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綠瘦減肥的“天價”套路:承諾不節食消費者卻餓暈,從699元到7萬元誘導式收費)

綠瘦減肥的“天價”套路:承諾不節食消費者卻餓暈,從699元到7萬元誘導式收費

華夏時報(chinatimes.net.cn)記者崔笑天 北京報道

不運動,不節食,聽從營養師指導服用綠瘦產品,就能分解脂肪,養成易瘦體質?日前,近50位消費者在黑貓投訴上表示,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綠瘦”)在推銷產品的過程中,存在虛假宣傳、誘導消費等行爲,並且服用之後身體出現不適。

通過這些消費者基本一致的描述,《華夏時報》記者還原了綠瘦顧問的“套路”:最初信誓旦旦許下“不節食”的承諾,兩三天後便以“體質特殊”爲由加價並要求消費者節食,再過幾天,便要求消費者繼續掏錢買產品“排脂肪膜”、“排水腫”、“排毒”。在此期間,消費者一旦拒絕,顧問則表示體重會“馬上反彈、無限增長”、“胖到兩三百斤”、“喫下去的食物會幾倍吸收”。

這些消費者在綠瘦顧問的誘導之下,只能連續砸下699元、2930元、7300元、12388元甚至7萬餘元購買產品。而她們中的大多數都是瞞着家人買了減肥產品,如今覺察出不對,也不敢告訴家人,自己承受着沉重的心理壓力。

在一個由200餘名綠瘦消費者組成的維權羣中,一名曾經的老顧客向本報記者感慨:“看到羣裏每天都有姐妹上當受騙,唉,那個心情簡直太難受了。”

要求斷食,消費者被餓到暈倒

通過梳理黑貓投訴上的信息,以及對消費者進行採訪,《華夏時報》記者發現她們聽從綠瘦顧問指導並服用產品後,或多或少都出現了身體不適。輕則月經不調、頭暈乏力、持續腹瀉,重則暈倒。

小甜家在安徽蚌埠,去年11月份,她在網絡上看到了綠瘦產品的廣告,承諾1個月可以減10斤左右。而服用幾次之後,她發現自己“頭疼、拉肚子、過敏、月經不調”。綠瘦資深顧問楊先生告訴她,這是正常反應,增加了腸道蠕動功能,是在排毒,同時還在給她推薦更多、更貴的減肥產品。

半個月後,小甜在家中暈倒被送往醫院。因爲不想讓家人發現,她對醫生隱瞞了自己服用減肥藥的事,住了一個星期後纔出院。

在小甜提供給記者的短信截屏中,一位自稱“肖顧問”的綠瘦工作人員明確告知她“肚子餓只能喝米湯,不能喫任何食物,避免造成反吸收”。

圖片1.jpg

另一位山東煙臺的消費者郝女士則告訴本報記者,自己從去年10月份開始服用綠瘦產品,大概有一個半月。如今已經停用了3個月,依然月經不調、四肢無力,並且持續腹瀉。

在郝女士提供的錄音資料中,她告訴顧問“我現在特別暈,很餓,並且月經持續幾天都沒結束,出血量很大”。當時她聽從顧問的減肥指導,已經斷食2天了,除了喫綠瘦產品,就只能喝水。

顧問給郝女士的答覆是:“月經是排毒的。你現在的月經量越多,對你的身體越好,把這些垃圾排出來。你擔心的都是多餘的,我們總部做減肥已經20年了。”

“我服用綠瘦產品一個多月瘦了9斤,剛開始的幾天他們不讓我喫主食,只能喫點沒有油的菜,後來直接就讓我斷食3天,我認爲全是餓瘦的。現在飲食恢復正常後,基本上已經胖回來了。”郝女士說。

據媒體報道,今年1月,一位江西女子爲了減肥備孕,近一年多先後花27萬多元購買綠瘦產品,並聽從顧問“不喫主食”的建議,減重20多斤,結果身體出現怕冷、低血糖、月經延遲等症狀。該女子在當地醫院檢查後發現多項指標不達標,“醫生說我營養不良,內分泌不好,讓我回家去調理,說這種情況不適合懷孕”。

對此,綠瘦迴應,該女子減重效果明顯,在使用代餐食品、營養補充食品等前提下爲其搭配輕斷食方案,通過減少主食的攝入,從而達到科學健康減重目的,其身體不適可能是多方面因素引起。

消費者頻頻出現身體不適,人身權利是否受到侵害?“黑貓投訴”評審官、“新浪法問”專欄作家、廣州保典律師事務所主任竇雍崗律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消費者在購買、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務時享有人身、財產安全不受損害的權利,消費者有權要求經營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務,符合保障人身、財產安全的要求。消費者在接受服務時,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向服務者要求賠償。

竇雍崗告訴本報記者,訴訟是主張權利的途徑之一,訴訟時可以考慮提供以下證據:消費者與經營者建立了合同關係,經營者違反了法律規定或者合同約定,消費者人身或者財產受到了損害,該損害與經營者提供的產品或服務有關。

從1200元到7萬元,持續不斷加價

承諾不節食,爲何後期讓消費者喝米湯甚至斷食?3月5日,《華夏時報》記者以消費者身份,接觸綠瘦商城上的“減脂老師”進行諮詢。“減脂老師”表示:“我們主要通過營養師調衡加食品輔助非藥物瘦身的,提高身體的代謝,啓動脂肪自身分解原理,從根源上幫你解決的肥胖問題。所以後期減下來會成爲多喫不長肉、多喫不發胖的易瘦體質。”

“減脂老師”還反覆強調“正常飲食,不節食”,稱每天大概可以減掉0.5-1斤左右的效果,分解20斤脂肪需要花費40-45天時間,並給出了1080元的“高效分解脂肪”價格。當記者詢問是否是一次性收費,後續還會交其他費用時,“減脂老師”表示:“你配合好的話,在40到45天左右,就可以美美的瘦下來。你都瘦下來了,還要收什麼費用呢?”

