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空军第二批通过面向社会公开招考录用的文职人员岗前培训已经结束。几个月前,他们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如愿收到来自蓝天方阵的邀请函。

然而,在同一场招考中,更多人因为种种原因与“孔雀蓝”失之交臂。幸运的是,今年全军首次实行补充录用。这意味着他们将有机会弥补遗憾,成为军队文职的一员。

本文来自 雪花新闻,本文标题:空军面向社会公开招考文职人员首次补录面试西安考区见闻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本期聚焦:

公开招考补录工作这一次,你能否接住“橄榄枝”

——空军面向社会公开招考文职人员首次补录面试西安考区见闻

■陈 贺 袁真明 解放军报记者 赛宗宝 特约通讯员 赵第宇

图为面试结束后,考生走出第二十二面试考场。崔保亮摄

多一次机会,少一分遗憾

11月中旬,备考休息室内,考生宋朝艳仿佛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她刻意放慢呼吸,试图缓解紧张的心情,可思绪难宁。

“军人”和“教师”始终是宋朝艳心中最向往的职业。本科就读期间,她因为对征兵政策不了解错过“军人梦”,研究生毕业留校从事行政工作又错过了“教师梦”。年初,当看到军队文职人员招聘简章上军校教员的岗位时,她看到了梦想成真的可能,便毅然报名。可顺利通过笔试后发现,面试日期和早已定下的婚期意外“撞了车”。

“我仿佛一直都在错过。”宋朝艳有些无奈,“婚后,我又回到了熟悉的工作岗位,但心里总觉得有些遗憾和可惜。”

一则补录面试通知让她弥补了那场充满遗憾的“错过”。她凭借扎实的专业知识,顺利通过面试。

对维吾尔族小伙儿伊力尔江来说,是否参加补录面试充满了纠结。首次面试被淘汰后,他专心备战家乡哈密气象局的考核,并顺利入职成为一名气象分析师。

10月中旬,伊力尔江接到军队文职补录的面试通知。一边是逐渐适应的工作状态,一边是前路未知的再次尝试。去还是不去,成为摆在他面前的一道难题。

伊力尔江告诉记者,他小的时候便觉得军人“威风凛凛”,做梦都想成为其中一员。如今机会再次摆在面前,对军营的向往让他决心放手一搏。当天,他自信地走出考场,感觉自己表现“还不错”。成绩公布,伊力尔江果然榜上有名。

有人顺利入选,有人铩羽而归。来自河北保定的考生于泽民不愿意放弃补录机会,却又一次在面试环节“栽了跟头”。“还是太紧张了,没发挥好。我会总结好经验,争取来年再战!”于泽民说。

“部分考生对招录比不清楚,盲目选报造成竞争压力过大;有些考生临场发挥不稳定,自身能力没有得到全面展示,只能抱憾而归……我们希望通过补录的方式给一些符合条件的考生多一次机会,也给我们招揽人才多一次机会。”西安飞行学院政治工作部人力资源处处长王建伟谈道。

宁缺毋滥,补录标准不降

考生孙伟强接到补录面试通知后的第一反应是“幸运”。可他不知道,这种“幸运”是数轮严格筛选审核后的结果。


据悉,今年入围空军文职人员补录的考生有200余名,各级机关对照岗位要求,对入围人员基本情况、学历学位、专业资格、工作经历等材料进行细致审核,最终仅有101人有机会参加面试,孙伟强便是其中一员。

踏进考区,严肃紧张的氛围让孙伟强感觉似曾相识,相比于半年前的面试,他感到这次面试没有任何放松。

面试现场,考官一连串密集发问让孙伟强心情骤然紧张起来。他一边在脑海中仔细回忆知识点,一边迅速组织语言应答。

“考官们都是本领域专家,提问专业犀利,指出错误也是一针见血。”孙伟强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虽然当时并不知道考生的姓名,但考官徐军还是对他印象很深:“这名考生表现出扎实的基本素质,让我们看到了很强的可塑性。”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考官们频频提及潜力、资质、可塑性、基本素质这类词汇。“我们会刻意打断考生设计好的思路,提出‘意料之外’的问题,目的是考验考生长期积淀形成的基本素质,而非简单的面试技巧。往往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真实水平就会显露,是否具备培养潜力也初现端倪。”徐军谈道。

记者了解到,这次面试,选人标准并没有因为是补录而打折扣。空军工程大学物理助教岗位招录1人、入围1人,通过0人的结果并不奇怪。“补录并不意味降低标准。”空军工程大学政治工作部人力资源组组长李颖路告诉记者,“我们先后面试2个岗位,都是入围1人、招录1人,但他们的表现对比很鲜明。一名考生准备充分,很有逻辑,展现出很好的培养潜力;另一名考生的表现明显不能让人满意。我们秉持同一套用人标准进行选择。”

流程不打折扣,结果方能服众

“我的编号是A2,报考岗位代码2019005254……”

记者在补录面试现场发现,和首轮面试相同的是,考生的姓名被编码代替。不仅如此,他们还被要求禁止私下与考官接触,禁止提及自己的毕业院校等信息。

“当一名考生坐在我面前,说明他已经符合入围条件,我需要衡量的只有他的现场表现。”一名考官告诉记者,“我们尽力避免产生‘偏见’。考生身上出现类似‘名校光环’等因素,考官容易产生主观偏好,这样对其他考生不公平。”

面试评审团的选择也充分体现维护公平。考官由外校专家、用人单位和用人单位上级机关共同组成,担任主考官的外校专家都是各领域内学术权威,这样在保证专业性的同时,尽力避免由于性别、年龄等对面试结果造成影响。

一场评分讨论让考官陈天平印象深刻。两名考生应聘同一岗位,陈天平在预打分环节分别给出了80分和60分的评分。综合评定中,其他评审基于两名考生的现场表现对较为悬殊的分差提出质疑。

多方观点的交锋让陈天平感到,不同考官观察同一名考生的角度是不同的,这样的讨论有助于形成对考生相对全面的认识。最终,他在采纳其他考官意见的基础上,将第二名考生的成绩由60分调整到68分。

考生梁栋清是第二次参加文职面试,除了面试地点不同,他感觉整个流程都和首次别无二致。“同一考场的考生面试结束后,考官很快便逐人告知成绩,整个过程高效透明。”

“此次空军文职人员补录面试坚持选人标准不变、选拔流程不变的原则。我们希望借此向所有考生传递一种声音:无论是招录还是补充录用,空军文职人员选拔的各项标准一以贯之。这种‘不变’既是公平、公正、公开的要求,更是对全体考生负责的体现。”采访结束时,空军政治工作部兵员和文职人员局局长赵玉江介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