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暴露美式民主的虛僞本質

■徐琳

一場新冠肺炎疫情掀開了美式民主的"華美袍子",露出了上面爬滿的"蚤子"。

截至6月2日,美國以超過180萬的確診病例,超過10萬的死亡病例,成爲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這樣的表現,顯然與其超級大國的身份不相匹配。面對不斷攀升的數字,美政府只能一再改變對死亡人數的預估,從6萬,到8萬或9萬,又到10萬……

其實,作爲超級大國,無論是藥品研發、醫療設備製造,還是醫護人員隊伍,美國都具備"抗疫硬實力"。然而,這樣一手好牌,卻被一些政客打得稀爛。

當新冠肺炎疫情來襲,許多美國人發現"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卻無法給你一隻口罩",甚至有些一線醫護人員只能頭戴購物袋、身裹垃圾袋充當防護服。

在疫情暴發初期,一些美國政客無視專家警告、淡化疫情威脅--"病毒總有一天會奇蹟般地消失""疫情新聞是假新聞"……種種說辭讓許多民衆以爲這不過是一場"大號流感"。與此同時,有國會議員被曝光在股市因疫情影響暴跌前拋售股票,謀求自身利益。然而,新冠病毒並沒有"奇蹟般地消失",反而迅速成爲美國的巨大災難,曾經隔岸觀火的他們,再也無法獨善其身。

美國一些政客號稱言論自由,但看看美國疫情預警者們的命運:華盛頓大學傳染病學專家朱海倫1月份就美國內疫情發出警告,隨後被下封口令,2月份她的實驗室被下令停止檢測;4月初,"西奧多·羅斯福"號航空母艦艦長佈雷特·克羅澤因寫疫情求助信而被免職;5月中旬,負責疫苗研發的高級衛生官員裏克·布萊特因堅持己見而遭解僱。

一些美國政客號稱人人平等,但因爲檢測資源不足,"富人優先"引發巨大爭議時,他們面對媒體的逼問迴應"或許這就是人生";在疫情高峯時期的紐約,最窮的兩個區布朗克斯和昆斯的感染人數,是人口密度最高的曼哈頓的兩倍;在密歇根州,只佔當地居民14%的非洲裔美國人,患病人數佔總數的40%;全美各地養老院超過2萬人因新冠肺炎死亡,且人數還在增加……

作爲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美國一直宣稱自己是"民主燈塔",在世界各地不遺餘力地輸出其美式民主。然而,從伊拉克到阿富汗,從利比亞到敘利亞,美式民主所到之處除了硝煙瀰漫、民生凋敝,還留下了什麼?政治動盪、恐怖主義、難民潮,哪一個背後沒有美式民主的推波助瀾?

作爲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美國本應憑藉其"抗疫硬實力"發揮作用,然而它非但自身節節潰敗,而且頻頻"甩鍋"抹黑別人,嚴重破壞全球抗疫合作大局。人們不禁感嘆,這場新冠肺炎疫情讓美式民主的虛僞本質暴露無遺。

疫情暴露美式民主的虛僞本質

(本文刊於《解放軍報》2020年6月3日第4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