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湖北家禽行業全線告急:賣不出去的13億枚雞蛋

一箱雞蛋數量為360枚,湖北每天大約產出354166箱雞蛋。最近半個月的時間裡,每天僅有不到30%的雞蛋能被銷售出去。其中,黃岡每天產出118055箱雞蛋,每天銷量不到20%。截至目前,湖北省被積壓的雞蛋超過370萬箱。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湖北家禽行業全線告急:賣不出去的13億枚雞蛋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也就是說,湖北至少有13億枚雞蛋賣不出去。

先是3億多隻雞面臨斷糧,後是13億雞蛋賣不出去。新冠肺炎發生以後,湖北家禽業面臨巨大衝擊。

儘管當地家禽業協會聯合全國家禽業協會發出緊急倡議,呼籲各大飼料生產企業對口支援湖北省1.8萬噸玉米和1.2萬噸豆粕,湖北省及國家農業農村部辦公廳、交通部辦公廳、公安部辦公廳也多次發布文件,以保障畜牧業正常產銷秩序,湖北省交通管制已有所鬆動,飼料原料供應困難問題也有所緩解,但這條牽扯甚廣的物流鏈和產銷鏈,在疫情的陰影下,未來能否持續打開,仍然面臨極大考驗。

一方面,是飼料廠開工率仍不足20%,包裝廠更是遲遲未見開工,工人復工存在較大困難,物流難題依然也有待進一步緩解;另一方面則是產品銷路極大程度被阻斷,庫存持續積壓。

並未完全暢通的道路

「現在很多問題卡在了村灣里。」負責雞蛋銷售的餘勇軍告訴經濟觀察報。

他所在的晨科農牧是湖北省養殖龍頭企業,總部位於黃岡浠水縣,旗下家和美子公司專事鮮蛋收購、加工和銷售。由於地理位置在疫情里的特殊性,餘勇軍在這半個月的感受尤為明顯。「我們是重災區,現在人人自危,雞蛋的搬運裝卸、包裝、飼料供給等,所有的環節都存在問題。」

截至2月5日24時,黃岡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807例,死亡52例,是除武漢外疫情最為嚴重的地區。而在黃岡所有縣級行政區里,又屬浠水縣情況最為嚴峻。截至2月5日24時,該地累計確診病例238例,死亡3例。

餘勇軍介紹,湖北省每天需要大約3萬噸飼料,這些飼料原料大部分從長江水道和鐵路源源不斷的進入湖北,但疫情的嚴峻,讓這個地方迎來更為嚴格的管控,幾乎所有物流通路被堵死,養殖企業原料物流基本被各地方封鎖,飼料原料在全線告急。

「有很多養殖戶因此只能給雞少喂點飼料,多喂點水。」餘勇軍稱。

但這還不是最慘淡的境地。在針對畜禽產業的「綠色物流通道」未開通之前,一些飼料告急的養殖企業只能把大批量雞鴨幼苗填埋,還有大批該出欄卻無法運輸到屠宰場的雞被填埋。

此前有媒體報道,在武漢萊德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廠房內,已有近10萬隻成袋裝的雛雞苗因為飼料不足被捂死。本報記者就此採訪了一位萊德生態的業務經理,該名業務經理表示,2月5日又捂死了一批,他們公司最新的數據是已經有超過20萬雛雞苗被捂死了,公司接下來的孵化計劃全部擱淺,街道辦已經簽字的運輸申請至今未被被防控指揮部同意。

「每一天都是末日,快要支撐不下去了。」這位業務經理同時表示,前一批雛雞被捂死是因為飼料不足,現在更多的困難則是物流問題導致的「出不去」。

來自養殖戶和企業的呼聲在1月26日起逐步為官方所重視。最先出動的湖北省家禽業協會迅速向湖北省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湖北農業農村廳寫報告反應問題,並聯合全國家禽業協會發出緊急倡議,呼籲各大飼料生產企業對口支援湖北省1.8萬噸玉米和1.2萬噸豆粕。1月27日起,湖北省國家農業農村部辦公廳、交通部辦公廳、公安部辦公廳也多次發布文件,要求保障畜牧業正常產銷秩序。

2月4日,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印發緊急通知,將要求進一步細化,要求各地不得以防疫為由,違規攔截仔畜雛禽及種畜禽運輸車輛、飼料運輸車輛和畜產品運輸車輛,不得關閉屠宰場,不得封村斷路,維護畜牧業正常產銷秩序,保障肉蛋奶市場供應,並要求儘快安排飼料、屠宰、種畜禽、畜產品加工包裝材料等生產加工企業復工,增加市場供應,保障養殖企業和畜產品加工企業正常運行。

在各方的動員下,湖北省交通管制已有所鬆動,飼料原料供應困難問題也有所緩解。以晨科農牧為例,該公司2月1日已經得到第一批原料,飼料廠開始生產,每天產能在1100噸左右。

但晨科農牧現象並不具有普遍性。這條牽扯甚廣的產銷鏈,在疫情的陰影下,卻仍然面臨極大考驗。

湖北省家禽業協會監事伍志敏告訴記者,豆粕玉米等原料此前是輸入了一部分,但隨著疫情的變化,後續是否能持續還不清楚。同時,雖然農業部新的文件針對性很強,如果能執行,基本上現在面臨的問題都有望解決,但能否全面得到執行還有待觀察。


