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新聞:北京互聯網法院:“愛奇藝慶餘年超前點播”構成違約

作者 | 胡展嘉

從2019年12月底到2020年6月,持續近半年的官司在昨日告一段落。

6月2日,關於律師同時也是愛奇藝會員吳聲威,起訴愛奇藝《慶餘年》付費超前點播案迎來宣判。法院肯定“超前點播”模式本身並無不妥,但不應該損害客戶已有權益。涉案電視劇《慶餘年》損害原告部分權益,需向原告進行賠償,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在具體判決中,法院稱“付費超前點播”縱向切割了吳某(吳聲威)的“黃金VIP會員”權益,單方變更不對吳某發生效力,具體到此案中,這是愛奇藝公司向含吳某在內的黃金VIP會員提供優先權利的承諾,即應當賦予吳某優先於非黃金VIP會員而提前看劇的權利。

付費影片和用券影片在吳某開通黃金VIP會員時已經存在,在協議中有約定,在相關影片中也有清晰標識,與熱播電視劇、愛奇藝優質自制劇是並列關係,而“付費超前點播”服務,是對其“熱劇搶先看”會員權益完整性的縱向條塊性切割。

法院稱,愛奇藝平臺依據單方變更合同的條款,在涉案電視劇《慶餘年》的播放過程中,推出“付費超前點播”服務,損害了黃金VIP會員的提前觀劇權益,使黃金VIP會員享受到的觀影體驗遠遠低於預期,顯著地降低了黃金VIP會員觀看影視劇的娛樂性和滿足感。

平臺和用戶長達半年的博弈

吳聲威稱,他在2019年6月19日成爲愛奇藝黃金VIP會員。在觀看愛奇藝熱播劇《慶餘年》時,發現劇前仍然需要觀看“會員專屬廣告”,須點擊“跳過”方可繼續觀影,並非愛奇藝公司所承諾的“免廣告、自動跳過片頭廣告”的會員特權。

同時,愛奇藝公司在VIP會員享有的“熱劇搶先看”權利的基礎上,以單集支付3元的方式,爲願意繳費的VIP會員,提供了在VIP會員原有觀影權之上,得以提前觀看該影視劇劇集的機會。

此外,他還發現,《愛奇藝VIP會員服務協議》(以下簡稱爲“VIP會員協議”)內容已經被愛奇藝公司單方面更改。因此,他認爲“付費超前點播”服務模式違約,變相侵害其“熱劇搶先看” 黃金VIP會員權益。“VIP會員協議”存在多處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格式條款,應屬無效。

於是他某將愛奇藝公司訴至法院,請求法院確認,更新於2019年12月18日的“VIP會員協議”中“付費超前點播”等條款或無效或未發生效力。請求判令愛奇藝平臺自動跳過包括前貼片廣告在內的所有廣告內容,並取消超前點播功能,向吳某提前供應包括《慶餘年》在內的所有衛視熱播電視劇、愛奇藝自制劇。請求判令愛奇藝公司賠償吳某公證費損失等。

愛奇藝公司辯稱,其制定的格式條款內容未偏離公平原則,也不違反法律規定,視頻服務平臺的經營模式決定了逐個通知會員或與會員逐個協商變更合同條款不具有現實可操作性。

關於“廣告特權”內容,已經通過文字和圖片示例的方式進行解釋和說明,片頭設置廣告符合視頻網站的行業慣例以及雙方之間的交易習慣。

關於超前點播,實際上與額外付費觀影等服務在業務模式上無本質區別,愛奇藝公司已經向用戶進行了說明告知,同時,會員原可享受“熱劇搶先看”權益並未改變,行業內其他同類網站也在推行類似模式。故原告的各項訴訟請求不能成立。

最終,在法院判據中,稱雖然基於愛奇藝公司網絡服務的特點,可以單方變更合同條款,但應當以不損害用戶權益爲前提。愛奇藝公司單方增加“付費超前點播”條款的行爲損害了吳某的主要權益,對其不發生變更合同的效力。

隨後愛奇藝迴應稱:超前點播模式的推出是爲了滿足用戶日益多元的內容觀看需求。感謝北京互聯網法院一審法庭並沒有否定我們的探索和嘗試,肯定“超前點播模式本身並無不妥”。我們會不斷完善產品和服務,給大家帶來更好的體驗。對於其他判決信息,我們保留上訴的權利。 

但從結果上來看,吳聲威作爲一名用戶,取得了勝利。但吳聲威勝利後,其他會員能否享受同等不再二次付費的權利呢?

吳聲威贏了,會員依然要付費?

