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消費者寧願花幾萬塊錢去抽,也不願意直接花錢買現成的,畢竟玩盲盒最開心的就是開盒的那一刻,幾十塊錢開出隱藏款的感覺比中了彩票還開心。再說回盲盒,它作爲一種新型解壓方式,雖然讓當代年輕人找到了情感承載物,並通過潮玩結交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但是炒盲盒衍生出來各種社交平臺的盲盒測評視頻、花式盲盒的玩法,也將盲盒賦予了賭博的性質。

最近工作之餘常會聽同事們談到“盲盒”二字。爲了打消好奇心,我特地上網搜了一下關於“盲盒”的所有信息,搞清楚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從“炒鞋”到“盲盒”,看它們如何一步步榨乾你的錢包

“盲盒”顧名思義,就是看不到裏面裝什麼的盒子,拆開一看裏面裝的竟然是呆萌可愛的玩具。消費者在買的時候不知道里面裝的是哪一款,只有拆開時才知道。

盲盒的前身源於日街頭扭蛋機,在日本到處都有它的身影。在當時它並沒有像如今這樣大賣,漸漸地它就以盲盒的身份出現在中國。

今天這些無公害小娃正是來自國內最火的盲盒品牌——泡泡瑪特(Pop Mart)。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個10年才成立的公司,硬是靠着無數上癮者的支持在17年就上了市!

據各大媒體報道,2018 年 單單Molly 系列產品(盲盒泡泡瑪特品類之一)一年內賣了 400 萬個,在中國的銷售額超過 2 億元,今年預計銷量至少翻番。

當今,繼“現在出門,馬上到”、“今天一定不熬夜”之後,“買夠100個盲盒就收手”已成功入選第三大經典謊言flag。消費人羣上到60歲大爺下到10幾歲的孩子,甚至如范冰冰,林志玲這些一線明星也已入坑,盲盒已然成爲當代人的一種新型減壓和社交方式。但是它也正在用一種特別的方式榨乾你的錢包。

它到底用什麼魔力引你一步步上套,又是如何讓你的錢從口袋裏消失的呢?

從“炒鞋”到“盲盒”,看它們如何一步步榨乾你的錢包

失而復得的獵奇心理

如果把盲盒中的手辦規規矩矩展現在大家面前,那它也就只是小衆圈子玩的手辦;當它套上了一層包裝後,就被賦予了額外功能,既有魔力又神祕。

買之前所有人都不能拆盒,必須要付錢後才知道里面究竟裝了什麼,玩的就是打開後才知道是啥的刺激和心跳。

而且大多數盲盒的價格區間在“49-69元”之間相對比較大衆化,如果定價爲“199元”也許就不會有今天的風靡。況且隨着生活水平提高,幾十塊錢對普通人來說並不會對生活造成多大壓力,哪怕一口氣買12個才幾百元錢罷了,基於這點,盲盒成爲了大部分消費者掏腰包的根本原因。

也因此激發大多數顧客的消費慾望:“下一次一定能抽到我喜歡的盲盒。”這跟差一點就能贏錢,玩遊戲差一點就能過關是一樣的。消費者寧願花幾萬塊錢去抽,也不願意直接花錢買現成的,畢竟玩盲盒最開心的就是開盒的那一刻,幾十塊錢開出隱藏款的感覺比中了彩票還開心。

這種獵奇和強迫心理的雙重暗示迫使消費者想要再來一次。這是成癮的重要機制,一旦掉進這個漩渦,只會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還記得小浣熊方便麪裏附贈的108水滸好漢卡片嗎?1999 年,小浣熊公司聘請專業畫師繪製水滸卡片,製作精良。多少男孩立下集齊108張卡片的大志,花掉所有零花錢。買幾箱方便麪專門集卡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成爲一代人共同記憶的水滸卡,本質和今天盲盒的區別又在哪裏呢?

氪金的前提都是從一個擁有獵奇心理的收藏癖開始。隨着收藏活動大衆化,商機也隨之出現,也就是盲盒隱藏款可以賣到天價的原因之一。

從“炒鞋”到“盲盒”,看它們如何一步步榨乾你的錢包

是盲盒?還是爲了投機變得盲目?