一方面,是飼料開工率仍顯不足。餘勇軍告訴記者,由於疫情原因,目前飼料廠開工率應該不到20%。其他各個鏈條因為未開工,人手也同樣緊缺。

同時,由於飼料供不應求,玉米和豆粕價格也相應上漲。晨科農牧發現,目前,玉米北方港口較節前上漲60-80元/每噸,貿易商有大幅度加價現象,最高加價有160元/每噸。

不過,在伍志敏看來,上述漲價是物資匱乏時候的短期現象。隨著未來飼料供給逐漸增多,價格也會逐步恢復正常。

另一方面,物流難題也有待進一步緩解。

2月5日,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農村農業部、雞蛋業協會、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共同簽署了「關於申請批准辦理雞蛋運輸車輛通行證的請示」,全縣雞蛋收購企業申請辦理的縣境內固定車輛通行證20台,以及出入縣市境外臨時道路交通運輸通行證20張也得到了批准。

但餘勇軍很快發現,問題依然存在。現在,僅有一部分不靠近或少靠近村道的養殖戶和企業可以順利運送飼料和產品,另外很大一部分因為進出要經過大大小小村道,在通行方面的困難依然不小。

「哪怕農業部出了文件,但浠水這邊現在人人自危,很多村幹部為了減少人員感染,將道路實行一刀切,我們的車輛要進出太難了。」

湖北荊州一位農戶老李的情況相對好一點。三天前,他通過村支書領到通行證,又通過朋友介紹順利買到了飼料。「我本來想著,如果還是買不到飼料,就打算殺一批雞,舍小保大,少一些雞吃飼料,但其他雞能多活幾天。」

「現在的問題是,政令已經下達,但有部分辦事人員不了解中央政策和文件精神,所以通行仍然困難。」湖北省家禽業協會副會長方畢軍直言。

巨大的庫存壓力

田間蜿蜒的道路,與這個社會最直接的聯繫,是它關乎「菜籃子」的穩定和秩序,只有產得出、運得走、供得上,才能在當前疫情下盡量維持基層社會的運轉,減少經濟損失。

數據顯示,湖北省是禽蛋大省,禽蛋產量居全國第六位,年家禽存欄3.476億隻,出欄5.324億隻。其中,雞蛋產量佔全國雞蛋年產量的5%。但自疫情發生後,湖北省養殖企業進出通道基本被切斷,再加上大部分湖北省外的雞蛋買方開始「拒絕」來自湖北的雞蛋,庫存壓力很快就上來了。

「外省都在『歧視』我們湖北的雞蛋,現在只能少量共給一些老客戶,但整體銷量不到30%。」方畢軍說。

方畢軍算了一筆賬:一箱雞蛋數量為360枚,湖北每天大約產出354166箱雞蛋。最近半個月的時間裡,每天僅有不到30%的雞蛋能被銷售出去。其中,黃岡每天產出118055箱雞蛋,每天銷量不到20%。截至目前,湖北省被積壓的雞蛋超過370萬箱。也就是說,至少有13億枚雞蛋賣不出去。

晨科農牧旗下的子公司家和美年銷售雞蛋270多萬件,其中大部分被銷往湖北省外的其他區域。一旦外省的銷路阻塞,對公司的影響不可謂不大。餘勇軍近期在聯繫省外雞蛋採購方時,有不少人明確表示不要湖北雞蛋。

一些企業還能有部分銷路,但諸多身處農村的養殖戶則完全沒有。「我們通常是在家等著人過來收購雞蛋,但半個月了,還沒有人來過。」老李表示。他養了2000隻蛋雞,目前每天新增1000多個雞蛋。因為庫存積壓太久,已經快沒地方放。

主要為黃岡市各大小區提供雞蛋的劉洋(化名)同樣面臨這樣的困境。「現在黃岡『封城』,每戶家庭每兩天才能指派1名家庭成員上街採購生活物資,街上完全沒有人氣。而我們的倉庫在郊外,機動車不能通行,現在裡面的一萬多箱雞蛋全部出不去。」

如果疫情能很快過去,劉洋相信雞蛋的銷路能很快打開。但現在困擾他的是:萬一疫情還要持續一兩個月甚至以上,隨著天氣逐漸轉熱,庫存的雞蛋就要變質了,這才是真正的重擊。

而由於庫存太多,包裝不夠且難以採購,雞蛋的存放也成為難題。餘勇軍表示,雞蛋的包裝如蛋托、紙箱等既有來自湖北省內的,也有省外的。「但省外的目前運輸是難題,省內的工廠則基本沒有開工,工人復工存在較大困難。」

對於諸多養殖企業和大型養殖戶來說,目前庫存堆積的不僅有雞蛋,還有源源不斷的雞糞。餘勇軍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一般而言,養殖企業會定期將雞糞運出去集中處理,現在因為物流問題大多做不到,只能堆積起來。「持續下去,這很有可能造成環境污染。」

此外,由於鮮雞蛋流通不暢,晨科農牧還面臨無法報價的問題。餘勇軍透露,僅售出去的30%雞蛋,其價格也因為物流、庫存等多方面,導致在與採購方談判中居於劣勢而被壓低。

伍志敏表示,隨著疫情的逐步發展,如果物流、產銷問題等問題依舊進展艱難,雞蛋庫存量只會更多。屆時一旦疫情結束,雞蛋銷量打開,湖北雞蛋或將再次面臨短期價格下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