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警惕!美国油企接连破产,或掀新一轮能源企业债违约潮

在上周WTI 5月原油期货“一夜暴负”后,又一家美国油气企业申请破产,成为在本轮油价暴跌中又一家倒下的美国能源企业。

而比美国能源企业接二连三破产更令市场担忧的则是其发行的企业债出现大规模违约潮,并波及一段时间以来岌岌可危的美国企业债市场的风险。

500多家美国能源类企业或破产

近日,美国海上钻井承包商戴蒙德海底钻探公司(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申请破产保护。此前,其已因未能及时支付5亿美元能源债利息,遭穆迪和标普下调了债券信用评级,并触发了30天宽限期,若在宽限期内无法偿还债务则会违约。

根据破产保护申请文件,其负债26亿美元,其中有20亿美元为债券形式,最近价格跌至不良水平,处于0.12~0.13美元之间。然而,其持有的现金只有4.35亿美元左右。

该公司表示,在疫情暴发、油价暴跌的当前,市场对海洋钻油平台和钻井船的需求枯竭,美国近海石油生产商因而纷纷关闭位于墨西哥湾的海上油井,从而显著影响了其现金流。申请破产保护是最有利于股东的选择。

事实上,在低油价中倒下的美国能源类企业早已不止其一家。此前,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也已申请破产保护,连美国页岩气革命的领导者——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也已向债务重组顾问寻求帮助。

而这可谓是本轮美国页岩油狂欢告一段落后,美国油气企业在低油价袭来时面临困境的一个缩影。

过去3年中,美国的钻探热潮使国家的石油产量提高到创纪录的每天约1300万桶,但回报率却不断下降。因此,美国仍在运营当中的石油钻井平台数量正迅速下降。

美国油服企业贝克休斯数据显示,至4月24日当周,美国石油钻井平台数较上周再减少60座至378座,已录得连续六周下降,降至2016年7月底以来新低。

事实上,贝克休斯今年一季度的业绩也不尽如人意。由于油气价格大幅下跌和疫情影响,其在一季度的净亏损达102亿美元,而2019年一季度其利润为3200万美元。

其他油服提供商今年第一季度也创下巨额亏损的记录。斯伦贝谢计入85亿美元的费用,主要涉及商誉、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的减值,并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净亏损74亿美元;哈里伯顿计入11亿美元的税前减损和其他费用,以进一步调整成本结构以适应当前市场状况,并公布2020年第一季净亏损10亿美元。

大量美国页岩油的中端企业面临着巨大压力。此前,西方石油宣布削减超过85%的股息,阿帕奇公司、德文能源公司和墨菲石油公司等也在加入成本削减的行列,都宣布大幅削减了30%或更多的资本预算。

能源Rystad Energy不久前表示,若油价跌至20美元,到2021年底将有533家美国石油勘探和生产公司面临破产;若进一步跌至10美元,预计将有超过1100家页岩油企业倒闭。

而目前,截至第一财经记者28日发稿时,WTI 6月原油期货仅为10.93美元/桶。

美国能源企业违约潮将至?

在能源企业“压力山大”的背后,更令市场担忧的则是美国能源企业爆发债务违约潮。

据国盛证券研报数据,美国能源行业企业债存量规模达8043亿美元,其中,97%以上与油气企业债相关。

上述数据还显示,美国能源企业债中,高收益债(BB及以下)占比达31.2%,高于整体企业债市场的21.5%。与此同时,2020年美国能源行业共有448亿美元企业债到期,大幅高于2019年的293亿。其中,投资级为307亿,高收益为141亿。

穆迪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北美石油勘探和生产企业有860亿美元的债务将在2020年至2024年期间到期,管道企业还有1230亿美元的债务将在同一时期到期。

更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能源企业债发行量在美国高收益债市场中占比最高。据彭博的数据,截至2020年3月10日,美国能源企业高收益债的存量规模为3878亿美元,占美国高收益债总规模(23580亿美元)的16.45%。

然而,在低油价和疫情影响下,能源企业的偿债能力却面临巨大压力。

据国盛证券研报数据,截至2020年2月,美国6大页岩油产区的平均成本价为46.6美元/桶,成本最低的产区East Eagle Ford的成本价也达32.4美元/桶。而上述成本仅为“井口成本”,还未包括运输、仓储、管理等费用。因此,页岩油企业的实际盈亏平衡油价要更高。

与此同时,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标普能源指数的资产负债率、债务/EBITDA均已升至仅次于2016年的历史第二高位,而流动比率在2016第二季度后持续下降,已低于历史均值和中位数水平。这表明当前美国能源行业的债务水平较高,且现金流状况较差。