看看如今的二手交易平臺“閒魚”,一個隱藏款盲盒被十倍百倍的加價,跟當年同樣被炒到天價的某些商品實在沒什麼不同。

80年代,14萬一盆的君子蘭。90年代,面值上漲2萬倍的“猴票”。20世紀初,開價4000萬的藏獒。2017年,衝上2萬美金一枚的比特幣。2018年,開始火“出圈”的炒鞋,創下4天暴漲9倍的記錄。從事潮鞋交易、鑑定、社交的毒APP,2018年成交額超過百億。2019年,盲盒限定款玩具創造出百倍的溢價。

而投機的本質也在於此,投機者希望能利用一個短期出現的信息不對等、時間差的巨大價差,獲得收益。利用一個小投入,去撬動數十甚至幾百倍的收益。這種方式在資本上非常常見。

尤其是這兩年在網絡上你一定會看到:“如何利用炒AJ月入過萬?”“如何鑑定盲盒隱藏款開出天價盲盒?”諸如此類的課程。爲了發財夢,一些原本對此毫無興趣的投機者紛紛入場砸錢,試圖在紅利期分一杯羹。

每個人都想一夜暴富,誰知道它會不會就藏在盲盒裏。每個人都幻想自己不會是最後一個接盤俠,這個念頭不知道坑了多少自作聰明的韭菜。

進一步講,類似於盲盒這種商品本身的價值,是支撐不起這樣的泡沫。就好像當年天價藏獒,恨不得每個人都養,一旦供大於求藏獒就淪爲了狗肉館被喫的下場。

而如今的互聯網信息快速傳播,更是讓人產生錯覺,認爲這種極小概率事件天天都在發生。

殊不知這也是彩票、賭博、盲盒大同小異的地方。那些自以爲是的投機者,看似抓住了資本市場的藍海期,最終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得不飲恨離場。

據報道說2019年名創優品也已入盲盒市場,僅上線第一週就賣了10萬個。比起泡泡瑪特盲盒的定價,19.9元 和29.9元既買不了喫虧又買不了上當。樣式還多更讓消費者眼花繚亂。

對價格更敏感的用戶來說,相當於降低了消費門檻。更何況中國一半以上的就業者收入是低於5000元的。他們又是盲盒的主力羣體,故而這個價格上的平權,可以真正意義上撬動他們的消費慾。如果名創優品製造的盲盒一旦全面開售,那麼對還在把隱藏款和限量款視爲賺錢手段的炒盒者捧在手中的貨相比較,哪一個對消費者更有吸引力呢?

從“炒鞋”到“盲盒”,看它們如何一步步榨乾你的錢包

商品的價值終究取決於人,別讓本質變味

從耐克跳槽到阿迪的知名球鞋設計師侃爺喊出了一個十分感性的口號:“讓人人都有YEEZY(阿迪達斯限量球鞋一種)穿”。就算沒試過YEEZY的人,乍一聽這樣心懷大愛的夢想,難免會被勾出探索的慾望。但當椰子預售時候仍舊被搶瘋了,多少人熬夜排隊爲了它。

要知道一件商品超脫於本身價值後,一旦被賦予額外價值後,商品已不再是商品,它可以作爲情懷、地位、潮流等等樣子出現在大衆眼中,性質也隨之改變,連鎖反應下人們心理也跟着變化。

再說回盲盒,它作爲一種新型解壓方式,雖然讓當代年輕人找到了情感承載物,並通過潮玩結交到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但是炒盲盒衍生出來各種社交平臺的盲盒測評視頻、花式盲盒的玩法,也將盲盒賦予了賭博的性質。

但又不得不否認,在人們內心最深處,對某些情懷與商業的結合還是會排斥。

盲盒出現的本質就是來填補這個時代缺乏的某種情懷,大多數人入坑也基於這一點。如果玩着玩着變成了自己生活的負擔,甚至失去了改善生活的意義,還會在其中獲得快樂麼?

更何況消費的本質也是消費者在購物中獲得喜悅的過程,期盼許久後的獲得會讓大腦分泌快樂多巴胺,過後再重新建立購買慾望,消費者就會在一次次購物中找到快樂的真諦。

一旦這些純淨的情懷摻雜了投機的目的性,只會讓商品本身與價值和意義漸行漸遠。因爲價值和意義是人去賦予的。金錢價值只是一個刻度而已。而另一個刻度,則是時間。

從“炒鞋”到“盲盒”,看它們如何一步步榨乾你的錢包

多年後,或許當你再一次拿起蒐集的手辦還能發自肺腑的歡笑時,纔對得起今天不惜重金購買的盲盒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