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的香港电影,被称作“东方好莱坞”,在国际影坛广受赞誉。

然而九十年代末,港片市场快速衰退,曾经的“东方好莱坞”也在短短的几年之间,失去了所有的繁华与荣耀。

随着港片市场的衰退,港片制作人们为了谋求生计、吸引观众,将“场面暴力”、“故事猎奇”作为了创作的主要方向。而“恐怖题材”的电影作品,也成为了此时港片创作者们的首选。

90年代末,大量的“恐怖题材”作品,出现在了港片银幕之上,《阴阳路》系列、《山村老尸》、《恐怖鸡》都是此时的代表性作品。2002年,彭顺、彭发两兄弟拍摄的《见鬼》,在海外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还被好莱坞买走了翻拍版权。

《见鬼》的成功,让越来越多的港片制作人,将目光聚焦在了“恐怖题材”的创作之上。《见鬼》之后,张国荣拍摄了《异度空间》,黎明、梁家辉合作了《三更》,徐克也在2003年拿出了《僵尸大时代》。

“恐怖、鬼怪”类型电影作品的拍摄,一直是港片制作人们的强项。毕竟,80年代中后期的“僵尸港片”,凭借浓郁的东方特色,在亚太地区风靡一时。

然而有趣的是,2002年之后,“恐怖题材电影作品”在香港影坛引发创作热潮,但却极少有创作者愿意对“僵尸片”进行新的尝试。此时较为知名的“僵尸片作品”,也仅《僵尸大时代》这一部而已。

2013年,新人导演麦浚龙对“僵尸片”的题材发起了挑战,与钱小豪合作了《僵尸》。这部《僵尸》制作精良,影片在缅怀“80年代茅山僵尸片”的同时,还通过隐喻的故事内容,对电影之外的生活,进行了剖析。

凭借过硬的质量,《僵尸》在金像奖、金马奖上备受瞩目。2008年的《叶问》,因为过硬的制作水准,重振了“功夫片”的招牌。而这部品质过硬的《僵尸》,却因为尴尬的处境,未能掀起新的“僵尸片”浪潮。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部《僵尸》,说一说这个隐喻浓重的故事,同时看一看为何它没能掀起新的“僵尸片浪潮”。

01·构思精巧的故事

这部《僵尸》的故事,保留了“林正英僵尸片”的鲜明特点,那就是“捉鬼”与“捉僵尸”同时进行的双线结构。

过气演员“小豪”,搬入了一座破旧的出租屋,并决定在出租屋内“上吊自杀”。结果屋内“闹鬼”,幸得楼下小吃店老板“友叔”相救,小豪化险为夷。

事后,小豪得知,友叔家四代都是道士,自幼也习练了不少道法,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道士这一行也没落了。为了生存,友叔只好改行卖糯米饭。

在出租屋附近生活的道士,不只友叔一个,还有楼下纸扎店的老板“九叔”。

“梅姨”与“冬叔”老两口无儿无女、相濡以沫。冬叔因为意外坠楼身亡,不忍老伴儿离开自己的梅姨,希望九叔施展法术,让冬叔重生。

九叔得了肺癌,正想尝试“借阴转阳”的续命之术,为自己延长寿命。面对梅姨的请求,九叔决定先在冬叔身上做实验。

九叔将冬叔炼制成“僵尸”,之后又去小豪的屋内抓住了“双生恶鬼”,本来一切都准备妥当,但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乱了九叔的计划。

随着计划被打乱,冬叔变成了失控的“僵尸”,而“双生恶鬼”也逃出封印。九叔因为法力不足,被“僵尸”干掉。为了平息风波,小豪与友叔一起,同“僵尸”、“恶鬼”展开大战。

《僵尸》的前半段,都是标准的“茅山僵尸片”模式,但在故事的最后,麦浚龙导演却选择了不落窠臼,让故事从奇幻变为了现实。

电影的镜头一转,九叔、友叔不再是什么道士,冬叔也不再是什么“僵尸”。小豪的出租屋内根本没有“闹鬼”,而决定“上吊自杀”的他,也真的“上吊自杀”了。

《僵尸》的结构设计十分讨巧,电影的一开始,旁白声中说到:很多人都说电影的剧情很荒谬。原来,人生比电影更荒谬。

随着这句旁白的结束,导演通过两个荒谬的故事,对这句话进行了解释。

在一个“电影化的荒谬故事”里:一名过气演员不堪生活的打击,决定“上吊自尽”。然而“女鬼”、“僵尸”的出现,让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新的好奇,也产生了活下去的动力。随后还与一位道长,共同踏上了降魔伏怪之路。