此次判決結果,從法律層面肯定了超前點播模式的合法性。作爲原告同時也是律師的吳聲威在接受虎嗅採訪時稱,超前點播模式從本質上,屬於愛奇藝的產品策略,平臺主動推出收費模式,法院並無權干涉,判決結果也對這個商業模式的合理性進行了承認。

但他隨即補充稱,法院承認商業模式的合理性的前提是平臺不應損害會員已有的權益。“超前點播模式損害了我作爲會員的權益,但中國的訴訟具有相對性,不能說我起訴了,所有人都不收費,實現不了這個。”吳聲威稱。“但這也給廣大消費者一個啓示,就是互聯網公司這麼做,你們誰起訴,都能贏。”

“其他用戶沒有訴訟,法院自然不能說超前點播模式損害了他們作爲會員的權益,只能針對我一個人,在我還是愛奇藝會員期間,平臺不能對我進行超前點播收費。”吳聲威稱。

這也意味着,在吳聲威獲勝後,如果平臺方繼續推行超前付費點播模式,想要搶先獲取內容的用戶依然要進行付費。

但吳聲威也表示,他免除付費的權利只是在他仍是愛奇藝會員期間享有,會員到期後權利自然作廢。“如果從可執行的角度來說是這樣,但是平臺如果對我的賬號不進行調整,我是可以強制執行的。”

據吳聲威稱,從在知乎發帖到訴訟結束期間,他本人收穫了很多支持,在這期間也有過動搖,因爲愛奇藝官方對此事進行了關注,中間的工作量也因此變大,“往常像這種案件,可能開一次庭就可以了,因爲官方關注,導致這個事情開了很多次庭,提前有了很多演練和準備。”吳聲威表示,昨天開庭的內容,事實上在這之前已經演練過很多次。

他表示,從正常角度而言,雙方籤一份合同,在合同正常存續期間,應該要保證穩定的權利和義務關係,不能中途隨意變更,這次事件的起源便是愛奇藝在合同存續期間隨意變更,增加了超前點播,“實際上是把用戶的權利壓縮了,這個壓縮從判決結果來看是被法院給否定掉了。”

在被問及超前點播權是否使用,最終的選擇仍然在用戶手中時,吳聲威表示,當用戶購買了會員權益後,不付錢觀看就是你的權利,超前點播那些劇,買了會員直接觀看,是會員權益裏,熱劇搶先看賦予你的。這時突然要你付費,就是對你享有權利的侵害。“愛奇藝要求二度付費的行爲,已經違反了雙方的約定。”

對此,愛奇藝方迴應虎嗅稱,VIP會員用戶所享有的“搶先看”權益,實際是指與普通用戶相比,會員用戶可以“搶先”觀看一部分劇集更新。而“超前點播”服務則是在此基礎上,根據會員用戶的需求與自主選擇,向其額外提供更多劇集的播放服務。這並沒有限制會員用戶原本應享有的“搶先看”權益,也沒有強制會員用戶付費接受“超前點播”服務。

愛奇藝稱,在吳聲威案件中,一審法院並沒有否定“超前點播”模式,而是綜合個案因素,認爲在涉案時間段內相關的“超前點播”服務條款沒有對吳聲威生效,並沒有判定“熱劇搶先看”權益理所當然應包含“超前點播”劇集。

根據北京互聯網法院判決內容,肯定超前點播模式本身並無不妥,由此可見,超前點播模式仍將能夠繼續推行,不過用戶確實可以買的更清楚消費的更明白了。

平臺如何推行超點模式?

“愛奇藝等於是沒有落好地。”一位愛奇藝VIP會員稱。

吳聲威也表示,視頻網站平臺,爲了生存和發展需要,以後肯定還會有更多的收費項目推出,“沒人會否定探索和創新,推出超前點播並非不可行,但在探索的過程中,不能侵犯既有會員的權益。”

對於視頻網站如何正確推行超前點播,趙佔領律師向虎嗅表示:

首先,視頻網站的VIP會員服務協議屬於法律規定的格式條款,視頻網站若增加或修改條款,需要盡到充分的提示和說明義務,並採取合理方式提請用戶注意。在視頻網站修改VIP會員服務協議、增加超前點播相關條款前,若用戶已經購買了會員服務,可以以視頻網站未按照之前合同約定提供超前點播服務而追究視頻網站的違約責任。

其次,對於購買VIP會員後仍需要看廣告的問題,主要看視頻網站在VIP會員服務協議中對於會員權益的介紹,如果並未說明可免除觀看所有廣告,而只是不顯示片頭片尾的貼片廣告,則視頻網站要求用戶觀看創意中插等其他類型的廣告,並不構成違約。

最後,趙佔領律師稱,本案對於視頻網站行業的超前點播業務有重大的指導意義,推出超前點播業務需要顧及已有的會員的合法權益,同時在銷售VIP會員服務時也應該明確說明是否可以享有超前點播的權限,以及超前點播的內容範圍。

“中國的會員模式做到合法合規,只需要尊重用戶就可以,賺錢可以,用戶自願消費就行,而且你不能侵害他的權益。在用戶是會員期間,應該保障會員權益的合法穩定。”吳聲威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