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漢能系6家公司去年拖欠工資超1.5億元,但只是冰山一角

始於去年的漢能系大面積欠薪事件被官方公告。爲加大對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的懲戒力度,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7月2日發佈《關於向社會公佈2020年第二批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的公告》,對9家企業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爲予以公佈。其中,包括6家漢能系公司拒不支付勞動報酬案。

被公佈的6家公司分別是漢能移動能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漢能太陽能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漢能戶用薄膜發電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漢能光伏技術有限公司、北京漢能薄膜太陽能電力工程有限公司、北京漢能薄膜發電技術有限公司。

公告信息顯示,2019年8月-10月,朝陽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多次接到勞動者投訴,反映上述公司在去年5-10月拖欠勞動者工資,總計超過1.66億元。

人社局向上述公司送達《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後,6家公司逾期未改正或未完全改正。2019年12月底,人社局依法作出行政處理決定,責令上述公司支付勞動者工資並加付賠償金,但6家公司均未履行行政處理決定。經澎湃新聞根據行政處理決定梳理髮現,這6家公司未支付的勞動者工資超過1.53億元,未付的賠償金超過7600萬元,2400多人捲入其中。

朝陽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將就這6家公司應支付勞動者的工資及賠償金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但上述被人社部門公佈的情況還不能代表漢能系實際拖欠薪資的全貌。“被拖欠工資的(前)員工中,一部分走的是人社局的勞動監察程序,也就是公告中體現的情況。但更多人申請的是勞動仲裁程序,涉及的人數更多、欠薪更嚴重。還有一部分被欠薪者,去年已直接放棄維權討薪。”一位在去年欠薪風波中曾作爲代表與漢能高層談判的漢能前員工對澎湃新聞說道,他本人申請的勞動仲裁已因“強制執行無資產、執行中止”告終。

另據財新網報道,2019年年中漢能員工仍有12000人左右,至今已不及1000人,離職的多數員工被不同程度欠薪,且欠薪主體遠不止這6家公司。

由此可見,公告中所提的欠薪數字只是“冰山一角”。

去年10月,澎湃新聞曾報道漢能系持續數月的大面積欠薪事件,數千人捲入其中。在一場集體討薪之後,登記欠薪情況的20餘名在職員工在第二天以“已經確認違紀”爲由被漢能開除。除工資外,從去年開始被拖欠報銷款的員工也大有人在。除總部外,漢能分佈在多個省份的生產基地同樣在上演欠薪維權。

漢能集團創始人、實際控制人李河君曾在去年10月中旬作出迴應,將欠薪的主因歸結爲“正當迎來轉機之時,天有不測風雲”,並給出補發薪資的時間表。不過,多名漢能前員工向澎湃新聞反映,後來的事實證明李河君的上述承諾又是一張“空頭支票”。除了勞動爭議外,漢能已被多家曾經的“合作伙伴”告上法庭。

李河君由水電行業起家,2009年進入薄膜太陽能領域。長期以來,漢能旗下上下游子公司之間的關聯交易屢遭外界質疑。長期以來,漢能旗下上下游子公司之間的關聯交易屢遭外界質疑。經歷了港股上市公司停牌、錦州銀行暴雷後,漢能資金鍊斷裂,出現債務問題大爆發。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