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德国慕尼黑、雷根斯堡、莱比锡工厂以及南非和墨西哥工厂都还未复工,宝马集团预估,今年全球汽车市场或同比收缩22%。针对受疫情影响而出现的行业节奏变化,齐普策认为,只有研发出高度数字化、互联化的车型,企业才能在竞争中制胜,进一步满足客户和全社会的需求。

无论多么伟大的企业,在遭受堪称人类灾难的大变故面前都会显得不堪一击。近百年来,这样的场景曾经发生过数次,如全球战争以及从未消停的中东地区局部战争所导致的动荡。而眼下,能够感受到这种危机感的企业遍布全球,原因则是仍在持续的新冠疫情。

不过凡事没有绝对,如同万物顽强的生命力一样,这个随着人类科技进步显得越来越“小”的星球上,存在着一些长寿的企业。

《长寿公司》作者阿里·德赫斯有句名言:“人会改变,而当他们改变时,他们也改变自己所在的社会”。这句话对于企业也是适用的。

当下,拼命保持企业生存、思考在疫情封锁下如何重启业务、根据行业变化迅速调整并制定行之有效的既定战略的优先级被放至最高处。毫无疑问,只有那些准备深刻变革的企业才能够找到方法,借助当下的形式继续前进甚至扩张。而这样的企业往往具备成为长寿企业的潜质。

近期,宝马集团董事长齐普策在公开讲话中谈及“后疫情”时代全球汽车行业面临的挑战,表明了宝马集团应对挑战的决心与方法,并分享他从此次疫情中获得的启示。

“出行对人类而言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找到公司重启业务的最佳方式。当世界停下脚步,我们都将受到影响。我们需要机智地、可持续地、人性化地保证公司不断向前。” 齐普测表示。

立足当下的调整

近期,世界银行预计,2020年世界经济产出将萎缩5%。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警告称,新型冠状病毒危机的经济后果将使多达60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疫情的影响远比2008年金融危机更加深远。

全球企业都在经历生死考验。据宝马集团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该季度宝马在全球交付BMW、MINI和劳斯莱斯品牌新车共47.17万辆,同比下滑20.6%。汽车部门今年第一季度的收入为179.89亿欧元,同比下滑6.4%。

目前,德国慕尼黑、雷根斯堡、莱比锡工厂以及南非和墨西哥工厂都还未复工,宝马集团预估,今年全球汽车市场或同比收缩22%。有业内人士认为,宝马集团在未来很可能出现亏损,收入下降可能高达25%~30%。

齐普测表示:“当世界停下脚步,大家都受到影响时,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让公司重启业务的最佳方式。”

此前,英国古德伍德的劳斯莱斯工厂、美国斯巴达堡的SUV工厂都已复工。本周,德国丁格芬工厂会复工,德国慕尼黑、雷根斯堡、莱比锡工厂以及南非和墨西哥工厂则将于下周复工。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应对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想要应对接下来漫长的困难周期,宝马需要作出更多果断而有效的决策。

齐普测看来,疫情加速了行业的整合力度。汽车作为集成度和复杂度均比较高的消费品,一直对产业的安全可靠性能要求很高,但它所涉及到的产业链却很长。因此,如何加速行业整合,将硬软件系统集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如何进一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是当前很多车企不可回避的话题。

必要的行动

有一点值得肯定,除了计划中的复工之外,宝马在全球仍有利好消息。

尽管一季度的各项数据下降严重,但宝马在电动汽车方面有着不错的表现。一季度交付电动汽车3.06万辆,与2019年的2.69万辆相比增长了13.9%。2019年推出的宝马3系、X3、X5这3款插混车型为销量增长作出了主要贡献。此外,宝马i系也销售了6032辆。

宝马认为,未来多种动力驱动系统将长期并存。齐普策在讲话中再次重申赋予消费者“选择的权力”在宝马未来战略中的重要性,明确表示要进一步提升所有产品的环保水平,更好地对气候保护作出贡献,并以公司在电动化领域的进展作为例证。

众所周知,宝马集团很早就开始系统推进电动化进程。针对客户,宝马令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出行需求,自行选择最佳驱动技术,如高效燃油车型、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或者纯电动车,实现消费者选择的权力。

在全球汽车产业中,宝马称得上是电气化转型最为积极的参与者和行动者之一。而根据计划,到2023年,宝马集团新能源产品线计划拓展至25款,其中一半为纯电动车型。

针对受疫情影响而出现的行业节奏变化,齐普策认为,只有研发出高度数字化、互联化的车型,企业才能在竞争中制胜,进一步满足客户和全社会的需求。在他看来,这种互联网的产品,便是一种系统性的整合。

他表示:“今年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将起到催化剂的作用,与科技转型和电动化一同,加速汽车行业的转型。公司将全面数字化业务和运营流程,希望每位员工都需以数据为依据进行决策。”

疫情让两个未来趋势变得越发明确:首先,数字化工作变得日益重要。其次,人们应当基于数据进行科学决策,这在应对疫情过程中显得尤为重要。

对宝马集团而言,从装配生产线上的工人到董事会成员,所有人都关注着从客户和公司的利益出发,做出一系列“数据驱动的决定”。

宝马在过去百年间经历过8次严峻挑战,证明了公司的韧性和战胜重大困难的能力。“比如70年代初石油危机期间,公司投资建立丁格芬工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公司依然实现盈利,并策划了首款全价值链实现环保的纯电动汽车BMW i3。”

齐普策强调,宝马能够将外部挑战变成转型动力,并从危机中找到新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