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閱文總編輯楊晨迴應“閱文新合同”:平臺和作家需要長期共贏)

澎湃新聞記者 範佳來

一個月前,閱文的“合同事件”讓整個網文圈20年發展累積下來的”沉痾舊疾“成爲近期熱議的文化話題。

6月3日,閱文集團宣佈升級其作家合作體系,以確保各級作者的對等權益。基於充分調研、結合實際情況下,閱文推出責權對等下的分級合約體系,明示合約作品的各類權益及多元回報。

此次,涉及升級的合約體系,包括基礎協議、授權協議、深度協議三類。在基礎協議、授權協議下,作者可對每部作品自主選擇是否授權及授權方式,並享受不同的權益和資源。其中,第二類授權協議對作品的授權期作了甲版(按著作權完整期限)和乙版(按完本後20年)兩級可選,分別匹配不同的權益。而在第一類基礎協議中,即便作者完全不授權,也可享受平臺提供的創作支持和發表作品等各類服務;深度協議則將對作家的更多發展訴求進行多樣的權益安排。

針對業界普遍存在的平臺與作家權益界定不清的問題,此次合同做了引人注目的修改,包括:明確作品的著作人身權歸屬於作者;是否要加入免費模式,由作者自主選擇和確認。

網絡文學發展20年,首次出現尊重作家不同需求的的可選合同,甚至更改了一些延用十幾年的條款。閱文集團副總裁、總編輯楊晨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行業經過多年發展,到了自我梳理的階段。”

此次合同內容的改變,歸根結底還是閱文價值理念和管理思路的蝶變,將直接促進整個網絡文學生態的良性升級。在健康內容生態下,大量作品得以孵化、開發、衍生,觸達更廣泛的受衆,也讓一個個新生代潛力作家脫穎而出,不斷地壯大了網絡文學人才隊伍。

從網文到動畫、影視、遊戲等其他形式的IP開發,處於源頭的網文內容的質量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後續開發價值,《慶餘年》《誅仙》2019年的商業表現,證明優質的IP歷經多年仍能煥發活力。在楊晨看來,建設良好的內容生態、發揮優質內容的價值始終是平臺爲行業帶來的核心價值。

就“合同糾紛”的始末和對新合同的具體解讀,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楊晨。

閱文總編輯迴應閱文新合同:平臺和作家需長期共贏

合同的調整,是對權利和義務的明確

澎湃新聞:你如何看待此次的“合同糾紛”,爲何輿論反映如此激烈?

楊晨:我覺得這背後有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是整個行業歷年發展中積累了一些問題,比如對作者和平臺權益的不規範、不明確,合同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這樣,通過這次爭論把問題暴露出來了。

另一個我覺得特別重要的因素,就是作家跟我們關於合同的討論其實一直都有,但這一次特別不一樣,聲量特別大。我身處風波的中心,所以比較能夠看到作家們的真實情況,有些作家只是前期有討論,但後面漸漸的就不一樣了,真正發聲的都不是我們的作家。

很多人雖然不是閱文作家,但是一定要“義憤填膺”地出來發聲,可以明顯看到後面有人爲組織的痕跡。

澎湃新聞:舊有合同是否確實有不合理之處,如果有的話,具體是哪些地方?新合同做了相應調整嗎?

楊晨:這段時間,我們對整個舊合同做了細緻的審視,也聽取大量作家的聲音。發現確實裏面有一些問題。

比如之前爭議的焦點之一是作家跟我們的“聘請”關係,很多作家擔心,這會讓平臺與作者之間的委託關係變成了單方面的“剝削壓榨”,作者失去著作權。其實這就是一個表述問題。我們在合同裏沒有明確地約定作家的權利,導致他們產生誤解。

針對作家廣泛關心的著作權、免費/付費模式等問題,新合同都以條款做了明確。比如說大家都很關心的免費閱讀,我們在合同中就約定了作家擁有選擇權——作品要不要參與免費?會與作家充分溝通並徵得同意。另外,爲了保證作家收益,提高他們的收入水平,我們還會釐清免費和付費的內容庫和價格體系,還將加大與騰訊的流量整合與分發力度。

此外,新合同還強調了著作人身權屬作者,平臺與作家屬合作關係並提供多種福利權益等。把原先很多沒有明確的東西明確了,讓作家更加放心。

澎湃新聞:新合約的版本分爲基礎協議、授權協議和深度協議等三類四種,能否詳細介紹這一點?

