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了疑慮的張夢上網搜索,發現在黑貓投訴等平臺上,不少消費者反映使用綠瘦產品後出現過敏、月經失調、腹瀉等副作用症狀,產品銷售顧問還要求消費者不喫主食,推銷代餐減肥套餐,有消費者前後花費近10萬元購買使用綠瘦的相關產品後,因營養不良、副作用症狀嚴重而入院尋求醫治。今年1月份,一位消費者購買了“神奇粉末”減肥,收到貨後發現是綠瘦集團的產品,“十年前就用過,但一斤沒瘦”,她立即要求退款。

(原標題:綠瘦“神奇粉末”輕鬆瘦? 顧客稱花8萬減肥住進了醫院)

疫情中宅在家,很多人“喫胖發福”,除了室內鍛鍊,一些人也將減肥瘦身冀望於減肥產品上。“無節食,不運動,食用神奇粉末輕輕鬆鬆瘦下來!”網絡上這樣一則減肥廣告,吸引了很多想瘦愛美的女士。

張夢就是其中之一,在花費數千元網購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綠瘦集團)的這款“神奇粉末”並使用後,她在3月初出現皮膚過敏、發癢、腹瀉等症狀,一停用即消失。有了疑慮的張夢上網搜索,發現在黑貓投訴等平臺上,不少消費者反映使用綠瘦產品後出現過敏、月經失調、腹瀉等副作用症狀,產品銷售顧問還要求消費者不喫主食,推銷代餐減肥套餐,有消費者前後花費近10萬元購買使用綠瘦的相關產品後,因營養不良、副作用症狀嚴重而入院尋求醫治。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綠瘦減肥產品早在10多年前就推出銷售,市場一度火爆的同時,消費者的投訴也不斷,其產品也被曝出假冒保健食品批號、非法添加違禁成分等情況。3月12日,新京報記者通過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網站查詢,發現當前銷售的綠瘦產品,大部分屬於食品,其中一種正在銷售的產品,批號已於2018年到期。

消費者收到綠瘦顧問要求不喫飯只吃產品的減肥建議。受訪者供圖

就相關情況,記者撥通綠瘦集團年報中公佈的企業聯繫電話試圖得到迴應,但對方得知是記者後直接掛斷。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專家邱寶昌律師表示,保健食品或食品都不能用絕對化的語言宣傳功效,減肥因個體因素不同會存在差異,如果經營者以“純天然、沒有副作用,多少天內減肥多少斤”來宣傳,就涉及虛假廣告。

邱寶昌介紹,普通食品不存在保健功能,非保健食品不能宣傳功能,即便是保健食品的宣傳,也不能超出相關部門覈准的功能,如果誇大就是虛假宣傳,誤導消費,涉嫌欺詐。

多人喫“神奇粉末”減肥進了醫院

張夢購買“神奇粉末”,源自今年1月看到的減肥廣告,銷售顧問在微信上告訴她,“神奇粉末”屬於草本配方,可以將張夢的易胖體質改成易瘦體質。

“神奇粉末”其實就是綠瘦集團售賣的“植物草本固體飲料”。在一些網站和視頻平臺的廣告中,經常出現“神奇粉末”的廣告:“媳婦狂減30斤,一天一次,竟靠一種粉末”“超真實!她沒節食沒運動,只用了短短30天,狂減40斤!”

這些廣告還提到,“該粉末由國內一家百強健康集團獨立研發,全力打造的頂尖技術減肥產品,目前幾乎供不應求,所以並沒有全面進行宣傳,目前只提供官方微信一個銷售渠道。”這些廣告內容下面會有網名、地區和排列順序完全一致的評價。

綠瘦廣告關於“神器粉末”的誇大宣傳。受訪者供圖

花了3200元兩次購買使用後,張夢在3月的第一個星期遭受了皮膚過敏、發癢,停用後症狀就消失了。張夢在網上搜索發現,像她一樣購買綠瘦產品後出現副作用的消費者很多,常見的有眼睛過敏、月經失調、嘔吐、拉肚子等症狀,多名消費者不得不住院尋求醫治。

來自四川的王雲就是其中之一。王雲於2019年3月中旬接觸到綠瘦產品,服用一個半月後,出現手腳發麻,腹痛、嘔吐、月經失調、腹瀉等症狀,拉肚子最多的時候一天十幾次。住院後,醫生得知她喫減肥產品,立即要求她停掉,並開了調理月經和止瀉藥,因爲王雲營養不良,還輸了一週的液。

