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的故事家喻户晓,梁山好汉快意恩仇,大碗喝酒、大块分金银的生活也是让读者热血沸腾。水浒塑造最成功的好汉,无疑是武松,作者似乎对武松有种特殊的偏爱,为了描写武松的故事,足足用了十回篇幅。很多人一看到武松二字,脑中瞬间想到的就是:景阳冈、狮子楼、孟州道、十字坡、快活林、飞云浦、蜈蚣岭等精彩场景,“为民除害”似乎成了武松的标签。

不过在快活林这一段,武松却是被人利用,参与到两股黑势力的争斗中,成了别人的打手。武松为哥哥报仇,杀死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结果被发配到孟州牢城。到了孟州,武松等来的没有通常的老规矩,即新到的犯人要吃一百杀威棒,而是好吃好喝,每天有酒有肉还能洗澡,这让武松十分奇怪。后来才知道是小管营金眼彪施恩买通了关系,对武松照拂有加。

世上哪有白吃的酒肉?武松知道,这事早晚会有人给他一个说法,他一身武功,所以也无所谓,安心享受。果然没多久,施恩闪亮登场了,说原先在快活林开一家酒店,仗着牢房里的亡命徒收取保护费。结果张团练带着蒋门神过来,抢了酒店,还把施恩打成重伤。施恩厚待武松,就是希望他能帮自己找回场子。武松收人好处,自然就要替人消灾。

武松答应为施恩报仇,不过提了一个要求,那便是在去快活林的路上,每路过一个酒店自己都要喝酒,施恩答应了他。于是,武松一路上碰上酒家就喝三碗,先后喝了四五十碗,带了五七分醉意,一路醉醺醺地来到了快活林。彼时蒋门神在躺椅上闭目养神,武松从他的身边走过,却没有吱声,而是直奔蒋门神的酒店,开始惹事挑衅。

此时的武松看似是一个“醉汉”,其实心中比谁都清醒,在宋朝打架是要犯事的,尤其是主动出手的,罪行更加严重,于是武松有意羞辱一下,一来让对方先动手,二来占一个道德制高点,就像鲁达故意激怒镇关西一样。于是,武松开始各种找茬。当时,蒋门神在店外休息,店内卖酒的是蒋门神新过门的小妾。武松把眼来看蒋门神小妾,好似客人打量東莞技师那样,目光火辣。

蒋门神小妾被盯得不自在,转过头去装作望向别处。武松敲打桌子要酒,先是嫌酒不好喝,让酒保连续换了数次,武松才略微表示满意,“这酒有些意思”,这时蒋门神小妾面色已是很不好看了。酒保见武松夸赞,略微松了口气,只听武松又问起酒店老板的姓氏,便回了句,“姓蒋。”谁知武松却来了句:“却如何不姓李?”这一句话惹毛了蒋门神这一家子。

武松话音刚落,蒋门神小妾便怒不可遏地地吼了起来:“这厮那里吃醉了,来这里讨野火么!”正等得不耐烦的武松暴起,一把抓住她,丢到了酒缸里,随即上演了经典的醉打蒋门神。不过是问了一句,“却如何不姓李”,为什么蒋门神小妾便生了这么大火气?因为武松这句话里藏了一个在当时非常流行的梗。清代人程穆衡点出了这里的妙意,他在《水浒传注略》中备注:“见其时妓家姓李者多。”

作为一个能勾搭到皇帝的妓女,李师师无疑是所有妓家的偶像,水浒中著名的三个妓女,除了李师师外,另外两人也都姓李,她们分别是跟安道全厮混,最后被张顺杀了的的李巧奴,陷害史进最后被史进杀死的李瑞兰。而按照《水浒传》原著的记载,蒋门神的小妾原本不是良家女子出身,她是“西瓦子里唱说诸般宫调的顶老”。

“瓦子”跟成语“三瓦两舍”中的“瓦”是同一个意思,即妓院的意思,“顶老”是宋、元、明时期,人们对妓女的调侃之语,也就是说蒋门神小妾是西边某个妓院内卖唱的妓女出身,不过她现已从良,自然十分介意别人提起她不堪的过去。武松进门就目光火辣地打量她,所以蒋门神小妾大概以为,武松是曾光顾过西瓦子的某位客人,那句“却如何不姓李”是特意来出自己丑的,所以直接发火了。如果武松说“为何不姓张”,恐怕蒋门神小妾的怒火就要大打折扣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