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11月4日,真是个不祥的日子,那天,中东和平的缔造者之一——以色列总理拉宾遇刺身亡,引起全世界的震悼。同一天,亚洲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辖下的山锦头村,火神回禄光顾了两幢有着200余年历史的老屋,使它们熊熊燃烧,在四十多分钟内化为一片废墟。

这两幢房子前堂后厅,构成两个相邻的院落,曾经居住着20来户人家,是山锦头南岑吴氏的主要聚居地之一。追溯房子的历史,还得从南岑吴氏的源流说起。南岑吴氏的始祖为吴洪,系仙居康肃公吴芾的次子,是东莱吕祖谦的弟子。布衣蔬食,静居一室,甚得其师赞赏,后官居奉直大夫、浙西提举。吴芾任婺州知州时,爱南岑山水,在县衙前造了房子。南宋乾道九年(公元1173),吴洪奉父命定居东阳。南街为南岑吴氏的发祥地,人称”南街吴”。后来子孙繁衍,散居四方。元房的一支由腾蛟巷迁居后赵,又由后赵迁居禹山东园。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二十一世吴承柱徙居“塘里”,成为山锦头最早的居民。该地位于八面山西麓,背山面水,避风向暖,风光秀美,俗称“燕子窝”,外有一池塘(大坑塘),故名。吴承柱择此而居,至第三代国字辈有兄弟八人,人口益蕃,居室不敷,于是动手建房。所用木料均通过南江水路运来。为了运木料,国字辈的老四国鸣在乾隆三十二年(1767)撑木筏过龙虎潭时溺毙在那里。迨至堂构落成,约当乾隆中叶了。嗣后又配了后进,建了花厅,连绵屋宇,蔚为壮观。惜乎19世纪60年代被太平天囯乱军烧毁了一幢,还好,最初建造的两幢并未波及,幸可告慰。

本文来自 雪花新闻,本文标题:【原】百年老屋祭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百年老屋,其中生活过近十代人,自国字辈始,依次有应、嘉、友、望、兆、洵、立、大、时辈。吴姓由承柱公一户发展到七八十户二百余人,虽散居多处,但人们一直视老屋为发祥之地,祖宗的根基所在。春节时,堂屋张挂祖宗像,族人在锣鼓磬钹声中拜祭,一派祥和气氛。后来人民公社化,堂屋成了队室。但族人有婚丧嫁娶,依然在这儿举办。前后两进四合院式的“廿四间头”,有“廿”字弄堂相通。户与户间,只隔着一重板壁,谁家有什么事,大家都知晓,开门就见面,劳作常一起,互相帮忙,交往频繁,融融乐乐,倒像个大家庭。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火魔的肆虐成为记忆了。听说,起火是那天早上九点多,前进西厢房烧猪食火星上窜,引燃了楼上堆叠的柴草。由于火源正处于房舍的丁字形交结点,火头一起,便向三个方向蔓延,遂致扑救不及,百年老屋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闻此噩耗,回去探望,见昔日的热闹兴旺被断壁残垣瓦砾场所取代,悲愤痛惜之感阵阵涌来。人类失之于水火的悲剧实在太多了,阿房宫的毁灭,圆明园的焚烧,花园口的决堤,带给我们这个民族的是创痛巨深。百年老屋的焚毁对民族对国家而言,自是微不足道,但对当事人来说,对赖以庇荫的吴氏子孙来说,却是刻骨镂心之痛。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阻遏那些自然的和人为的水火灾害呢?百年老屋,那不仅仅是几幢房子,那是一段历史,一处文物,是曾经在那儿居住的人们的情感寄托。而这种情感,又似乎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生生不息的缘由之一。因此,对百年老屋的怀念和祭奠也似乎是老屋子孙们的责任。

                   1995.12.11

原载2008奶奶12月24日《横店集团报》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