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網訊(記者 莫韶華)鄭州緯一路東段被市民笑稱“天屎之路”。“啪啪啪”,從兩側高大粗壯的法桐下走過,不少市民會“中招”,白花花的鳥屎滴到身上。在這裏工作的環衛工苦笑說,“除了打掃路面,還要清理路面、擦欄杆,工作量很大,我們的帽子、衣服上滴的都是鳥屎,每天都得洗澡、洗衣服。沒辦法,習慣就好了。”

【環衛工人】

工作量加大 邊擦邊滴 有天早上撿到8只跌落的幼鳥

大河網記者在現場看到,有4名環衛工在打掃衛生。一名在這條路上工作了六七年的環衛工人說:“工人早上三四點起來先掃地,吃完早飯開始擦護欄上的鳥屎,但是不一會兒就又成白的了,有時候擦着滴着,工人確實辛苦。”

另一名環衛工說:“雖然辛苦,但是民間有傳言,鳥兒有吉祥、長壽的意思,在哪兒抱窩,說明那裏的風水好,所以以前人們會在門窗上貼鳥形的窗花。”

而且,不少人都表示在這裏撿到過跌落的魚和幼鳥,一名環衛工人說:“有天早上我來幹活,撿到了8只跌落的幼鳥。”

【路人】

成抱窩之地因環境好、法桐承重力強、市民包容度高

其實,幽幽經緯路,記錄了省會遷鄭65年來居民的生活變遷,道路兩旁的法桐有60多年樹齡,是鄭州最早一批栽種的法桐。走在這條路上,汽車的轟鳴聲等各種嘈雜的聲音都會被拋在腦後。在這幽靜的道路上,彷彿置身公園一般,承載了很多老鄭州人的童年記憶。

現在,以緯一路經五路口爲中心成了成羣結隊的候鳥抱窩地。經八路巡防隊工作人員李四信對這一帶非常熟悉,他告訴記者:“這些鳥在這兒‘定居’近20年了。這一片環境優美,而且法桐高大粗壯、承重力強,適合鳥兒抱窩,最重要的是居民素質較高,寬容度強,不會驅趕它們。”

說起這“天屎之路”對居民和行人造成的影響,李四信說,這裏的居民現在出門沒有不戴帽子或不打傘的,小學生都把書包頂頭上一路小跑,以前甚至發生過路人擡頭觀察鳥糞滴到嘴上的情況,令人哭笑不得。停在樹下的車更是遭殃,不一會兒車就一身白。因爲鳥糞中有酸性成分,滴在樹幹和樹葉上,前幾年把經五路西南角的兩棵樹“燒”死了。

【專家】

國家三有保護動物夜鷺,3月來北方10月回南方,4—7月份繁殖

那麼,這些鳥兒是什麼品種?爲什麼會選擇在這裏抱窩?這些跌落的幼鳥如何處理呢?

大河網記者採訪了鄭州市林業局野生動物救護站站長董朝偉,據他介紹,這一片的鳥類主要是國家三有保護動物夜鷺(即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它是一種夏候鳥,每年3月份到北方來,10月份到南方去,4—7月份繁殖後代。

“這種鳥兒具有典型的羣居性、戀巢性,在這兒繁殖後代是因爲對這兒‘有感情’,明年還會回來,甚至會帶同伴一塊來。”董朝偉說,“夜鷺是夜行性鳥類,主要以蛙類、小魚、小蝦、水生昆蟲爲食。它們白天休息,晚上會帶着小鳥飛到黃河邊‘散步’覓食,鍛鍊‘孩子們’的捕食能力。它們的糞便中含有少量尿酸鹽,稍有點腐蝕性。”

【呼籲】

人和動物和諧相處,如何分類救助跌落幼鳥?

大河網記者在經五路緯一路東南角的金水路派出所門口看到一隻藍色的箱子,上面標有“河南省野生動物救護中心”的字樣,裏面有一隻成鳥正在“休息”。民警告訴記者,“這隻鳥受傷了。市民發現受傷的夜鷺或者幼鳥時都會放到這個箱子中,送往野生動物救護站,由專業人士處理。”

那麼,如何處理這些跌落的幼鳥呢?董朝偉說:“原址救護和親子救護是最好的救護辦法。有些剛出生的小鳥比較淘氣,跌落下來會摔死,這是自然現象,我們愛莫能助;對於翅膀稍微長大一點的幼鳥,建議居民把它們先放到紙箱裏,再把紙箱放到周圍的樹幹上,大鳥會來餵食和救助。它們不吃人工投喂的食物,只吃大鳥咀嚼反芻的食物。”

最後,董朝偉還不忘通過大河網呼籲市民:“同在藍天下,人和動物要和諧相處。鳥類是咱們的朋友,雖然無法讓鳥兒講衛生,但是一年它們就在這裏待幾個月的時間,希望大家能以一顆寬容的心來包容它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