛(Jacques-Louis David,1748-1825)

大衛是法國歷史上最著名的畫家之一,

曾擔任帝拿破崙的首席宮廷畫家。

法翁是歷史記載中薩福的情人。

如果你有潔癖

不要亂戳

海灘上的碎石

——薩福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之死》,作者Gustave Moreau(1826–1898)

愛,像一條毒蛇

使我倒下

——薩福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作於1893年

作者Gustave Moreau(1826–1898)

人都說九個繆斯——你再數一數;

請看第十位:萊斯博斯島的薩福。

——柏拉圖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文藝復興三傑之一拉斐爾的《帕納塞斯山》,

左下角裸露肩膀者為薩福。

無論是柏拉圖的評價,

還是拉斐爾將薩福入畫,

以及西方藝術家圍繞薩福創作的無數繪畫、雕塑作品,

都足見薩福在西方文藝史上的地位。

薩福,古希臘女詩人,柏拉圖口中的第十位繆斯。人稱男中荷馬,女中薩福。

薩福具體的生卒年月已經不可考,人們只知道她大概的活動時期在公元前610到前580年之間。

而關於薩福的生平和身世,千百年來更是傳奇,神乎其神,各種矛盾的說法都有。有的說她是女祭司,有的說她是妓女,但都缺乏事實根據。

而被認可的大致說法是,薩福出生於萊斯博斯島的一個貴族家庭,父親叫斯卡曼德羅尼摩斯,母親叫克勒斯。她和一個名為凱科拉斯的商人結婚,生了一個女兒也取名克勒斯。據說由於政治原因,她和一些貴族被暴君庫塔庫斯放逐,在西西里島度過一段流亡生活。

關於薩福的結局。普遍有兩個說法:一個是說她愛上了一個年輕的漁夫,失戀後跳海自盡;另一個說法則是她在女兒克勒斯的照料下病逝於家中。

薩福的詩抒寫的大多是個人的情懷,有對神的祈禱,有和學生或女伴的談話,以及她的愛和嫉妒等。她的詩情深意切又樸素自然,獨具特色又富於魅力。當時很多希臘女子慕名來到萊斯博斯島,拜在其門下學習詩藝。她的詩里出現不少這些慕名前來學藝的女子的名字。薩福也因此被視為描寫女性愛情的聖人、「女性主義者的偶像」。

薩福曾說,未來的人們是不會忘記她的。圍繞薩福,後人創造了許多的文藝作品,特別是在繪畫、雕塑方面,可謂數不勝數。而從19世紀末開始,人們和薩福開了一個純屬意外的玩笑,她的名字成為了女同性戀的代名詞,「Lesbian」(女同性戀者)與形容詞「Sapphic」(女子的同性愛)等,均源於薩福。由此,薩福也被近現代女性主義者和女同性戀者奉為始祖。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作者Léon Bazille Perrault(1832-1908)

經驗告訴我們

沒有美德伴隨的

財富,絕不是

一個無害的鄰居

——薩福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作者不詳。

告訴每一個人

今天,我要

為朋友們的快樂

唱出最美的歌

——薩福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作者Soma Orlai Petrich (1822-1880)

我們將會高興

讓他,這個

專挑毛病的人

又悲傷又愚蠢

——薩福

薩福 | 我為之祈禱的那個夜晚,對我們將會是長長的良宵-雪花新聞

《薩福》(Sappho),作者不詳

薩福詩選

|站在我的床邊

站在我的床邊

穿著金的涼鞋

黎明,在這時刻

把我喚醒

|我問自己

我問自己——

薩福,對於一個

擁有一切的人

像阿佛洛狄忒

你能給她什麼呢?