回想購買之前,王雲曾詢問銷售顧問會不會有副作用,還告知對方自己做過手術,不能餓有低血糖等情況,對方表示這是純天然草本配方,十幾年的大牌廠家,沒有問題。

對方承諾,1個月內就能幫王雲從102斤減到85斤併成功塑形成模特身材。王雲嚴格按照綠瘦顧問的要求使用產品。期間有被要求過不能喫主食,不能喫飯,只能喫蘋果,甚至要求不喫等。

但前後花了85000多元的王雲並沒有瘦下來,“中間有瘦1斤左右,都是被餓的,節食兩次,每次都是一週。”王雲說,這件事成了她“一生的黑歷史”,隨時會被家人拿出來做反面教材,心理壓力非常大。

江西一名女子減肥備孕,也因爲綠瘦產品進了醫院。當地媒體報道,這名女子在一年多時間內,花了27萬元購買綠瘦減肥產品,聽從減肥顧問“不喫主食”的建議,減重20多斤,結果身體出現怕冷、低血糖、例假延遲等症狀。在當地醫院檢查發現多項指標不達標,“醫生說我的情況不適合懷孕”。而綠瘦集團迴應此事時表示,減重效果明顯,身體不適則可能是多方面因素引起。

同樣“減重有效”的還有李麗。去年10月吃了21天的“神奇粉末”,每天拉肚子,雖然瘦了近10斤,但現在出現脫髮、內分泌紊亂、月經失調等體徵,“例假從去年12月份再也沒來過了,身體的免疫力也嚴重降低,稍有氣溫變化,就感冒咳嗽好久不見好”。

消費者收到的標價不明的產品清單。受訪者供圖

層層減脂花費從幾百飆升到數萬

爲了瞭解“神奇粉末”的功效,新京報記者添加了多名綠瘦銷售顧問的微信,分別告知了不同的年齡、體重、發胖原因,即便如此,他們給出了完全一樣的減肥套餐,價格從600多元到800多元不等,並稱不用節食就能瘦,併發來了神奇粉末圖片,也就是“草本植物固體飲料”的產品。

新京報記者特意詢問綠瘦顧問還有沒有後續消費,對方都稱“一次性搭配好,瘦身後不需要其他產品。”

記者這樣的經歷,跟很多消費者一樣。王雲說,這就是當初被套路的第一步。

前後花了8萬多的王雲回憶,最先她只是花了350元優惠價買了一盒“草本植物固體飲料”,2019年3月18日一同到貨的,還有荷葉茶和決明子杏仁壓片糖果,收到貨后王雲被安排了一位資深顧問指導。

“一開始也沒有要求節食,吃了之後沒有效果。”王雲說,一星期後資深顧問建議她換產品,花了2960元,有果蔬套餐、抑菌粉飲料等。王雲吃了之後就開始拉肚子,顧問表示這是起效果了,細胞膜打開了。過了一週,顧問再次建議王雲購買分解脂肪的產品,王雲不想前功盡棄,又花了兩萬三千多元,購買了混合果汁、蛋白棒等產品,這期間,王雲被要求不能喫飯,也不能運動。

到此也沒完,10多天後,顧問稱開始代謝脂肪了,要把化成水的脂肪細胞代謝出來,這次的產品是果蔬飲品、壓片糖果、換食套餐等,又花了近兩萬元。這時,王雲的腹瀉、手腳發麻、頭暈、嘔吐的症狀更重了,只好停用減肥產品。

“顧問說中斷他們不負責,我如果不繼續,腎臟什麼的都會出問題,到時候叫我別哭着跪着去求他們。”王雲說,從2019年3月18日到現在4月22日,共換了四次產品,再加上美體衣等,一共花費了85810元。

同樣花費了近9萬元購買產品的林玉,也遇到了同樣的套路,銷售顧問承諾她100天內減重70斤,但喫完也只瘦了1斤。銷售顧問還向她推銷價值8萬多的產品,稱脂肪在腸道里面,排不出來很危險。協商後,對方優惠到35300元,並多次催促林玉交款。林玉越想越不對,上網查了之後才發現被騙了。

有消費者總結說,綠瘦顧問的銷售套路一般有三步:第一步稱提高代謝,改善體質;第二步要分解脂肪;第三步則是代謝脂肪。

還有消費者表示,顧問每次在電話溝通時,還會側面打聽收入情況,問有沒有副業收入,以此準備下一步推銷。

消費者收到的綠瘦減肥產品。受訪者供圖

多種產品共用批號個別許可證過期

消費者質疑綠瘦的推銷“套路”,對綠瘦的減肥產品,同樣也不放心。

新京報記者梳理髮現,王雲、林玉等人購買的綠瘦產品,大多爲固體飲料和壓片糖果,其產品批號大部分屬於食品類別,只有兩款產品屬於保健食品,也並非全由綠瘦自己生產,而是委託其他公司生產,使用的也是其他公司的批號。

