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德國慕尼黑、雷根斯堡、萊比錫工廠以及南非和墨西哥工廠都還未復工,寶馬集團預估,今年全球汽車市場或同比收縮22%。針對受疫情影響而出現的行業節奏變化,齊普策認爲,只有研發出高度數字化、互聯化的車型,企業才能在競爭中制勝,進一步滿足客戶和全社會的需求。

無論多麼偉大的企業,在遭受堪稱人類災難的大變故面前都會顯得不堪一擊。近百年來,這樣的場景曾經發生過數次,如全球戰爭以及從未消停的中東地區局部戰爭所導致的動盪。而眼下,能夠感受到這種危機感的企業遍佈全球,原因則是仍在持續的新冠疫情。

不過凡事沒有絕對,如同萬物頑強的生命力一樣,這個隨着人類科技進步顯得越來越“小”的星球上,存在着一些長壽的企業。

《長壽公司》作者阿里·德赫斯有句名言:“人會改變,而當他們改變時,他們也改變自己所在的社會”。這句話對於企業也是適用的。

當下,拼命保持企業生存、思考在疫情封鎖下如何重啓業務、根據行業變化迅速調整並制定行之有效的既定戰略的優先級被放至最高處。毫無疑問,只有那些準備深刻變革的企業才能夠找到方法,藉助當下的形式繼續前進甚至擴張。而這樣的企業往往具備成爲長壽企業的潛質。

近期,寶馬集團董事長齊普策在公開講話中談及“後疫情”時代全球汽車行業面臨的挑戰,表明了寶馬集團應對挑戰的決心與方法,並分享他從此次疫情中獲得的啓示。

“出行對人類而言一直佔據着重要位置。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找到公司重啓業務的最佳方式。當世界停下腳步,我們都將受到影響。我們需要機智地、可持續地、人性化地保證公司不斷向前。” 齊普測表示。

立足當下的調整

近期,世界銀行預計,2020年世界經濟產出將萎縮5%。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警告稱,新型冠狀病毒危機的經濟後果將使多達6000萬人陷入極端貧困。疫情的影響遠比2008年金融危機更加深遠。

全球企業都在經歷生死考驗。據寶馬集團第一季度的財報顯示,該季度寶馬在全球交付BMW、MINI和勞斯萊斯品牌新車共47.17萬輛,同比下滑20.6%。汽車部門今年第一季度的收入爲179.89億歐元,同比下滑6.4%。

目前,德國慕尼黑、雷根斯堡、萊比錫工廠以及南非和墨西哥工廠都還未復工,寶馬集團預估,今年全球汽車市場或同比收縮22%。有業內人士認爲,寶馬集團在未來很可能出現虧損,收入下降可能高達25%~30%。

齊普測表示:“當世界停下腳步,大家都受到影響時,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找到讓公司重啓業務的最佳方式。”

此前,英國古德伍德的勞斯萊斯工廠、美國斯巴達堡的SUV工廠都已復工。本週,德國丁格芬工廠會復工,德國慕尼黑、雷根斯堡、萊比錫工廠以及南非和墨西哥工廠則將於下週復工。

但這些還遠遠不夠應對這次疫情帶來的影響。想要應對接下來漫長的困難週期,寶馬需要作出更多果斷而有效的決策。

齊普測看來,疫情加速了行業的整合力度。汽車作爲集成度和複雜度均比較高的消費品,一直對產業的安全可靠性能要求很高,但它所涉及到的產業鏈卻很長。因此,如何加速行業整合,將硬軟件系統集成爲一個有機整體,如何進一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是當前很多車企不可迴避的話題。

必要的行動

有一點值得肯定,除了計劃中的復工之外,寶馬在全球仍有利好消息。

儘管一季度的各項數據下降嚴重,但寶馬在電動汽車方面有着不錯的表現。一季度交付電動汽車3.06萬輛,與2019年的2.69萬輛相比增長了13.9%。2019年推出的寶馬3系、X3、X5這3款插混車型爲銷量增長作出了主要貢獻。此外,寶馬i系也銷售了6032輛。

寶馬認爲,未來多種動力驅動系統將長期並存。齊普策在講話中再次重申賦予消費者“選擇的權力”在寶馬未來戰略中的重要性,明確表示要進一步提升所有產品的環保水平,更好地對氣候保護作出貢獻,並以公司在電動化領域的進展作爲例證。

衆所周知,寶馬集團很早就開始系統推進電動化進程。針對客戶,寶馬令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出行需求,自行選擇最佳驅動技術,如高效燃油車型、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型或者純電動車,實現消費者選擇的權力。

在全球汽車產業中,寶馬稱得上是電氣化轉型最爲積極的參與者和行動者之一。而根據計劃,到2023年,寶馬集團新能源產品線計劃拓展至25款,其中一半爲純電動車型。

針對受疫情影響而出現的行業節奏變化,齊普策認爲,只有研發出高度數字化、互聯化的車型,企業才能在競爭中制勝,進一步滿足客戶和全社會的需求。在他看來,這種互聯網的產品,便是一種系統性的整合。

他表示:“今年發生的新冠肺炎疫情將起到催化劑的作用,與科技轉型和電動化一同,加速汽車行業的轉型。公司將全面數字化業務和運營流程,希望每位員工都需以數據爲依據進行決策。”

疫情讓兩個未來趨勢變得越發明確:首先,數字化工作變得日益重要。其次,人們應當基於數據進行科學決策,這在應對疫情過程中顯得尤爲重要。

對寶馬集團而言,從裝配生產線上的工人到董事會成員,所有人都關注着從客戶和公司的利益出發,做出一系列“數據驅動的決定”。

寶馬在過去百年間經歷過8次嚴峻挑戰,證明了公司的韌性和戰勝重大困難的能力。“比如70年代初石油危機期間,公司投資建立丁格芬工廠;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公司依然實現盈利,並策劃了首款全價值鏈實現環保的純電動汽車BMW i3。”

齊普策強調,寶馬能夠將外部挑戰變成轉型動力,並從危機中找到新的發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