基于此,分析师普遍预期,若油价无法反弹至美国页岩油成本线之上,近期将有更多油气企业陷入之债务危机,其债券违约的风险也将因此上升。

国盛证券熊园团队就警示称,历次油价暴跌后能源企业债均出现大规模违约,例如2001~2002年、2008~2009年、2015~2016年和2018~2019年。其中,在2015~2016年间,共有211.3亿美元的能源企业债券发生违约,占能源行业高收益债的比重接近10%。“当前WTI原油价格下跌速度超过2015年,3月的平均油价已低于2016年2月的最低点,再叠加当前能源企业现金流状况明显差于2016年,违约风险一触即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也认为,若油价维持在目前的低位,美国能源企业的经营状况也会受到严重打击,从而影响其债券的违约率。“实际上,由于已经发生的风险,美国能源企业继续从债券市场获得融资的渠道已经被暂时切断。”

标普评级表现分析师冈特(Evan M Gunter)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2020年美国企业债18个行业中有15个行业均面临负偏差,即行业中获得负面展望的债券发行者的比例均上升。而由于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大流行和油价暴跌,油气行业是面临负偏差最严重的3个行业之一。

他向记者介绍称,今年第一季度,美国油气行业共有41起评级下调,而上一季度仅为11起。虽然被降级的大多数是原本评级为“B+”及更低的发行人,但其中有9起涉及投资级债券发行人,并且有4起都因降级成为“堕落天使”。

“油气行业负偏差在第一季度增长最大,上升了32个百分点。 ”他并预计原油价格战将进一步恶化,再叠加疫情,今年第二季度原油需求还将大幅下降。基于此,其将WTI原油期货和布伦特原油期货的价格预期分别下调了10美元/桶至25美元/桶和30美元/桶。

他称,考虑到投资者的负面情绪、资本市场准入情况以及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担忧,美国油气行业的投资级企业债的降级可能会比2015~2016年的上一次降级潮更为严重。同时,高收益债券发行人,尤其是那些没有采用套期保值的发行人和债券即将到期的发行人,最可能会面临连环降级。

惠誉对2020年企业债违约率的预测为5%~6%,其美国“最担心债券”名单涉及的总额已从上个月的357亿美元升至441亿美元。其中,能源企业债占该名单的60%,两年累计违约率预计在15%上下。

或波及整个美国企业债市场?

国盛证券熊园团队还认为,能源行业违约可能引发美国企业债违约潮。他指出,当前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务压力已达历史最高水平,同时受疫情冲击,债务压力仍将进一步加剧。历史上看,当能源行业出现大规模违约后,其他行业违约规模往往也会明显增加。

冈特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一季度,在疫情和低油价的共同作用下,企业债降级比例达到了经济衰退时才有的程度。

他介绍称,今年第一季度的企业债降级比例升至90%,达到了只有在1991年第四季度(91%)和2009年第一季度(93%)的最近两次的衰退中才有的水平。“投资级债券和高收益债券的降级潜力上升的幅度都是我们从1995年有数据以来观测到的最高季度数据。未来还会出现更多降级。”他称。

摩根大通的分析也表示,过去18年,能源企业是华尔街最大的垃圾债券发行者之一,若其爆发大规模债务违约,则会迅速传导至整个美国企业债市场,导致企业债利率整体上行,从而令BBB级债券数量激增。届时,美联储之前紧急拿出的救市措施可能也不够用了。

不过,兴业研究宏观分析师郭于玮认为,能源企业高收益债违约潮可能导致市场流动性干涸,但对整个金融系统的影响有限。

“由于高收益债本身流动性较低,若机构大量抛售高收益债,可能导致信用利差进一步走阔,甚至导致高收益债市场流动性干涸。”但他指出,与2008年相比,目前美国的金融体系更为稳健,商业银行对于同业借款的依赖度下降,货币基金在改革后持有更多以国债为代表的优质高流动性资产。仅就债券市场而言,美国企业债券的本土投资者主要是保险公司和共同基金。其中,保险公司的负债期限较长,期限错配的风险低。因此,“总体来看,虽然有发生流动性危机的风险,但对美国金融体系的冲击程度可能小于2008年。”

柏瑞投资(PineBridge Investments)投资组合经理兼全球高收益主管约瓦诺维奇(John Yovanovic)近日也撰文表示,本次危机可能没那么糟。“目前,能源企业高收益债券的规模相对较小。如果对这种债券的违约风险进行适度保守的评估,只能将除能源企业高收益债之外的高收益债券发行人的债券违约率在目前3%的基础上增加2%。”他称。

瑞银财富管理全球首席投资总监海菲尔(Mark Haefele)也持类似观点。他表示,能源企业债约占美国高收益债券发行量的15%,约占美国投资级债券发行量的10%,低油价确实增加了企业债市场违约的风险。虽然如此,美国高收益能源企业债的信用利差已经计入了其违约率约为40%~50%的情况。而发行投资级债券的美国能源企业往往规模更大,资产负债表也很稳健,因此,预计投资级能源企业债目前的违约率不会大幅提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