在这个“电影化的荒谬故事”即将接近尾声之际,导演笔锋一转,又为观众呈现了一个“现实化的荒谬故事”。

在这个“现实化的荒谬故事”里:过气演员在“上吊”之前,没有遇到“僵尸”,也没有遇到“女鬼”。最终,这名过气演员在安静的小屋内,成功的“杀死了自己”。

电影的荒谬,在于它奇幻无比的故事;而人生的荒谬,则在于它的现实与残酷。电影虽然荒谬,但那些奇幻诡谲的故事,总能点燃观众对于未知的渴望、对于生活的热爱。

而生活的荒谬,却总是让人在“无奈的现实”、“残酷的压力”之下,逐渐失去生存的信心、自我的意志。

就像富兰克林那句名言一样:“有的人25岁就已经死了,直到75岁才被埋入土里”。

面对生活的无奈,多少人选择了“杀死自己”,成为这荒谬生活里的一具“僵尸”,在庸碌、无奈中走向自己生命的终点。

02·对“僵尸片时代”的缅怀

这部《僵尸》,是麦浚龙导演的首部电影作品。在这部作品中,麦导除了对生活进行反思,同时也对曾经的“僵尸片时代”进行了缅怀。

在这部《僵尸》里,几位主演的面孔,让不少观众回想起了“80年代的僵尸片热潮”。

出演“友叔”的陈友,在80年代的“僵尸片”大银幕上备受瞩目。《僵尸先生》里的“四目道长”,让陈友获得了不少影迷的喜爱。而《僵尸叔叔》里,“这个给你、我随便”的梗,更是成为了无数观众难以抹平的笑点。

“四目道长”陈友在《僵尸》中出演了“友叔”的角色,而“千鹤道长”钟发,则在《僵尸》里出演了“九叔”的角色。

早年的钟发,也是“洪家班灵幻片”银幕中的常客。1980年的《鬼打鬼》里,钟发以茅山道士的形象,从幕后走向幕前。而《人吓人》、《僵尸家族》、《僵屍翻生》、《僵尸叔叔》里的精彩表现,也让钟发获得了不少灵幻片影迷的喜爱。

在“洪家班”的“僵尸系列”第三部《灵幻先生》里,吴耀汉的道长形象,给许多影迷留下了深刻印象。在这部《僵尸》中,吴耀汉虽然没有以道长的形象出现,但却出演了片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僵尸”冬叔。

不光是钟发、陈友、吴耀汉,《僵尸先生》、《僵尸家族》、《灵幻先生》中表现出色的楼南光,也在这部《僵尸》里出演了“小吃店老板”的角色。

当然,除了吴耀汉、楼南光、陈友、钟发四人,《僵尸》带给资深影迷们最大的惊喜,还是担纲主演的钱小豪。

钱小豪,这个因为“僵尸片”走上事业高峰的实力派打星,在许多资深港片迷的脑海中,都留下了深刻烙印。

然而,随着“僵尸片”的衰落,这位演技、动作并存的实力派,也快速消失在了港片大银幕之上。

在《僵尸》的创作过程中,麦浚龙导演将钱小豪的不少经历,带入到了电影剧本之中。而在该片中的钱小豪,也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本色出演。

除了邀请到这些“僵尸片”老面孔,在这部《僵尸》的镜头之中,麦浚龙导演还对林正英、许冠英两位已经去世的“僵尸片泰斗”进行了隔空致敬。

而片中男主角“满身符咒”大战“僵尸”的场景,更是对“僵尸港片”的开山经典《僵尸先生》,进行了致敬、模仿。

03·未能掀起新的“僵尸片浪潮”

90年代末,随着香港电影的衰落,“功夫片”和“僵尸片”一起消失在了华语大银幕之上。

2008年,叶伟信、甄子丹合作的《叶问》,凭借票房、奖坛的双项走红,再度擦亮了“功夫片”的招牌。

2013年的这部《僵尸》,本该像《叶问》一样,重振“僵尸片”的名号。但是因为票房、奖坛的双重尴尬处境,《僵尸》错过了一次掀起“僵尸片时代浪潮”的机会。

为了通过“猎奇元素”吸引观众,《僵尸》中运用了大量的“暴力、血腥”镜头。这些镜头的出现,也导致了《僵尸》无法走入内地院线银幕。

失去了内地的电影市场,《僵尸》想要像《叶问》那样,在票房市场之上产生巨大影响力,显然有些不切实际。

在奖坛之上,《僵尸》虽然质量过硬,但遇到的对手却一个比一个凶悍。

2013年,低落的“香港电影”似乎迎来了一个爆发期。这一年,王家卫拿出了《一代宗师》、陈木胜拍摄了《扫毒》、林超贤推出了《激战》、杜琪峰打造了《盲探》、周星驰上映了《西游·降魔篇》。

当年的《叶问》,在金像奖上遭遇了《赤壁》、《画皮》、《长江7号》,最终脱颖而出,拿下了“最佳电影”的荣誉。

而《僵尸》却在金像奖上,被《一代宗师》、《扫毒》、《激战》等作品前后夹击,最终只拿下了“最佳视觉效果”和“最佳女配”两个奖杯。

在这些劲敌的压力之下,《僵尸》没能重振“僵尸片”的招牌,也没能掀起新的“僵尸片浪潮”。

制作水准过硬,却在票房、奖坛之上面临双重窘况,《僵尸》遭遇如此处境,只能叹息生不逢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