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完了《起風了》,兩點感受是最深的,第一點,跑去刷網上的評論,有一些是寫宮崎駿由一個反戰派轉成了美化戰爭者。然而,看過了幾乎所有宮崎駿老爺子的影片的我,還是堅定認爲,他是一個反戰主義者。是,《起風了》的男主角是零式戰鬥機的設計者。但他只是爲了追逐自己的理想,他原本,只是想造出完美的飛機,那種可以搭載着全村人一起飛上天空的飛機。詳見他與意大利設計師卡普羅尼的美好夢境:卡普羅尼最後一次退隱飛行是使用着用於戰爭的飛機搭載着全村人飛行。

可時代不允許,他想實現夢想,必須依賴外界,就必然會被時代攜裹。單純的夢想,在那個混亂的年代,難以實現。影片的最後,他造出的飛機,全部成爲了殘骸。這離他原本的設想,相差十萬八千里。我想,在這部片子中,宮老爺子想要表達的是,和平時代纔是,個人夢想,得以實現的溫牀。第二點,男主角堀越二郎和女主角菜穗子的愛情。菜穗子身患重病,在療養院靜養,只能與男主角書信來往。她預知自己來日無多,跑出來跟男主角一起生活。

然後,男主角只有晚上極晚的時間可以陪伴她。終於,男主角的設計完成了,要試飛了。她離開了,獨立一人回了療養院,靜靜歸去。臨走之前,還跟寄居的房子的女主人撒了個謊:屋子我還沒收拾,等下回來我再收拾,只爲了讓女主人不起疑心,所以,女主人一看到屋子已經被收拾好,立馬就淚崩了。其實,比起《起風了》,我更喜歡片頭直觀的《風起》二字。這不再是一部充滿瘋狂幻想的動畫電影,整部電影顯得厚重和複雜。

說來很巧,最近在臨摹莫奈那幅《撐陽傘的女人》,總覺得菜穗子特別像畫中的人。陽傘,草地以及風和陽光,簡直一模一樣。電影裏的兩個主題非常明確,愛情和夢想,我相信不同的人會看到不同的側重點。而這愛情和夢想之間的結合,取捨和交錯,讓這部電影顯得非常真實。電影又是帶有魔幻主義色彩的。無論是出現在主角夢中的卡普羅尼,還是喜歡喫草的德國人,他們的出現都帶有講述道理,引導主角成長的作用,宛如男主天生的引路人。

宮崎駿電影的特色,也絕對少不了對世界的構架或者還原。電影中讓我們可以體會落後時日本的面貌,人們關於追趕強國,關於戰爭的種種想法,在很多簡短的對話中體現得淋漓盡致。這部電影的畫風也是有趣的。無論是主角配角,他們行走時總是誇張的,挺胸擡頭,氣宇軒昂。他們的動作顯得遲鈍,男主追陽傘時特別笨拙,毫不耍帥。這樣的畫風,又總是給我一種風的感覺,直率而真實。最後想說:爲電影中的菜穗子着迷,她的兩次出現,一次在火車上接住男主的帽子,一次在草地上畫着油畫,都太美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