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口述|我在雷神山搞裝修:3天裝一棟,從沒這麼渴望早完工

"我經常想,如果以後我在電視上看到關於雷神山醫院的新聞,我一定會特別驕傲、自豪。我會和別人說,這棟樓是我裝修的,這是我和同事們一起搶時間的地方,而且最後我們做到了,沒有耽誤那些需要這所醫院的病人。"

本文來自 雪花新聞,本文標題:我在雷神山搞裝修:3天裝一棟 從沒這麼渴望早完工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2月8日,雷神山醫院按時交付使用。裝修技術管理人員鄧毅,是雷神山醫院眾多建設者中的一員。

1月25日,大年初一,火神山醫院建設剛剛展開,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又緊急召開調度會,決定在半個月之內再建一所雷神山醫院。

6天時間裡,雷神山醫院的規劃總建築面積3次增加,從5萬平方米增加到7.99萬平方米,床位從1300張增加至1600張,總體規模超過2個火神山醫院,但工期卻與火神山相當,這背後飽含著千百普通人的艱苦付出。

2月3日,就職於湖北藤倉建材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百年家品牌的鄧毅和同事們毅然接下"英雄帖",支援武漢雷神山醫院建設。"雷神山醫院的主體是活動板房,每一棟樓的主體完成之後,我和同事們要在3到5天內完成室內裝修,我和團隊成員共裝修了3棟樓,最快3天就裝修一棟。"鄧毅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鄧毅坦言,自己從前做裝修也搶工期,也曾通宵達旦地干,但從沒像這次這樣渴望完工。他還說,剛到武漢時也會害怕被感染,"直到有一次,我看到建設者們出工時排著一眼望不到頭的隊,當時很感慨,這個建設團隊真大啊!既然大家都不怕,我也不怕。"

鄧毅及其裝修團隊。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鄧毅及其裝修團隊。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鄧毅的口述]

吃飯、補覺的一個小時很奢侈

每天早上,我們7點開工,但6點就要起床準備,因為住宿工棚的位置距離雷神山施工現場有將近40分鐘的車程。

住宿的工棚是臨時徵用的,其實就是活動板房裡,所以環境相對比較艱苦。

不過,來之前我們有心理準備了,而且真正在工棚里睡覺的時間也不多。大家都知道必須按時交付醫院意味著什麼,時間就是生命,所有工人都在加班加點,我們每天回到工棚睡覺大概都是凌晨兩三點,有時甚至需要通宵作業。

大家也不是鐵人,但擺在我們面前的難題確實不小,施工量大而且時間緊張。

建築工人在夜間施工。

建築工人在夜間施工。

我主要負責裝修,涉及的工作種類比較多,包括水電工、木工、瓦匠等等。我們的工作是布線、布管道,讓雷神山醫院能夠通水通電。這個工程量可不小,要知道,醫院的每間病房都配有獨立的洗浴間需要獨立的冷熱水系統,還有照明、排風和空氣凈化系統。

上面給我們的要求是3到5天裝修完一棟,現在我們已經按時完成了3棟的室內裝修了,最快的時候3天裝完一棟。

工人在室內布線。

工人在室內布線。

我還要安排材料和技術工人的銜接,以及工人工作的分配。我現在負責分配15到20個工人的工作,每天早上開早會分配每個人的工作,晚上還要開晚會做當天的工作總結,並且整理出第二天要做的工作。


由於建築材料的調配和銜接涉及的面比較寬,有的時候輸送物料會延遲,有時候工序上還會出問題,比如我做到這一步了,但是上一步還沒有完成。這種時候就需要等待和銜接,幸好,每個人都在盡職盡責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這種情況還是比較少的。

工人在室內處理板材。

工人在室內處理板材。

還有一點和平時搞裝修特別不同的是,因為工期實在太短,所以每個工種的工人都同時在操作,有時候大家擠在一起,轉個身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撞壞了其他人的工作進度。

我們以前也搶工期,也通宵,但從沒有這麼渴望早點完工。

為了保證體力,中午吃飯的一個小時,成了大家補覺的時間。有時候看到睡得橫七豎八的同事們一到時間就馬上投入工作,真的很心疼他們,想想這一個小時真的是奢侈。

來自五湖四海的"戰友",或許再也不會相聚

在雷神山的這幾天,其實很享受吃飯和睡覺前的短短一段時間。不僅是因為可以休息,更是因為可以和工人們聊聊天。

我們是一群來自五湖四海的建設者,大家因為雷神山醫院聚在一起,一起施工、一起吃飯,一起聊自己家鄉有意思的事情。可能我們幾個人白天在工地上還會因為施工銜接的問題"急個眼",但坐下來聊幾句,就什麼都過去了。

我把它叫做"革命友誼",我們不像軍人那麼威風,但我覺得也是"戰友"。

每天工地上的任務結束,我們會在微信群里聊天,除了相互交流工程進度和工作經驗,更多的還是開開玩笑、講講段子,畢竟,這些也是讓我們堅持下去的一股力量。

說實話,在雷神山醫院趕工的這幾天,和那些工人們認識的時間並不長,真正要建立起非常深厚的友誼也很困難。但是和他們並肩作戰的這段時間,我肯定永遠不會忘記。

大家都說,完工之後,我們應該慶祝一下,但是在這個特殊時期,聚會肯定不允許的。這是小小的遺憾,因為下一次要見這些"戰友"們,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也許,再也沒機會相聚了吧。

鄧毅和裝修團隊合影。

鄧毅和裝修團隊合影。

每天最開心的是告訴孩子:我很安全

其實在來到武漢之前,我也想過我可能會被感染,我心裡也感到害怕。但是,我在電視上看到有人正月初一、初二就開始工作,我就受到了鼓舞。

我看到那麼多人都為了這個疫情在工作,想想大家都沒有害怕,那我還怕什麼呢?

工人在雷神山醫院施工。

工人在雷神山醫院施工。

最近老是聽到"逆行者"這個詞,我不敢說"逆行者"有多偉大,我只是覺得我們做的每一個決定都要對得起家裡人。

我的家人一開始本來是反對我來的。父母對我說:"武漢那邊疫情挺嚴重的,不要過去,人家說逃離武漢還來不及,你怎麼還往武漢跑!"

我就告訴他們,"很多人都在為疫情盡自己的一份力,我也想做些什麼。"後來他們理解並支持我了,臨走前,妻子還千叮嚀萬囑咐,要注意自身安全,一定做好防護。

我9歲的孩子特別捨不得我走,每天他都會發信息問我:"怎麼樣老爸?還好嗎?什麼時候回家?"然後,我每天最開心也是最踏實的時候,就是告訴孩子和家人,"我很安全"。

在這樣特殊的地方工作,不知道為什麼,我變得特別想家,特別想念父母、妻子和孩子,不過,我沒有和他們說太多,因為怕他們會擔心。

我經常想,如果以後我在電視上看到關於雷神山醫院的新聞,我一定會特別驕傲,特別自豪。我會和別人說,那是我和同事們一起搶時間的地方,而且最後我們做到了,沒有耽誤那些需要這所醫院的病人。

查看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