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和老乾媽的“瓜”越喫越大,在騰訊起訴、老乾媽喊冤、貴州警方火速通報之後,字節跳動也“拌”了進來。7月2日晚間,字節跳動副總裁李亮在其頭條號上談及此事稱:“基礎事實都沒調查清楚,就可以直接啓用公檢法手段,竟然還成功凍結了對方1600萬元!” 隨即,騰訊公關總監張軍隔空迴應,稱對方“知識儲備不足,記性還不好”,並附上了此前字節跳動申請凍結另一家公司財產的裁定書。

7月3日早間,字節跳動副總裁再度發聲,指“騰訊向南山法院申請凍結老乾媽財產的做法,既缺少對法律的敬畏,也沒有搞清楚最基本的法律事實,在沒有必要性的情況下貿然凍結對方1600萬元的資產。”

兩家巨頭“口水戰”火熱,實際上關涉一系列法律問題。騰訊申請凍結對方財產,需要怎樣的司法程序?行爲認定和案件判決有哪些影響因素?此案折射出怎樣的公章制度漏洞?證券時報記者採訪了法律學界和業內的專家,尋找此“瓜”背後的法律解釋。

財產保全執行細節尚未可知

這一切源於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的一張民事裁定書。裁定書顯示,騰訊作爲原告提出財產保全的申請,請求查封、凍結老乾媽名下價值人民幣1624萬元的財產。

財產保全是指人民法院在審理給付之訴的案件中,爲了保證將來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能夠得到全部執行,在作出判決之前,對當事人的財產或者爭執標的物採取查封、扣押、凍結或者法律規定的其他方法進行保護的措施。具體分爲訴前財產保全和訴中財產保全。

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講師石一峯告訴證券時報記者,訴前和訴中財產保全有細微差別,訴前財產保全代表一種緊急狀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一條規定,人民法院接受訴前財產保全申請後,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作出裁定;裁定採取保全措施的,應當立即開始執行。

一位資深律師告訴證券時報記者,一般訴中保全比較常見。訴前保全雖然程序上有規定,但要證明有緊急需求,實際上很難做到,在撫卹金,工傷保險金方面可能存在,一般民商事案件則比較困難。

騰訊老乾媽一案屬於訴中財產保全,上述裁定書依照法條爲《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第一百零二條、第一百零三條,並未涉及訴前財產保全。“訴中財產保全的前提是,如果不申請保全,可能會造成將來判決難以執行或一方當事人權益損害,但在具體判定中存在模糊性,法院具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權。”石一峯表示。

石一峯介紹:“收到訴中財產保全申請後,法院應當在5日之內做出裁定,若裁定保全,則應當在5日之內執行,但是緊急情況下也需要在48小時內做出裁定。而具體的執行時間會根據保全財產的不同產生差異,比如查封登記不動產或扣押動產等,就需要花費更長的時間。”

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民事訴訟法》並未對送達程序作出明確要求。“是裁定後立即送達、執行時送達還是執行完畢後送達,不同的時間點對於被申請人在程序法上的意義是不同的,因爲送達之後被申請人有一個提出異議的權利。從申請人的角度,延遲送達能夠防止財產被轉移;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申請本身也有可能是不合理的,甚至影響到其他利害關係人,這裏就有一個利益權衡的問題。”石一峯解釋。

南山法院的該裁定書落款時間爲2020年4月24日,裁定書送達後立即執行。老乾媽聲明稱其接到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委託貴陽市南明區法院送達相關法律文書的時間是2020年6月10日。保全裁定有沒有執行,怎樣執行,目前仍未清晰。

此外,根據上述法律規定,財產保全申請人還應提供相應擔保。“這是爲了防止申請人最終敗訴或者認定財產數額不符,因而可能給對方造成財產損失。通常可以用現金、房產證、擔保公司做擔保,現在也多用保險公司出具的保函。”一位法律從業者告訴證券時報記者。

裁定書顯示,在此次騰訊的財產保全申請中,由新疆前海聯合財產保險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聯合提供信用擔保。