這聽起來十分誘人。據《華夏時報》記者瞭解,大部分消費者都是通過瀏覽器廣告接觸到綠瘦的。廣告上大寫的“安全、快速、不反彈”“不運動、不節食、純天然”抓住了她們的眼球。通過瘦身熱線或者諮詢顧問,很多消費者都被這樣的說辭打動,決定花1000元左右嘗試一下。

但是郝女士告訴記者,交錢之後,她發現事實並沒有那麼輕鬆而美好。“我吃了3天產品,沒有任何效果,顧問這時候說我的身體狀況比較特殊,不適合這種減肥方式,他無法幫我瘦身,需要換成更專業的資深顧問。”郝女士說。

在顧問口中,這個“資深顧問”專業做減肥幾十年,主要爲體重在200-400斤的客戶制定減肥套餐,要請他過來幫郝女士瘦身,需要“向上級反映”。但顧問也向郝女士打了保票:“雖然這個事挺麻煩,但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幫你,肯定對你負責到底。”

第二天,所謂的“資深顧問”就爲郝女士制定好了減肥套餐,表示需要再支付2930元。“我當時想,人家畢竟是資深的,多交點錢能瘦下來也是好的。”郝女士說。也是從這個時候起,顧問開始讓她節食。

豈料三四天之後,顧問又告訴郝女士,需要支付7300元繼續購買產品,並解釋說前面的產品已經把身體調理好了,下一步需要把脂肪膜分解掉,這個步驟如果耽擱一天,在每次喫飯時,身體就會吸收幾倍的營養,體重也會無限增長。

“我當時都懵了,我反問顧問當時不是說一次性交費嗎,他卻不承認了。現在我大概130斤,都覺得自己胖,我很害怕自己再胖下去,那還怎麼見人?”郝女士說。當時,她也和顧問確認,這是最後一次交費了,就付了這筆錢。

“結果吃了沒有多少天,顧問又來電話讓交12388元,說是脂肪膜已經分解好了,要抓緊時間排出,要不前面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身體還會水腫,會有危險。”郝女士說,她沒有辦法,就又交了一次錢。

前前後後,郝女士一共交了4次款,共計23818元。在這個過程中,她漸漸發現自己可能被騙了。後來,她進入到綠瘦消費者的維權羣內,才發現自己的經歷與羣裏的姐妹們如出一轍。姐妹們告訴她,如果不及時退出,等待着她的還有更多的危言聳聽與2萬、7萬等層層遞進的“天價”套餐。“我們羣裏有一個姐妹被騙了13萬多,綠瘦給她寄的產品中,有好幾套標價七八千的‘美體內衣’。”郝女士說。

在消費者提供的“瘦身指導”短信中記者看到,綠瘦顧問的減肥分爲三個步驟:第一步調整代謝改善體質,第二步分解脂肪,第三步代謝脂肪塑形鞏固。

針對綠瘦銷售中的“套路”是否涉嫌虛假宣傳,竇雍崗表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司法解釋》第八條以列舉的方式,比較詳細地說明了何謂虛假宣傳:對商品作片面宣傳,以其他引人誤解的方式進行商品宣傳等,足以造成相關公衆誤解,可以認定爲虛假宣傳行爲。

“經營者是否存在虛假宣傳,具體由監管機構決定,或者由司法審判機關裁判。如果經營者虛假宣傳、誘導消費成立,消費者可以要求其賠償損失,包括退款和賠償損失。經營者因侵權致人精神損害,造成嚴重後果的,受害人還可以要求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竇雍崗說。

減肥套餐定價不透明

動輒一兩萬的“天價”減肥套餐,價格是否透明?消費者又買到了什麼樣的服務?

“減脂老師”告訴《華夏時報》記者,消費者支付的減肥套餐費用主要包括兩部分,一是購買綠瘦產品作爲輔助,二是國家級營養師一對一指導。而當記者追問這兩部分分別是多少錢時,她沒有回答。

圖片2.jpg

在小甜提供的一張價值8200元的產品清單上,記者看到,上面分別列出了藍寶換食服務套餐、多維多礦營養服務套餐等9項服務,以及LV SHOU雨生紅球藻複合果汁飲品、綠瘦左旋肉鹼茶多酚膠囊等9種產品,甚至連“綠瘦專屬特惠快訊”“綠瘦售後服務信”這樣與減肥無關的項目也列在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清單僅寫明瞭產品數量及總價8200元,每項產品的單價則不得而知。本報記者查詢綠瘦商城及其電商旗艦店後發現,其售賣的產品價格均在300元以內,以幾十塊錢的居多。

而消費者支付的環節也顯得十分“隨意”。“減脂老師”告訴記者,減肥費用是在線上統一掃碼支付,顧問出示支付寶或微信的付款碼,消費者直接掃碼打錢。消費者可以選擇先支付一部分定金,餘下費用等收到產品後貨到付款,也可以直接支付全款。

針對文中所述的問題,《華夏時報》記者於3月5日致電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高層人士。該人士表示,會將採訪需求轉達給綠瘦集團媒體對接人。3月7日,記者仍未收到反饋,再次致電該高層人士,其表示已將問題傳達,但拒絕爲記者提供綠瘦集團公共郵箱及媒體對接人聯繫方式等進一步信息。截至發稿,記者尚未收到任何回覆。

(文章中圖片均爲受訪者提供,受訪者爲化名)

責任編輯:徐芸茜 主編:陳巖鵬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