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江南水乡童年的无意识中萌芽,到毕业后闯荡西南,再到定居岭南,怀揣着文学梦辗转多地,作家盛慧最终也成为了“闯广东”热潮中的一员,在“故乡”与“他乡”的文学版图里自由切换。从江南水乡到西南闯荡,再到岭南定居,作家盛慧怀揣着文学梦辗转多地,最终成为了“闯广东”热潮中的一员,在“故乡”与“他乡”的文学版图里自由切换。

原标题:【羊角送青云】盛慧:用文字表达对时代的温情与敬意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景瑾瑾

从江南水乡到西南闯荡,再到岭南定居,作家盛慧怀揣着文学梦辗转多地,最终成为了“闯广东”热潮中的一员,在“故乡”与“他乡”的文学版图里自由切换。在他看来,重视当下经验尤为重要,“写历史固然有其价值和意义,但书写当下更难”。

【人物简介】

盛慧,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专业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风像一件往事》,书法评传《书者如也》等。曾获广东青年文学奖、广东小说奖、广东散文奖,入选“岭南文学新实力·十位青年作家”。

【经典语录】

“南方”是我写作的一个重要特性,“南方”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地理的概念,而是一个心灵磁场。我出生于江南,曾在西南工作,现定居在岭南,我将“江南”比作母亲,将“西南”比作父亲,将“岭南”比作妻子,这三个地方的文化都是我写作的重要资源。

壹 《闯广东》记录普通人奋斗故事

“两天之后,广播里终于响起了步步高的音乐——广州到了。谢闯激动不已,他迫不及待提着箱子跑到门口。”上世纪80年代开始,无数人带着梦想南下打工,形成了独特的“闯广东”现象。盛慧的长篇小说《闯广东》2015年在《十月》杂志首发,随即引发关注,有评论家称其为“广东版《平凡的世界》”。

“广东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但问题是对正在经历的东西,我们往往是没有感觉的。”在盛慧看来,来往广东的奋斗者应该被关注,于是他写下《闯广东》,通过主人公谢闯这一普通人的奋斗故事,折射出伟大而复杂的时代风云,“处处都渗透着我对时代的温情与敬意”。

能写成《闯广东》,与盛慧曾经在佛山的《打工族》杂志工作的经历密不可分。为了解打工者的故事,盛慧曾在《打工族》杂志上发起主题为“闯广东”的征文活动。这些打工者写的作品可能文学性不强,但是很有原始质感,能够感觉到他们对精神世界的渴求。

“当时有一个人的来稿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写了到广东奋斗18年的故事,尽管文学性不强,但故事很有时代价值。”盛慧表示,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这位投稿人竟与自己同住一个小区,于是他开始深入了解对方在广东的奋斗故事。这也成了《闯广东》的原型。

贰 写作要把句子的手艺做到极致

“对世界怀揣着巨大的善意,珍视生命中的微光。”在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看来,盛慧的写作真诚、舒展、优美,文字细腻,情怀广大。

“江南文化对我的影响是根本性的,但我并不满足,我就像一条鱼一样到处游,游进了不同的水域,感受不同的水温。”盛慧1978年出生于江苏宜兴,毕业后去了贵阳,2004年应聘来到了佛山,如今已定居佛山。从江南水乡童年的无意识中萌芽,到毕业后闯荡西南,再到定居岭南,怀揣着文学梦辗转多地,作家盛慧最终也成为了“闯广东”热潮中的一员,在“故乡”与“他乡”的文学版图里自由切换。

截至目前,盛慧创作的作品已有500多万字。其中,散文集《外婆家》2020年初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后,受到读者热捧。与此同时,他也创作出一些关于佛山本地文化的作品,包括《岭南的乡愁——佛山古村落》《蔡李佛传奇》等。

据盛慧透露,他当下正在创作一部长篇小说《风叩门环》。我国的老龄化问题日益突出,但关注他们的文学作品却比较少。《风叩门环》试图以一个村庄作为样本,记录老人们独特的情感轨迹,从而折射出中国当代乡村老年人的生存图景,唤起我们对远去的亲人、对故乡的深情追忆。

“这个作品是写给我外婆的,主要写从我外公去世到外婆去世五年之间的故事。今年春节前已完成初稿,现在正在‘窖藏’,等半年或者一年后,再拿出来从头修改。”盛慧说,写作时,要学会自己跟自己较劲,小说里的每一句话,都要反复去推敲,把句子的手艺做到极致。”

编辑:a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