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妻攻略》作者:十殿女王

簡介:一年前,他砸下重金要把她領回家,爲的竟然是做他的傭人?一年後,她慘遭妹妹橫刀奪愛,卻被各路親戚要求,爲這對狗男女送上新婚祝福。最難堪的時候,同樣是他,如神兵天降替她解圍,而他要的條件,竟然是一頓午餐的盒飯?看着這個身價不菲,頭頂總裁光環的男人,她突然覺得哪裏有些不對。

精彩片段:“媽,你消消氣,志懷哥哥現在還在醫院裏受苦呢。”看着眼前一臉怒不可遏的王曼麗,李若涵眼底閃過一絲得意,但是面上依舊是眼含淚花,好一派楚楚可憐。 正因爲合同事情生氣的王曼麗,一聽李若涵提起尤志懷,心中不禁有些疑惑,橫眉道:“若涵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善於算計的王曼麗自然不是那種沒腦子的人,對於李若涵騰空而出的話,自然而然地聯想到了李若曦的身上。“還不是李若曦那個賤人,要不是她勾引懷哥哥,顧辰溪怎麼會跟懷哥哥大打出手。”想起顧辰溪那日對她的羞辱,原本就哭的梨花帶淚的李若涵,此刻的淚水更像是開了閘一般,怎麼也收不回來。

“你說的是真的?”看着哭得厲害的李若涵,王曼麗眼底滿是心疼之色,在她的認知裏,誰要是惹了她的寶貝女兒不高興,那就是她王曼麗的敵人。對於李若涵,王曼麗是打心眼兒裏疼。她是王曼麗前夫的女兒,當時就是爲了維持兩人的生計纔會嫁入李家當續絃。想起以往那個老不死對待自己女兒和李若曦截然相反的態度,王曼麗眼底閃過一絲怨毒,自己的女兒哪點兒比不上那個小賤人,每次只要是李若曦想要的他都會毫不猶豫去買。而自己女兒,想到這裏,王曼麗眼底的冷意更甚。現在好不容易把那個老不死的熬死了,他的女兒竟然還留在這裏擋路,真是該死。“當然是真的。”李若曦推開門,接着王曼麗的話說了下去。看着王曼麗眼底那濃烈的恨意,李若曦心情大悅,徑直走到王曼麗對面站立,氣質上絲毫不輸給王曼麗。

《首席寵妻》作者:寒央

簡介:總裁寵妻文:商界巨頭聞疏城,覬覦嬌妻多年,對她的佔有慾近乎癡狂;聞疏城,柯橙國際大BOSS,葉菀的青梅竹馬。葉菀,思念坊首席設計師,性格多變,冷漠,高傲,孤單,堅強,時而少女心,時而女王氣場滿滿。 一次聚會上,兩個人重新相遇,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就此開啓……

精彩片段:待她收拾好下樓大半個鐘頭都過去了,她站在樓梯上見聞疏城氣定神閒地坐在沙發上喝咖啡,反而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粉嫩的臉頰上染上一層緋紅。不過她已經算動作快得了,誰叫聞疏城不提前通知她的?都是他的錯!葉菀調皮地衝着聞疏城吐舌頭臉扮起鬼臉,正好聞疏城回頭,她趕忙收住表情,然後踩着高跟鞋蹬蹬走下樓去。從聞疏城身上葉菀纔算真正見識到什麼叫效率,把自己收拾整齊不說,居然還有多出來的時間煮咖啡?葉菀搖頭,她真該感嘆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樣!

“怎麼了?”聞疏城身着一身黑色修身阿瑪尼西裝內搭酒紅色真絲襯衫,看起來既奢華又上檔次,整個人的線條都覆上一層冷色,冷冽氣質盡露無疑。不過他打量的目光讓葉菀很不舒服,爲什麼聞疏城的表情要像吃了屎一樣難看?想着葉菀情不自禁地笑出聲,原諒她實在是想象力太豐富了,所以纔會不自覺腦補出聞疏城一臉苦哈哈的模樣。“好笑麼?”聞疏城冷然出聲,他的眉頭皺得快要夾死蒼蠅了。這個死女人,穿得這叫什麼!一塊破布也比這個好吧?葉菀悻悻住嘴,什麼嘛!多說幾個字會死麼?冷死人了!

《寵妻不悔》作者:微風中搖曳

簡介:"初相見,那雙琉璃般的黑眸讓他深陷其中。她,主動誘情,一夜歡愛。“陸少,您對我剛纔的表現還滿意嗎?”她一臉嫵媚,笑意盈盈,問着身邊的俊朗男人。“你想要什麼?”對於她的條件,他始終無法拒絕。一場代言,一份合約,他們重新有了交集,他們陷入愛情的網。她破壞他和未婚妻的感情,她主動投懷送抱,只爲當年的那場怨。他心尖上的痛,因爲她的出現而消失,他沉淪在她的笑靨中,只爲當年的那場車禍。她步步緊逼,他漸漸沉淪,她毀了他的一切,可到頭來,卻只是一場誤會,是另一場陰謀。"

精彩片段:易皓南看着顧瑾歡臉上的堅定,他也沒有辦法讓她放手,所以,他除了幫她,並沒有別的選擇。顧瑾歡和易皓南坐在客廳,沒有多久,顧立凡和何月蓉就下了樓,看到易皓南也在,看樣子是他擔心歡歡,所以纔會這麼早就來了。“皓南,你來了啊!等會兒一起喫個早餐。”何月蓉轉身就起要走進廚房,只不過,沒有多久,顧瑾歡的手機響起。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看向了顧瑾歡,她,昨晚只是隨手將手機放進了外套的口袋,其實,不用看手機也能猜到,這個電話是誰打來的。易皓南握住了她的手,“歡歡,如果不想見,你就別接。”他,在最後的關頭,還是勸着她。

顧瑾歡搖了搖頭,“皓南哥,我可以的。”她,還有什麼不能做的?她,還有什麼不能面對的?陸少禹凌晨到的,只不過,他找了個酒店住下,他想了一個晚上,最後還是給顧瑾歡打了電話。“陸少?”顧瑾歡接起了電話,她的聲音聽不出有任何的無力感,也許,在陸少禹的面前,她想她應該是個堅強而又柔軟的女人。“你,還好嗎?”陸少禹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她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顧瑾歡笑了笑,“真是感謝陸少,你還願意關心我,只不過落個水而已,沒什麼事的,我現在已經好了。”這些事,她早就已經習以爲常了,所以,她說得很隨意。 陸少禹聽到她這麼說,心底裏終於鬆了一口氣,“我想見你。”他可以聽得她聲音裏的輕鬆,只不過,輕鬆歸輕鬆,他還是想要見她,很想很想。

看到這裏本期的書單就介紹完了,大家喜歡本期的小說嗎?可以給小編留言加關注哦!好了下期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