楊晨:不同作家對合同文本及未來發展的訴求是多樣的,所以我們推出的多版本合同就是爲了滿足他們的不同需求。比如基礎協議和授權協議都是針對單本作品的單獨授權:基礎協議爲作家無償提供一個充分開放、獨立的寫作空間,以及平臺上系列創作支持服務,作家無須將著作財產權授權給平臺,平臺與作家均不從中分成。

“授權協議”基於平臺爲作家提供服務的基礎上,結合授權期限不同,爲作家及協議作品匹配相應權益,同時作品運營、開發後收益共享。

“深度協議”則是針對不同作家需求在分成、授權範圍上有不同細則規定,旨在更靈活地對作品進行運營。

作家和平臺需要長期共贏

澎湃新聞:作爲閱文集團的總編輯,在合同糾紛期間,你的心情如何?

楊晨:心情還是比較差,還是希望儘快迴歸到理性討論和推進創作的工作中來。我們作爲編輯,日常和作家的聯繫比較緊密,作家的心情也會反饋到我們這裏。其實很多作家覺得這樣的事情干擾到了自己正常工作,甚至正常地更新小說還會受到威脅;而有些作家只是比較中立客觀地分析這些情況,就被各種水軍攻擊。

澎湃新聞:爭議爆發之前,有作家反映過合同是不合理的嗎?之前的一些反饋,是不是在處理上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楊晨:有反映,我們一直很關注作家的聲音。前幾年是比較零散地接到一些反饋,但這一次特別集中。我的感受是,不同的表述可能帶來完全不同的溝通效果。我們希望用優化合同,的方式去更明確地保障作家的權益,升級合作體系,讓作家能夠在我們這裏能夠更安心地創作。

澎湃新聞:新合同當中提到,免費和付費模式都是由作者來選擇的,這是否意味着之前傳聞中的“免費閱讀”是未來重點考慮的方向和趨勢?

楊晨:這兩者我覺得不矛盾,原有業務將繼續保持核心地位,我們會不斷鞏固和做強,在現有模式之外,我們也會探索各種新的模式。

我們會對這些新模式進行探索,然後也會跟作家進行協商,有願意參與的作者我們會不會歡迎,如果不願意參與,也不會強迫。

澎湃新聞:這是否表示,未來付費模式的比重和地位是要大於免費模式的?

楊晨:我們一直認爲,免費閱讀與付費閱讀是互爲補充的關係。閱文會一如既往地鞏固,深化付費閱讀模式。未來,爲了探索更多行業可能性,豐富作家收入結構,閱文集團也不排除嘗試包括免費閱讀在內的更多商業模式。

澎湃新聞:之前的作家懇談會,整體效果如何?大家把所有的話暢所欲言地說出來了嗎?

楊晨:還算是比較和諧,對於作家而言,他們是很能夠認識到他們跟我們是屬於共生體,就是我們能夠更好,作家也能更好,作家一定是望能夠爲自己爭取更大的利益,但不希望影響平臺的發展。懇談會上就有作家說到和平臺是魚水關係,大家一路相互扶持,纔有了產業今天的局面。大家的價值方向是一致的,應該一起做大蛋糕。

如果他自己爭取的利益過多,導致我們利益受損,其實也是作家不願意看到的情況。很多作家是跟着閱文平臺一路成長,在這裏跟編輯成了很好的朋友,接觸到大量的讀者,愛好得到滿足同時還改變了自身命運。你可以看到我們編輯部有大量作家送來的錦旗,他們用這種很傳統的方式表達感謝,希望可以跟平臺長期共贏。

澎湃新聞:你怎麼看待作家就這件事情的不同發聲?

楊晨:其實,我們一直充分尊重作家反饋和建議的聲音,這次也結合平臺運營的實際情況,進行了合同修改。

讓我感慨很深的一點是,其實這次風波中真正發聲的在職作家並不多,反而有很多作家明確向我表示,認爲平臺是行業的基礎,也在意平臺受到的影響。

我覺得這一次也反映出網絡暴力非常可怕。理性討論變成了鬥爭和站隊,只要作家持中立態度,都會被“一擁而上”,被各種惡毒攻擊。按理說,對這件事情,不同的人應該有不同的發聲,但這一次,戾氣和情緒的聲音更重,對於事件本身的理性思考完全被淹沒了。

簽約舊合同的作家,按照新合同標準處理

澎湃新聞:在懇談會上閱文邀請了哪些作家?除了懇談會,你與多少作家做過溝通,他們能代表全部作家的意見嗎?