在消費者收到的產品包裝盒上,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的身份是“總經銷商”。新京報記者通過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官網查詢,發現其中一款梅青梅混合果汁飲品的生產許可證已於2018年6月30日過期,但產品依然在售賣。

“神奇粉末”草本植物固體飲料的生產商,爲陝西國仁健康藥業有限公司。其一位招商經理介紹,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是其大代理,綠瘦在他們公司的拿貨價僅爲市場售價的2折,“保健品本來就是暴利”。

記者查詢注意到,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還是陝西國仁健康藥業的大股東,佔51%的份額。雖然“神奇粉末”拿貨價低,但綠瘦售賣給消費者並不便宜,在其“好享瘦”app上售價爲310元。

宣稱植物草本無危害的固體飲料。受訪者供圖

多名消費者的收貨清單也顯示,綠瘦產品的售價並不透明,有些產品在商城和app上查詢不到,能查詢到的商品售價多在300元以下,大部分只有幾十元。王雲提供的一份實付價格16300元的發貨清單上顯示,產品包含基因檢測服務套餐、綠瘦啤酒花壓片糖果等23種產品,但僅標明瞭數量,無單價。

綠瘦給消費者的產品中,由陝西國仁生產的還有決明子壓片糖果、麥苗果蔬酵素固體飲料、代餐奶昔、小分子膠原蛋白肽固體飲料等產品,共用一個生產批號,類別屬於食品。

作爲綠瘦的廣告主打產品,“神奇粉末”的主要配料爲:菊粉、荷葉粉、陳皮粉、抗性糊精、蜂蜜粉、萊菔子粉、決明子粉、酵母抽提物、金銀花粉、菊花粉、三氯蔗糖。憑藉着這些成分,該產品被包裝成一款對人體絕對沒有傷害的綠色減肥產品。

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中醫科醫師邱超平表示,菊粉、荷葉、陳皮、萊菔子、決明子這些成分有理氣通便的功能,單純用這個產品,不可能快速減肥。

中國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營養工程學院副教授朱毅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表示,一個人一個月減一到兩斤是比較健康的減肥節奏,如果能聲稱能快速減幾十斤,要留意可能違規添加了西藥類減肥藥,或者瀉藥。

記者查詢發現,早在2011年5月,上海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檢查中發現,“綠瘦”一款產品不僅假冒保健食品批准文號,而且在產品中查出“西布曲明”、“酚酞”等非法添加成分。當時有曾供職綠瘦集團的一名管理人員表示,添加違禁成分,就是爲了起到一定的減肥效果,留住消費者。

朱毅副教授表示,減肥產品可能使消費者短時間內達到減肥目的,但由於盲目節食,會對身體造成一些傷害,內分泌紊亂,更有些代餐產品營養結構不夠科學合理,長期食用容易導致營養不良。

綠瘦承諾減重效果的活動海報,受訪者供圖

絕對化語言宣傳減肥功效涉虛假廣告

在“神奇粉末”的廣告中,“喝了短短40天,整整瘦掉26斤”、“只需每天堅持使用,10斤,20斤,30斤,40斤,瘦身節奏,完全由自己把控!”、“無節食,不運動,輕鬆瘦”等廣告語頻頻出現,不少消費者因此入局。

在發現綠瘦減肥產品及銷售的問題後,很多消費者通過各種方式舉報、投訴綠瘦集團。

新京報記者查詢QQ羣發現,一個建於2016年的綠瘦維權羣目前已有100多人,目前還有人陸續加入。

羣主告訴記者,直到3月13日早上,還有人加入他們的維權微信羣,他統計了一份40餘人的維權名單,名單中消費者的受騙金額從2萬到20多萬不等,“有很多因爲這事兒離婚、傾家蕩產的”。

買綠瘦產品花了近2萬的李麗要求退全款被拒後,向綠瘦集團的屬地監管部門投訴也無果,在投訴前,李麗擔心證據不足還曾要求對方開了發票,收到的卻是新疆一家公司的發票。李麗在網上發佈減肥經歷並提及虛假髮票後,才獲退費12000元。