|於是我說

於是我說——

我將焚燒

一隻白母山羊的

肥大腿骨

在她的祭壇上

|我承認

我承認

我愛那

給我以安慰的

我相信

在太陽的光輝


和德行中

也有愛情的

一份兒

|在中午時分

在中午時分

當大地

發亮,帶著火光

炙熱降臨

蟋蟀,鼓起

翅膀,高聲

歌唱

|我拿起七弦琴,說——

我拿起七弦琴,說——

現在來吧,我的

神聖的龜甲:變成

會說話的樂器吧

|雖然它們

雖然它們

僅僅是一絲氣息

聽我支配的

話語,是不朽的

|那天下午

那天下午

將要結婚的

姑娘們用花朵

編結項鏈

|我們聽見她們在唱

我們聽見她們在唱——

年輕的阿多尼斯

快要死了!庫忒瑞亞啊

我們該做些什麼呢?

用你們的拳頭

捶打胸膛,姑娘們——

撕裂你們的衣裳!

|人們閑聊

人們閑聊

他們說道

麗達,說她

有一次找到

一個蛋,它藏在

野生的風信子下面

|你是黃昏的牧人

你是黃昏的牧人

赫斯珀洛斯,你驅趕

你放牧的

羊群回家,不管

白晝的光輝漸漸暗淡

你放牧綿羊——放牧

山羊——放牧孩子們

你驅趕他們回家

回到媽媽身邊去

|睡吧,親愛的

我有一個

小女兒,她叫

克勒斯,她

像一朵黃金的

為了她

我不願要

克洛蘇斯的整個

王國,外加愛情

|當我們跳舞的時候

當我們跳舞的時候

你們也來吧

溫柔的快樂

狂歡和光輝

還有你們

美髮的繆斯們

|黃昏的星

黃昏的星

是眾星中

最美的

|我為什麼哭泣

我為什麼哭泣

我還在為我

失去了的處女時期

而悲傷?

|你知道那地方,那麼

你知道那地方,那麼

離開克里特島到我們這兒來吧

等在那兒,那叢林最是

令人喜悅,對於你

那地方是神聖的、芳香的

煙霧在祭壇上,寒冷的

溪流潺潺地穿過

蘋果枝頭,一簇年輕的

薔薇叢把陰影投在地上

顫動著的葉片,沒人

深沉的睡眠,在草地上

群馬在春天的花朵中間

泛著光澤,生長健壯

蒔蘿使空氣芬芳。女王!塞浦里安!

把愛摻和到清冽的甘露里

用它斟滿我們的金杯吧!

|謝謝你,親愛的

謝謝你,親愛的

你曾經來過,你再來吧,我需要

你。你啊,使

愛的火焰在我

胸中燃燒——真該

詛咒你!詛咒你

每當你離我而去

那難耐的時辰

彷彿無窮無盡

|我是這樣幸福

我是這樣幸福

相信我,我

為之祈禱的

那個夜晚,對我們

將會是長長的良宵

|但是,猴子面孔

阿狄司,很久以前

我就愛你,那時

對我來說,你還是

一個粗野的孩子

|我也為你驕傲

在技藝上,我想

你無需向

任何一個姑娘低頭

沒有一個人

能夠看到

及時而來的陽光

|帶著他的毒液

不可抗拒的

又苦又甜的

使我的四肢

鬆弛無力的

愛,像一條毒蛇

使我倒下

|害怕失去你

害怕失去你

我慌亂地跑著

像一個

緊跟著媽媽的

小女孩子

|日復一日

日復一日

我飢餓

我掙扎

|告訴我

告訴我

在所有的人中

你愛誰

更甚於

愛我

|我說,薩福

我說,薩福

夠了!為什麼

要試著去感動

一顆冷酷的心

|當然,我愛你

當然,我愛你,

但是,如果你愛我

娶一個年輕女子吧

我不能忍受

和一個年輕的男子

在一起生活:我老了

【延伸閱讀】:

老了《薩福詩選》

作者:薩福

譯者:羅洛

出版:人民文學出版社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宵,老年應當在日暮時燃燒咆哮;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狄蘭·托馬斯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