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除了這首婦孺皆知的《滿江紅·怒髮衝冠 》,岳飛另有一首鮮爲人知的《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鳴》,更是他人生處境的真實寫照。白首爲功名:岳飛熬白了頭,只爲收復失地、報效國家。

雖說,前有姜維“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後有辛棄疾“提筆能寫名篇,執劍敢殺敵寇”,但是,畢竟姜維略輸文采,辛棄疾稍遜軍功,古往今來,真正稱得上文韜武略的歷史人物不多,而岳飛堪當佼佼者。

論軍功,岳飛盡忠報國,投身抗金,一生戰績斐然,北伐中成功收復了襄陽周邊六州以及洛陽周邊,紹興十年,他更是劍指開封,離雪恥只差一步。論文采,岳飛則有名作《滿江紅·怒髮衝冠》傳世: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擡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此詞上闋寫對時局的悲憤和對現狀的痛惜,下闋寫對敵人的仇恨和對雪恥報國的決心。岳飛的這首《滿江紅》,用最生動的語言寫出了最澎湃的情感,無論從文學價值來看,還是從思想價值來看,都不愧爲千古絕唱,是家喻戶曉的宋詞名篇。除了這首婦孺皆知的《滿江紅·怒髮衝冠 》,岳飛另有一首鮮爲人知的《小重山·昨夜寒蛩不住鳴》,更是他人生處境的真實寫照。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

白首爲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絃斷有誰聽?


《滿江紅》豪放,《小重山》婉約,《滿江紅》正當壯懷激烈,《小重山》卻已心灰意冷。因爲《小重山》是岳飛創作於議和聲起、收復無望之際。

當時,岳飛已經收復了黃河以南的大片國土,形成了西起川陝,東到淮北的抗金戰線,可正當他準備大舉北上滅金、收復中原時,宋高宗趙構卻採納了奸相秦檜的建議,決定宋金議和,停止北伐。投降派當道,主戰派接連遭受迫害,王庶、張戒、曾開、胡銓被罷免、除籍、編管被殺害,岳飛有兵不能動,有苦無處說,只能眼看着復國有望的大好形勢付諸東流,於是,他把心中的怨恨與無奈,都傾注在了這首《小重山》裏。


昨夜寒蛩不住鳴:昨夜的蟋蟀不住地哀鳴。鳴聲背後,是岳飛無可奈何的悲哀。

驚回千里夢,已三更:我從趕赴千里外殺敵抗金的夢中驚醒,此時已經是三更天。夢中場景,正是岳飛難以繼續的報國之志。

起來獨自繞階行:夢醒後,起身獨自繞着臺階漫步徘徊。午夜裏的踽踽獨行,恰似岳飛政見上的形單影隻,皇上主和,縱然我能敵千軍萬馬又如何?

人悄悄,簾外月朧明:四周靜悄悄,唯有月色正朦朧。死一般的寂靜襯托出岳飛的心灰意冷,朦朧的月色正如他心中不滅的報國之志,是指引他前行的唯一明燈。

白首爲功名:岳飛熬白了頭,只爲收復失地、報效國家。但事到如今,一切成空。

舊山松竹老,阻歸程:家鄉山上的松竹已蒼老,怎奈議和聲起、阻斷了歸程。本來有機會收復故土,卻因自己人的阻礙而功虧一簣,岳飛的悲憤可想而知。

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絃斷有誰聽:我想把滿腹的心事寄託在彈奏瑤琴一曲上,只可惜,高山流水難遇知音,縱然我把琴絃彈斷,又有誰來聽?皇上不理解岳飛,他空有報國之志,無人訴說,無處施展。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不讀《滿江紅》,不知岳飛之怒。白首爲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不讀《小重山》,不知岳飛因何而怒。

山河被侵佔,故土被踐踏,但只要君臣一心,文臣武將齊心協力,就有復國雪恥的希望。但是,偏偏君臣離心,文臣武將政見相左,岳飛半生的努力與付出到頭來都成了枉然,他悲壯志難酬,他恨復國無望,他更怒人性自私,大好前程最終竟然毀於內鬥。

參考資料:《全宋詞》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