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曾光教授表示,從高級別專家組提出封城建議時,武漢確診病例大概不到300例,到後續確認病例數逐漸增長,火速建成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方艙醫院,疫情形勢變化快,控制得也非常快,對“四類人員”的集中收治和隔離,4萬多醫務人員的馳援,“兩個多月的時間,滄桑鉅變。作爲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教授當時參與建議了武漢的封城舉措。

作爲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教授當時參與建議了武漢的封城舉措。在這個英雄城市經歷了一場艱苦卓絕的戰疫後,曾光教授如今又見證武漢“解封”,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他很有感觸地說,“武漢的封城、‘解封’,不管對武漢這個城市,還是對於其他地區來說,都可以說是一次天翻地覆的變化。”

武漢“解封”後會出現病毒擴散嗎?中國疾控中心專家迴應

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

曾光教授表示,從高級別專家組提出封城建議時,武漢確診病例大概不到300例,到後續確認病例數逐漸增長,火速建成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方艙醫院,疫情形勢變化快,控制得也非常快,對“四類人員”的集中收治和隔離,4萬多醫務人員的馳援,“兩個多月的時間,滄桑鉅變。”

“需要提醒的是,雖然武漢‘解封’了,但目前全國防控還沒有放鬆,只能說武漢解封意味着武漢的疫情防控趕上了其他地區的步伐,但是還不到放鬆的時候。從武漢外出的人員還是要遵守前往地的防控措施。”曾光教授介紹。

很多人擔心,武漢“解封”後隨着大量人員流動,會不會出現一些攜帶病毒擴散的情況,曾光教授表示,“我覺得這種概率是非常低的,不必過於擔心。當然,也不能說絕對排除這種可能性,因爲我們對新冠肺炎這種疾病的認知還不夠充分,不能排除一些特殊情況的出現。”

“武漢過去是病毒高度集中的地方,但已經轉化成確診病例,基本得到控制了。無症狀感染者成爲我們現在的防控重點之一,但它不影響武漢的‘解封’進程。因爲目前無症狀感染者的羣體規模、病情程度、傳染性沒有嚴重到那個程度,一旦發現都可以控制。”曾光教授表示。

這次疫情能快速得到控制,也跟總結歷史教訓有很大關係。1967年,中國流行性腦脊髓膜炎爆發流行,當時造成300多萬人感染,16萬人死亡,那是血的教訓。“就是因爲記住了這些教訓,專家組提出封城建議後,能很快被中央採納,現在回頭看這是非常英明的。這場防疫戰可以稱得上是一次非常漂亮的大勝仗。我國從開始時全球最嚴重最被動的情況下,一下子翻轉了。”同時曾光教授進一步表示,武漢“解封”不意味着疫情結束,只要全世界不結束,中國就結束不了。

新冠病毒是無差別傳播的,不管貧富、不論種族,這也要求我們繼續觀察研究,加強防控意識的同時提高醫療救治水平,才能徹底打敗病毒。(****健康客戶端)

武漢“解封”後會出現病毒擴散嗎?中國疾控中心專家迴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