楊晨:我不是很方便透露作家的名字,因爲擔心他們會被攻擊。我們邀請了跟我們籤不同合約的作家,以及在外有公開發聲的作家,包括支持和反對我們的作家參加懇談會。

他們並不希望平臺受到嚴重影響,有一些發出反對聲音的作家,其實也是因爲誤會。我們覺得加強溝通,互相對話,坦誠地說出彼此地觀點,會更有利於後續的進展。就作家的數量而言,我們編輯團隊和日常維護的作家都有溝通,整體至少是以千爲數量級的。

澎湃新聞:對於“五五斷更節”,有消息披露稱,閱文有團隊在背後進行祕密操作抵制作家的“斷更”行爲,或是將其打造成“五五爆更節”,如何看待這種說法?

楊晨:我們當然反對“斷更節”,但是這些事情,參與的很多都不是作家,都沒有作品了,還怎麼“斷更”?

真正的作家大多不願意參與這樣的行爲,甚至在當天受到很多威脅,但是實際也沒有很多作家真的去響應這件事。我們不會去參與或是干涉作家的自主行爲,但我們希望作家能夠正常創作,也能穩定地更新,因爲對於作家本身而言,這是更健康有序的發展。

澎湃新聞:簽了爭議合同的作家,是否能夠重籤新合同?如果不能的話,應該如何處理?

楊晨:考慮到作家羣體數量龐大,一對一換約工作可能需較耗費較長時間,爲了儘快滿足作家訴求,閱文已經發布公開聲明,承諾針對此前部分作家簽署的協議,將按照優化後的新合同精神執行。

澎湃新聞:閱文打算怎麼保護中腰部作者,乃至底層小透明作者的利益?

楊晨:第一就是我們通過合同來保障他們的權益,第二,我們也會通過持續地打擊盜版來維護作家羣體的整體利益。同時,針對新人作家和中腰部作者,閱文有完善的培育扶持機制,通過鼓勵創新題材、各類徵文大賽,讓更多作者得到發展機會。

作家受到謠言影響,普遍擔心新團隊會動搖內容付費的整體機制,這樣會對中腰部作者產生巨大的傷害。但當我們明確表態會繼續推進我們的付費政策,他們已經表示了理解。

我覺得這些作家挺可愛的,其實大部分作家都很理性,都很願意去跟我們敞開心扉去談,我也覺得很感動。明明藉着這個聲勢,作家可以爲自己更爭取更多的權益,但是他們提的要求也在合理範圍內,因此我們也更有信心去解決這件事。

澎湃新聞:新團隊履職閱文後,將主要對哪些業務做出突破性的調整和變化?是否能透露一些趨勢?

楊晨:新團隊剛上任就遇到了本次風波和挑戰,面對十幾年來一直存在的行業問題,去傾聽作家的聲音,一起商討合理的發展模式,並在1個月內就推出了新版合同。我想這體現的就是新團隊開放、革新的心態。

閱文在不同時期都有系統性思考,不管是模式創新,還是在權責對等的合作態度,這都代表行業與時代的進步。幫助閱文平臺上的作者創作出有影響力的優秀作品,纔是實現作者自身價值與平臺價值的根本。

澎湃新聞:對於這次的合同爭議,你是否和吳文輝交流過,他怎麼看待這件事?

楊晨:舊有的作家條款我們用了很多年,對行業也有很大的影響。其實我理解之前大家攻擊的點,其實未必在於新舊團隊的區別,而在於對合同本身的不滿意,對發展訴求的集中表達。既然作家們有這個訴求,我們就統一地優化,這樣的話,我覺得對於未來長期發展肯定是有利的。

閱文總編輯迴應閱文新合同:平臺和作家需長期共贏

延伸閱讀
  • 騰訊迴應閱文換帥:希望幫助IP改編 進而幫作者變現
  • 起點中文網《西遊記》500年前已獲吳承恩授權?閱文迴應
  • 把作者變奴隸?閱文再闢謠:新合同快出來了 拭目以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