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目前是中東地區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感染人數直逼6萬,死亡超過3600人。雖然最新統計顯示新增確診病例數已連續6天下降,但伊朗政府和軍方的大部分資源仍被國內“抗疫”工作牽制,基本無暇再顧及與美國、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進行“代理人戰爭”。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蟄伏多時的以色列突然出手了。據伊朗法爾斯通訊社4月5日報道,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前指揮官蘇萊曼尼的“親密夥伴”、被稱爲中東新一代諜王的黎巴嫩真主黨情報指揮官阿里-穆罕默德-尤尼斯當地時間4日遇刺身亡。伊朗革命衛隊和真主黨均認定是以色列特工或特種部隊發動了越境斬首,特拉維夫當局則照例未對此作出迴應。尤尼斯是在黎巴嫩南部納巴蒂耶獨自駕車時遭遇的伏擊。當地消息人士表示,尤尼斯當時開着一輛敞篷小汽車行駛在道路上,數名蒙面槍手突然從路邊衝出持槍掃射,在不到一分鐘內就將其擊斃,小汽車也被打得千瘡百孔。俄衛星通訊社阿拉伯語頻道補充報道稱,槍手的戰術動作非常嫺熟,使用的是AK-47等俄製自動武器。俄海外情報局匿名官員表示,從初步收集到的情報分析,以色列情報和特殊使命局(摩薩德)出手的可能性最大。尤尼斯主要負責黎巴嫩真主黨的反間諜工作,以色列間諜機構在與其的多年暗戰中結下“血海深仇”。

尤尼斯的遇害引起黎巴嫩真主黨領導層震動,領導人納斯魯拉於當地時間5日晚發表電視講話,發誓要讓兇手“血債血償”,無論他們會逃到地球的哪個角落。伊朗媒體介紹稱,尤尼斯是真主黨內部最資深的情報指揮官之一,曾與已故的蘇萊曼尼將軍合作多年。在敘利亞2011年爆發內戰之後,蘇萊曼尼穿梭於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國之間,組建起強大的海外武裝力量,抵抗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美國盟友在敘利亞發動的“代理人戰爭”。尤尼斯在此期間主要負責黎巴嫩真主黨武裝在敘利亞境內作戰的情報支援工作,曾與摩薩德、美國中情局和沙特情報機構有過多次交鋒。《耶路撒冷郵報》援引以色列軍方人士報道稱,在蘇萊曼尼被美軍刺殺以後,尤尼斯取而代之成爲伊朗陣營的新一代諜王,與聖城旅現任指揮官加尼將軍繼續保持密切合作。雖然以色列軍方和情報部門拒絕就此事發表任何評論,但以色列媒體援引消息人士報道稱,伊朗身陷嚴重疫情危機給了特拉維夫方面動手的“良機”。由於擔心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伊朗革命衛隊海外部隊近期大大減少了在敘利亞、伊拉克和黎巴嫩的活動,包括尤尼斯在內的黎巴嫩武裝指揮官也大多處於“等待激活”的狀態。他們周邊的安保力量也因同樣原因被削弱。前述人士強調,在這樣的特殊情況之下,以色列情報部門更容易鎖定尤尼斯的位置,掌握其行蹤,直至突然實施斬首暗殺。

半島電視臺援引分析人士的觀點指出,美軍今年1月以無人機斬首的方式暗殺蘇萊曼尼,在中東地區打開了“潘多拉魔盒”。此後伊朗陣營與美國陣營陷入長時間的報復與反報復暴力循環。在伊拉克,美國駐軍基地和使領館近來連續遭遇數十次火箭彈襲擊。美軍爲此不得不先後放棄至少6個基地,外交官員至今仍未返回位於巴格達的大使館。爲了反擊美國認定的“幕後黑手”伊朗,美軍戰機對伊拉克什葉派武裝、真主黨在該國的海外部隊進行了數次空襲,炸死炸傷上百人。在華盛頓和特拉維夫看來,什葉派武裝、真主黨武裝、胡塞武裝以及敘利亞親政府準軍事部隊均以德黑蘭的馬首是瞻,被全部劃入伊朗海外部隊及盟軍的範疇。因此,分析人士認爲不能排除的一種可能是,美國與以色列聯手實施了對尤尼斯的暗殺行動。

中東媒體稱,真主黨旅和什葉派武裝剛剛對伊拉克境內的美軍發出警告,誓言將全力趕走外國“侵略軍”。黎巴嫩真主黨情報指揮官在這個時候遇刺身亡,恐怕會引發更大規模的襲擊浪潮。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