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每次查房时,看到患者们发自内心地感谢解放军,楚立云会觉得自己确实尽到了自己分内的事儿,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每一位患者,这是她的职业操守。楚立云所在的科室中,80岁以上老人有23名,生活不能自理的患者有12名,此外,还有一些患者的家庭在这次疫情中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不仅要战胜病毒,更要帮他们战胜“心病”。

楚立云护士长近照。

4月4日上午10点,听到远处传来的防空警报声,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感染七科护士长楚立云停下了脚步,为牺牲在这场战疫中的同胞默哀。

36年的临床护理经历,楚立云目睹过无数次的生离死别,她曾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很理性地面对生死无常,可在这场战“疫”中,感受着一个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坚强乐观的她无数次流泪、心碎……

闭上眼睛,在光谷院区战斗40多天的点点滴滴和一位位患者的面容相继浮现在脑海中,楚立云的眼角也又一次湿润了。

在这场疫情中,武汉市不幸遇难的患者已达2500余人,无情的数字背后,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有一天,73岁的陈爷爷突然独自搬着凳子坐到了西走廊尽头的窗户边。值班护士龙黎发现后,虽然很想让老人多晒会儿太阳,但因为院感规定走廊属于“黄区”,她便过去劝老人回病房休息。

可是,平日里很配合的老人这次却一反常态,始终默不作声。感觉到不对劲的龙黎上前握着老人的手,“叔叔,你今天是不是不开心?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听到这句话,老人的情绪控制不住了,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我老婆走了,我今天刚知道,我想晒晒太阳。”

楚立云蹲在一位老年患者身边陪着他,稳定患者情绪。

这时,正在查房的楚立云走了过来,得知老人的情况后,她蹲在老人身边陪着他。陈爷爷几次想要推她回去,楚立云都很执着地说:“我虽然不能分担你心里的痛苦,但我懂失亲之痛,我陪着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那天的夕阳下,陈爷爷坐在椅子上哭,楚立云蹲在他身边陪着落泪,两个挨的很近的身影,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

半个小时后,老人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看到护士长“赖”在身边就是不走,便主动提出回病房。因为蹲的时间太长,楚立云的腿早就麻了,起身时险些摔倒。

回病房后,老人没有心情吃饭,楚立云就把饭给他拿到床头,“你不吃我就不走,我知道这个时候我逼着你吃也是强你所难,但是你必须要坚强。”看到楚立云这么“硬核”的劝导,老人再一次哽咽了,“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们,我哪能不坚强。”

听到老人的这句话,楚立云再一次感觉自己没有白来,“再苦再累再危险,都值了。”

白衣战士逆行而上,不仅缓解了前线医护人员压力,更是用自己的担当,温暖着每一位患者。楚立云认为,当患者发自内心地为医护人员“点赞”时,会迸发出强大的精神力量。

楚立云鼓励年轻患者战胜病魔。

在“红区”,楚立云总能用自己的气场和亲和力“摆平”各种问题。科室里收治了一个96年的小伙子。他来武汉出差时不幸被感染,不敢告诉家里,又刚和女朋友分手。刚从隔离点转院过来时,心灰意冷的他情绪极不稳定,甚至想轻生。楚立云听说后,赶忙穿上防护服进去。看到有人来“增援”,小伙子就想往外冲,楚立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1米9高的小伙子按到了床上。“孩子,你有什么委屈就跟我说。”一声“孩子”,让患者稍微老实了一点。随后,楚立云继续开导他,当发现护士长年龄比自己妈妈都大时,小伙子的情绪明显稳定了一些。楚立云趁机和他“约法三章”:听话配合治疗、不做过激行为、有事儿随时打电话。小伙子听后笑着又加了一条:“等我好了,阿姨要给我介绍对象!”达成一致后,楚立云和这个小伙子认真地“拉勾”为证。

此后,每次查房时,楚立云都要重点关注这个小伙子,给他带些爱喝的饮料,尽可能满足他的要求,还经常帮他疏导心理压力。出院时,小伙子不好意思当面向照顾他的护士姐姐们道谢,便通过微信给楚立云护士长发了一段长长的感谢信,概括起来便是一句话:“在这里,我有家的感觉。”

楚立云护士长展示患者写的感谢信。

家,看似平常的名词在这场疫情下实在是弥足珍贵。楚立云所在的科室中,80岁以上老人有23名,生活不能自理的患者有12名,此外,还有一些患者的家庭在这次疫情中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不仅要战胜病毒,更要帮他们战胜“心病”。病房里,楚立云和她的队员们,用自己的一片真心,让曾素不相识的患者们,打心底里感受到“军民一家亲”。

每次进红区时,楚立云都会在防护服上认真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电话并标注:“有事请呼我”。来武汉的这些天里,楚立云的电话24小时开机,许多患者都加了她的微信,还经常有只会用老年机的患者给她打电话咨询病情。

听说有患者失眠,楚立云会为她精心挑选些有助于睡眠的音乐;听说有人计划要二胎,楚立云主动把自己女儿前段时间准备的优生优育“攻略”打印出来给她。一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特别喜欢翻垃圾箱,拦不住、劝不动,楚立云就和护士们就耐心地在她身后跟着,随时保护她。

楚立云鼓励患者战胜病魔。

一位34岁的女士,在这场疫情中家庭遭到了极大变故,觉得自己无依无靠的她在病房里沉默寡言。了解到女孩的家庭变故后,楚立云会经常在微信里和她聊天,给她发一些调节心情的短视频,鼓励她坚强的走下去。出院那天,女孩紧紧抱着楚立云,哭着说:“不会有人再像你这么关心我了!”楚立云和她约定,“我们一定要保持联系,有什么苦随时和我说,你一定要相信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如果来青岛了一定记得联系我!”

有机会来青岛,我带你参观海军博物馆,看海底世界,看看青岛的樱花……类似的约定,楚立云和许多患者都许下了。短短几天的相处,她们既是生死患难之交,更把彼此当成了亲人。翻看楚立云的微信聊天记录,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护士长”的称呼被姐姐/妹妹所替代,转换无比自然。

每次查房时,看到患者们发自内心地感谢解放军,楚立云会觉得自己确实尽到了自己分内的事儿,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每一位患者,这是她的职业操守。“只有坚守自己的职业操守,才是对这身军装的尊重。”

楚立云与患者在留言墙前。

感染七科病房中有一面留言墙。每名患者在出院前,都会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愿望。曾有患者问她们,“许的愿都能实现吗?”楚立云告诉他:“我们是海军,有时会去远海执行任务。我们会带上这些愿望回家,等下次出海时,我们会在‘星辰大海’中放下满载希望的漂流瓶,很‘灵’的!”

随手抽出一条卷起来的心愿签,上面写着,“武汉的春天,将会没有疫情。”

护士长楚立云和她的队员们,用一片真心温暖着每一名患者。

庚子之春,江城多难。白衣执甲的解放军悄然而至,用自己的一片真心,陪伴并守护着武汉人民熬过漫漫寒夜,待万物复苏、家国清明,她们再同赏一片樱花,用武汉的鸭脖佐一袋青岛原浆。

楚立云护士长近照。 责任编辑:刘上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