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克布雷克

2015年9月,已經退役的網球選手詹姆斯-布雷克(布萊克)在紐約被5名白人警察誤認爲是犯罪分子,在一間賓館前被生生按倒在地,並遭到拘留。

近五年後,布雷克說,那天他在城裏參加美國網球公開賽,站在曼哈頓一家酒店外面。當時他正在接受一位網球雜誌記者的採訪。他看到一位身穿T恤和短褲的男人向他靠近。 "或許是我太天真了,但我當時以爲那是我的某位高中同學,或者是誰想過來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所以我還對那哥們笑了一下。"

布雷克說,那名警察沒有佩戴警徽,過來一把抓住,然後將他摔倒在地,命令他臉朝下趴着,還告訴他"什麼也別說"。布雷克向警察保證,一定乖乖合作,然後向他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警察告訴他說,"我們會告訴你的。你的處境很安全。""但我自己可感覺不怎麼安全。"布雷克說。之後,又有四名警察來到了現場,將躺在地上的布萊克圍作一團。

警察告訴布雷克,他被兩位匿名人士指認爲是一起偷盜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並被戴上手銬,拘留了15分鐘。直到最後,五名警察才發現了自己的錯誤,然後向布雷克表示歉意。但是,一開始將他摔倒在地的那位警察並沒有道歉。

所有這些都加劇了布雷克對喬治·弗洛伊德上週被明尼阿波利斯警方拘留後不久死亡的反應。布雷克週二在聖地亞哥的家中說:"我很傷心,也很沮喪,一次又一次地看到這一切。"。"我半夜醒來,禁不住想比賽,想那裏發生的事,想2015年和我一起發生的事……"

"看到這種警察仍在繼續,這種暴行,尤其是針對黑人和棕色人種社區的頻率,我感到很難過。"

哈佛校友布雷克職業生涯中排名曾高達第四,現在是邁阿密公開賽的賽事總監。他說,2015年的那一幕讓他變成了一個"意外的活動家"。他開始利用自己的名氣更公開地談論種族主義和警察的暴行。他說,投票是前進的一條道路,包括在地方選舉中。他支持和平抗議,並表示如果沒有明尼阿波利斯和其他地方最近的示威活動,就不可能逮捕弗洛伊德一案(肇事者)。

布雷克還支持警察改革,包括提高工資、更好的培訓和獨立機構調查警察的不當行爲。作爲對布雷克案的懲罰,那個抓住他的警察被停職五個假期。雷克說:"我認爲那樣的人不應該有徽章。說,他經歷中留下的傷疤可能無法抹去,他經常想起。他說:"我很想改變這一點,但在我的餘生中,我可能會對與警察的任何邂逅感到更加緊張。"

布雷克說,弗洛伊德的死凸顯出他是多麼幸運,他很感激當時沒有人和他在一起,包括他6歲和7歲的女兒。布雷克說:"我還沒有給他們看我被拍下來的視頻,因爲我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完全理解。"。"隨着過去一週的新聞報道,我和妻子開始考慮什麼時候開始和他們討論這些問題--警察暴行和種族主義以及這個國家發生的事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