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建的大禮堂,坐滿了人;我靜靜站在最後一排的走道處,人羣的最後面。我穿了一身極少穿的裙子,看着有幾分成熟,想起之前媽媽說的:

“你不小了,穿得端莊穩重些,別整天一副小孩子樣兒...”

今天是師姐們畢業,看着她們朋友圈裏穿着碩士服的照片也不由得想來感受一下。

兩年前我也穿了黑漆漆的一身告別了我的大學。那時候很流行在畢業典禮上“襲擊”校長,我告訴好友,行畢業典禮的時候,我也要狂抱校長轉兩圈。我問她,你要不要也來,試試載入史冊?

兩年前在畢業歡送會上,曾經大家又哭又笑,曾經向老師保證會揚帆遠航,而明年的這個日子就是我交答卷的時候了。

曾經李老師拉着我的手笑着說:“你是個很有想法的姑娘,以後一定會開創屬於自己的天地。”

當時我低下頭羞澀地笑了笑,眼裏是掩飾不住的興奮和嚮往,擡起頭堅定地說,“我會的!”

李老師說:“但我也要勸你一句,爲人切不可太耿直,社會中的人際交往會愈發複雜,要學會隱忍...”。“我不懂,明明我是正確的,爲什麼不堅持。”

李老師看着我,搖搖頭,不說話了。她拾起一支筆,把玩了一下,蓋上筆帽。然後,她又叮囑我:“據理力爭是必要的,但你要懂得背後的代價。”

“我知道,李老師,放心吧。”

“將來你讀研了,未來走上工作崗位了,你會經歷很多,也會遇見很多人,單純是可貴,但你長大了,就要懂得保護自己。”

“是。”我雖然這麼答應了,但是覺得李老師講的這番話很使我不舒服。然而,時隔兩年,我卻再次聽到了類似的規勸。

大四答辯的那天,陽光剛剛照在玻璃窗上,我們就一骨碌彈了起來。每個人的牀頭都散落着前一夜還在溫的論文。洗臉,扎辮子,換衣服,到答辯教室去。看到主答辯老師的那一刻,我頓時心裏大喊“糟了!”。

我一邊心不在焉地看看自己的論文,一邊算着他們在裏面的時間長短。同學們一個個出來時雖稱不上興高采烈,但也是如釋重負。

我踱來踱去,一邊安慰自己他應該不會拿往事來卡我的關,一邊也是我對於教師這個職業的一貫敬重。況且我的畢業論文準備了許久,指導老師也讚許過有幾分模樣。

終於到我了,我強作鎮靜地走了進去。果不其然一進去就是個下馬威!他突然喝住我,命我放下稿子。之前我也做了脫稿的準備,只是看前面帶稿了就帶了。

我深吸一口氣乖乖放下了稿子,同時把論文遞給兩位答辯老師,結果他突然一把摔在地上,大聲斥責,“你應該雙手奉上!”,另一年輕老師也嚇了一跳盯着他,一場大仗就此拉開大幕••••••

等我出來時,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小時,候場的同學臉都綠了。幾乎論文中的每一句話我和他都辯過,而他也堅決推翻了我好幾大部分的內容。

天熱得樹葉都打了卷,我等在辦公室門口。正在靜默當中,我的肩頭被拍了一下,急忙睜開了眼,原來是李老師來了。她一把攬過我,揉揉肩膀說:“我都聽說了,那麼究竟讓你改了什麼,你又怎麼想的呢?”

李老師拉我到桌前坐下,讓我指出一個個他否定的地方,以及我的想法。李老師聽完沉吟了一會兒說:“對於他讓你修改的格式部分我沒有意見,但是內容我不同意你動,因爲你的想法我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你覺得呢?”

我低下頭頓時有點難過,忽然感覺自己給老師添了麻煩。

李老師看着我,笑了笑又說,“我就知道要出事,你這小丫頭啊,真的倔,剩下事情就交給我吧。”我聽完,鼻子抽搭了一大下,趕緊閉上眼睛。

就這樣我稀裏糊塗畢了業,還拿了個優秀畢業論文,其實現在看那寫的就是一堆童言稚語罷了。畢業最後的聚餐我也沒能去,當時我因私事已經在北京了。聽說他還詢問了我爲什麼沒來,是不是爲了避開他,也聽說他向我道了歉,我也只是聽說。

直到那年七月,我才和父母說出這件事。爸媽嘆口氣,“你傻不傻啊,吃點虧就算了,萬一畢不了業怎麼辦,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好朋友在家鄉當了老師,我假期去找她打發時間。課前她讓孩子們坐直身子,手背在身後,閉上眼睛,靜靜地想五分鐘。她說:“想想看,你是不是聽爸媽和老師的話?想想自己做的對不對?想想……”

“做大人,常常有人要我做大人!”

媽送我上火車的時候說:“你大了,可要和室友好好相處,互相包容。”

爸週末看完書從房間出來的時候說:“你大了,怎麼還看這些動畫片。”

無數親朋好友說:“你這大學畢業了,長大了,父母可以享福嘍。”

每一個人都不再當我是小孩子了,我也在飯桌上要端起酒杯,慢慢地也明白些敬酒的禮數,雖然我仍說不出句像樣的祝酒話,但也得硬着頭皮做去。這是老師說的,無論什麼困難的事情,只要硬着頭皮去做,就闖過去了。

“適應這個社會。”我臨畢業前辭別李老師時,她還這樣叮囑我。

噹噹噹,鐘響了,畢業典禮就要開始。看外面的天,有點陰,校長已經上臺了,他很正經地說:“各位同學都畢業了,就要離開這裏奔赴各地,進入社會就不是小孩子了,當你們在各個領域走出一番天地後回到學校時,我一定高興看你們都長大了...”

我塞起耳機,聽着送別歌:“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問君此去幾時來,來時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難得是歡聚,唯有別離多...”

我哭了,畢業生都哭了,無論是兩年前還是今日。我們是多麼喜歡變成大人,而我們又是多麼怕呢!

我緊張得闖過了兩年研究生,度過了無數個無知莽撞的日子,順應了種種必經的磨難,學會了閉嘴、沉默與微笑。

可是我還是會時不時情緒激動,還會打破砂鍋問到底,還會在飯局上不安,還會動不動因爲別人的一個舉動而感動不已。大學畢業證書收在櫃子裏的深處,上面已經有了些灰塵,我默唸着:

“我不再是小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