王雲也只拿回2萬多退款,“一出問題,就說給你地址把剩餘產品寄回,等我們把產品寄給他們,就翻臉了,想給我們退多少就退多少,不給退全款,一開始還只退我2萬多。”

王雲找了工商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消費者權益保護協會,綠瘦公司,經歷了一系列投訴、申訴、協商,無法獲得更多退款,王雲打算找律師起訴綠瘦集團。

針對上述消費者遇到的問題,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專家邱寶昌律師表示,不論是保健食品或者食品,都不能用絕對化的語言宣傳功效,減肥因個體因素不同會存在差異,如果經營者“以純天然、沒有副作用,多少天內減肥多少斤”宣傳涉及虛假廣告。

邱寶昌介紹,普通食品不存在保健功能,非保健食品不能宣傳功能,保健食品的宣傳不能超出相關部門覈准的功能,如果誇大就是虛假宣傳,誤導消費、涉嫌欺詐。消費者被誤導消費可以與經營者協商退款或者三倍賠償,主張權利,協商不好可以向相關部門投訴或者起訴經營者。

綠瘦集團產品問題曾被多次曝光

曾斬獲“中國保健品行業最具影響力企業”的綠瘦集團,究竟是何來路?

公開資料顯示,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09年,法定代表人爲皮濤濤,股東包括皮濤濤和廣東優創投資有限公司。

據媒體報道,廣東綠瘦的前身是一家只有3人的小型代理公司,2005年開始投資代理保健品銷售,2006年將其產品取名爲“綠瘦”。2007年開始,綠瘦開始通過雜誌和網絡吸引潛在的客戶撥打400電話或登錄網站,向他們兜售綠瘦減肥產品。

此後,“綠瘦”產品迅速躥紅。有數據統計,2008年底其年度銷售額突破1億元,並自2009年起連續五年成爲全國瘦身產品網銷冠軍,並斬獲中國保健品行業最具影響力企業榮譽。皮濤濤曾向媒體表示,2012年銷售額突破3億元,公司正爲IPO做準備。

如今,綠瘦在其官網上的介紹是一家以大數據爲核心,集體重管理產品研發、生產、銷售、服務於一體,致力成爲專業體重管理服務企業。

工商資料顯示,與法定代表人皮濤濤相關聯的有43家企業,有29家存續,其中微雅貿易(廣東)有限公司,目前在網絡上以“微雅官方”企業微信推銷綠瘦減肥產品,其關聯企業風險達上百條,有失信被執行人、限制高消費、被起訴、股權凍結等信息。

新京報記者查詢裁判文書網,發現綠瘦集團曾因侵犯他人著作權打廣告、擅自使用他人商標銷售假冒產品、買賣合同糾紛等問題被起訴。

除了上文提到的2011年綠瘦產品非法添加違禁成分外,有媒體還報道了綠瘦集團涉及的投訴問題,稱根據原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12315”消費者申訴舉報指揮中心的統計數據,2011年3月至2012年3月,該中心共接到關於“減肥”消費投訴案例705宗,涉及綠瘦的有125宗,約佔投訴宗數的17.7%。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綠瘦並沒有實體店,基本上都通過網絡銷售。前述綠瘦中高層管理人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綠瘦”每年的廣告投放量上億元,“綠瘦”無直營實體店,銷售全靠電子商務和電話銷售,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爲了躲避監管,“因爲它的很多產品都存在沒有批號或是套號的嫌疑”。

2013年,據中央電視臺《整點新聞》欄目報道,廣州綠瘦的產品“綠瘦玉人膠囊”批號過期,其他大部分產品沒有國家有關部門的批號。

2012年、2013年被媒體集中曝光後,綠瘦依然活躍在減肥市場中。2016年之後,關於綠瘦產業升級、做公益活動、堅守體重管理等宣傳文章大量出現在網絡上,一位消費者告訴記者,一開始她曾搜過綠瘦的產品,但沒發現什麼負面信息。記者注意到,很多關於綠瘦的負面信息點開後是空白頁。

3月15日,就相關情況,記者撥通綠瘦集團年報中公佈的企業聯繫電話試圖得到迴應,但對方得知記者身份後直接掛斷。

今年1月份,一位消費者購買了“神奇粉末”減肥,收到貨後發現是綠瘦集團的產品,“十年前就用過,但一斤沒瘦”,她立即要求退款。但其顧問表示,現在和以前不同,方案已經升級,並承諾無效退款。懷着僥倖心理吃了之後,她發現依然沒有效果,反而更胖了。

董耔驛 本文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董籽驛_NA379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