據悉,南山區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迴應媒體稱,相關情況還需進一步覈實,該院會依法審理,最終結果以合議庭的意見爲準。7月3日下午,貴陽市南明區人民檢察院發佈消息稱,檢察機關依法提前介入“老乾媽公司”被僞造印章案。

是否構成表見代理將影響判決

那麼,此案的裁決將會受到哪些因素的影響?多位法律專業人士稱,表見代理的認定將是重要因素之一。

表見代理,是指雖然行爲人事實上無代理權,但相對人有理由認爲行爲人有代理權而與其進行法律行爲,其行爲的法律後果由被代理人承擔的代理。其三個要件爲:被代理人的可歸責性;代理人的代理權外觀;第三人的善意。

“也就是說,要證明‘我足以相信你是你‘,”上述法律人士解釋,“表見代理有幾種常見情況,比如公司大股東在沒有公司授權的情況下對外簽訂合同,但合作方有理由相信大股東能夠代表公司行爲;再比如公司的業務員離職後,繼續以公司名義去籤合同,長期的生意夥伴對離職並不知情,雙方合作仍然基於信任關係,這種情況下被代理公司即應承擔一定責任,因爲沒有及時澄清與業務員之間的代理關係已經取消。”

對於要件之一“被代理人的可歸責性”,需要判定老乾媽與三名犯罪嫌疑人私刻公章之間的關係。“一般會採用過錯歸責或風險歸責,過錯歸責即判定老乾媽是否存在一定過錯,但這個表述並不一定準確;風險歸責則判定老乾媽是否有風險控制能力及是否採取了風控措施。比如在此案中,老乾媽是否有嚴格的公章管理,在廣告投放期是否知情及是否向當事人詢問相關情形。”石一峯表示。

對於要件“第三人的善意”,則需要騰訊舉證是否“有理由相信”。“這裏主要會根據交易場所、交易時機、交易價格等判斷當事人的注意義務。比如簽訂合同如果是在老乾媽的某個辦公場所,那這裏的代理權外觀就非常強了,有理由相信這就是老乾媽公司的行爲。”石一峯稱。

石一峯表示,目前的材料不足以展示案件詳情,具體還要依照實際證據判決。“並不是說不構成表見代理,老乾媽就不用承擔責任,或者構成表見代理,騰訊就會得到更多保護,最終還是會在法治的框架內得到妥當的平衡。這樣的案件本身沒有太大的特殊性,從解決路徑上看,現有的規範供給是比較充足的,特別是在《民法典》頒佈之後,對當事人利益的保護會更加充分。”

公章管理問題有待解決

此案也再次暴露長期存在的企業公章管理問題。上述法律人士提醒,很多公司的公章管理制度不夠嚴格,比如一些公司會混用公章,沒有合同專用章和財務專用章等區分,“雖然這也不算違法,但是公司應該有合理的用章制度,處理好內控問題。”

石一峯稱,一方面,現有的公章管理和行政處罰還不是特別完備,還需要細化。另一方面,公章的問題就是權限的問題,實際上也可以通過一些其他的技術手段去彌補,比如簽訂合同要求上級視頻,應用區塊鏈技術等。並非要完全依賴公章,僞造公章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騰訊收割流量,股價上漲

此案在互聯網上持續發酵,接連數天被廣泛圍觀討論。“憨憨企鵝”則藉機迅速收割了一波熱度。7月1日晚間,B站騰訊賬號發佈《我就是那個吃了假辣椒醬的憨憨企鵝》視頻瘋狂吸粉,目前該視頻已有544萬播放量,“騰訊 老乾媽”話題連續兩天霸佔B站搜索熱榜第一名,相關話題視頻已超過百條。

騰訊股價近兩日也表現不凡,7月2日,騰訊控股高開上漲,當日漲幅3.97%,以520.7港元收盤。7月3日,股價盤中一度衝高至529港元,收盤時漲幅1.16%,收盤價524.5港元,總市值突破5萬億,創歷史新高。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