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與貨車司機從業資格證相比,貨車營運證面臨的爭議更大一些,它催生了一些行業“潛規則”,讓很多運輸人吃了不少苦頭,其中最具爭議的就是車輛掛靠問題。徐建賢已經連續兩年提出這一建議,在他看來,運輸人買貨車就是爲了運貨,考取B照以上駕駛證就是爲了開貨車,存在貨車司機營業資格證屬多頭管理,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只會增加貨車司機負擔。

今年兩會上很多建議聚焦運輸行業,例如提議讓運輸人入公會,加入養老工商保險,取消省界收費站,統一限速標準等。


其中,廣東省人大代表徐建賢提出了取消貨車營運證與貨車司機從業資格證,也就是所謂的“貨車兩證”。

徐建賢已經連續兩年提出這一建議,在他看來,運輸人買貨車就是爲了運貨,考取B照以上駕駛證就是爲了開貨車,存在貨車司機營業資格證屬多頭管理,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只會增加貨車司機負擔。

徐建賢 圖源:澎湃新聞

徐建賢代表說出了很多運輸人朋友的心裏話。設立貨車兩證的初衷是爲了提高營運駕駛員素質,同時便於主管部門對運輸行業進行管理,更好地服務於道路運輸經營,但是其衍生的一些問題讓廣大運輸人朋友叫苦不迭。

“取消了最好”,運輸人趙崇正和萬繼偉在接受採訪時表達了相同的看法。萬繼偉表示,每次去審貨車司機從業資格證都要學習4天,而且98%的內容和考駕駛證理論是一樣的。“比較耽誤時間,沒有什麼實際作用。”萬繼偉說。


據瞭解,他們每年辦理各種審查手續要花費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在審查期間不能跑運輸。根據萬繼偉的介紹,全國各地對審覈貨車司機從業資格證的標準並不統一。“有些地方需要學習4天,有些地方直接繳費蓋章就行”。

趙崇正表示,有些地方審查營運證還和車輛二級維護掛鉤,即便車輛情況符合規定標準,只要沒做過二級維護,一律不給營運證蓋章,做一次二級維護需要花費近千元。

“如果把兩證取消了,我們又可以多幹十幾天的活兒。”趙崇正說。


與貨車司機從業資格證相比,貨車營運證面臨的爭議更大一些,它催生了一些行業“潛規則”,讓很多運輸人吃了不少苦頭,其中最具爭議的就是車輛掛靠問題。

趙崇正介紹說,貸款買車的運輸人必須把車輛掛靠到具有運輸經營資質的單位名下才能合法上路,個人無法獲得貨車營運證。這就意味着運輸人用自己的血汗錢購買的車輛,運營權名義上屬於掛靠公司,而且運輸人還要向掛靠公司繳納管理費。


多數掛靠公司都能夠誠信經營,但是由於在這場“交易”中,運輸人完全處於劣勢地位,所以一些黑心公司的老闆借勢將黑手伸進了運輸人的腰包。萬繼偉雖然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但他表示:“這種情況太多了。”

黑心公司的手段層出不窮。“假如你幹了兩年想把掛靠的車輛賣出去,原本這輛車還能賣15萬,但掛靠公司可能會要求你必須以10萬的價格把車賣給他們”。


一些掛靠公司除了收取管理費,還會要求運輸人購買他們指定的保險,對於這種行爲大多數運輸人都能接受。但是一些黑心公司的“操作”令人髮指——只收錢不辦事!

萬繼偉介紹說:“有的公司不給買保險,根本就看不到保險單,給個保險貼就說已經買了,出了事故去理賠的時候,保險公司就會告訴你根本沒有買這個保險。”

明明是自己買的車,自己辛辛苦苦跑車賺錢,爲什麼還要受制於人?很多運輸人想不通這個問題。


目前,交通運輸管理部門已經注意到了這一問題並採取了積極行動。從2019年1月1日起取消總質量4.5噸及以下普通貨車輛道路運輸證和駕駛員從業資格證,給運輸人釋放了一個積極的信號。

現在,總質量4.5噸及以下普通貨車輛每年只需要進行車檢和審覈行駛證。趙崇正對這項措施非常認同:“太方便了,既省了時間又省了金錢。”


貨車營運證與貨車司機從業資格證能不能徹底取消還是未知,但考慮到約3000萬運輸人作爲中國公路貨運最基本的單元,減輕他們的負擔也就是爲運輸行業賦能。

瞭解更多資訊請下載易車APP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