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畫筆傳遞正能量

今天是六一兒童節

我們用這種特殊的方式

爲大家介紹(追憶)一位很特殊的畫家

你可能不認識她

但你一定看過她的作品

她的作品陪伴了80後、90後的整個童年

她就是《大鬧天宮》《哪吒鬧海》等優秀作品的原畫師

陸青奶奶,我們深切緬懷

陸青奶奶


上圖捧着《哪吒鬧海》的老人,

名叫陸青,就在2017年的9月6日,

陸奶奶突發腦溢血離世,

生命定格在了

89歲


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發的訃告

或許像大多數人一樣,

你根本不知道她是誰。

但只要一說起她的作品,

想必能使很多人陷入回憶。

《哪吒鬧海》、《大鬧天宮》、《雪孩子》、《鹿鈴》、《天書奇譚》、《三毛流浪記》等一部部經典動畫,陸奶奶都在其中擔任極其重要的原畫師。


陸奶奶

幾乎承包了我們童年的整個記憶。

那時一放學,

我們都會心急火燎跑回家中,

書包一扔,迫不及待地打開電視。

“孩兒們,操練起來!”

伴隨着孫悟空的一聲令下,

一羣小猴子舞刀弄棒,歡呼雀躍,

場面好不熱鬧。


可又有誰知道,

當初爲玉皇大帝做動畫設計時,

陸奶奶鬱悶了好一陣子。

玉皇大帝的身體是其他角色的幾倍大,

導演要求他不能離開寶座,

甚至手臂都要很少擡,

只能依靠臉部、眼睛還有手部動作,

來體現角色的喜怒哀樂。


動作不多,

卻要精準地展露玉帝的表情和內心戲,

對原畫師而言是極其苛刻的任務。

怎麼辦?這就必須講求“細膩”。

“一般動作要加兩張動畫,

我畫的玉皇大帝就加4張,

到中間的距離像頭髮絲一樣細。”


這樣

“傻癡不怕苦”

的死磕,

從陸青第一天做動畫起,

就已如此。

年輕時的陸青

畢業於蘇州美術專科學院油畫專業的她,被推薦進入上海電影製片廠,在他人眼裏,這絕對是份美差,不曾想,她卻選擇了難度極高的動畫工作。

連當時的校領導都跑過來提醒她:與創作油畫不同,動畫設計涉及動態表演,還得考慮人物的運動規律,做動畫會很辛苦。


誰知當時20出頭的她,

一鼓志氣就是不怕苦。

進廠後她從最基礎的描線、上色做起,

一步步開始給動畫做原畫。

1964年的《大鬧天宮》


1979年的《哪吒鬧海》



連家人都“抱怨”:

她對動畫相當癡迷,

年輕時動畫創作,

幾乎就是她生活中的全部事情。



動畫創作不僅需要畫技,

還要懂表演,爲此在生活中,

陸青會極爲留心地觀察身邊的每一個人。


一個細微的動作,

一個細膩的表情,

均能爲我所用。

她還特別注重專業素養的提升,

一有空就鑽進資料室看各種不同的畫,

然後不停對自己的作品進行創作和修改。

1978年5月,《哪吒鬧海》開始籌備,爲了將太乙真人這一角色詮釋地淋漓盡致,陸青特意跑去蓬萊,採風、跟劇情、學習表演、甚至觀察動物的動作。

直到採風完成,才一絲不苟地開始創作。



對待每一部作品,

她無不如此。

1980年的雪孩子,

雪孩子不顧生命,

衝進火中救小兔子的故事,

看哭了多少人。




1982年的《鹿鈴》,

展現出人與動物間深厚的感情。


同時也將傳統的中國水墨畫,

引入到動畫創作中,

絕對是中國動畫的一大創舉。


不追名逐利,

不賣弄特效,

只是單純的,

想把中國動畫做到極致,

做到與世界比肩的高水平。


陸奶奶說:

動作設計如果做得好,

就會爲片子加分。

我們就是演員,

要設想得好,

導演的想法如果是一分,

我就要加到二、三、四、五、六分。


1983年的《天書奇譚》

一輩子,老人就做了原畫師這麼一件事。

“她覺得這輩子,只要自己肯下功夫,把原畫師這個崗位做好就行了。”


退休後,

只要眼睛狀態可以,

跟動畫有關的事,

陸奶奶都願意無償去做。


沒有私心雜念,

單純爲了藝術追求,

締造了中國動畫的“巔峯時代”。

然而遺憾的是,隨着時間流逝,

一代又一代大師離我們遠去,

一部又一部經典也很難再出現在熒屏。


1984年的《三毛流浪記》

幸而我們還有記憶,

那一個個鮮活經典的動畫形象,

才能永遠活在腦海。

每一部都是我們的童年,

這纔是中國動畫的經典!


筆落了,畫動了。

人走了,魂還在。


很遺憾,陸青奶奶,

用這樣的方式認識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