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趙雅靜

編輯 | 陳令孤

再曲折的花路也有盡頭。7月4日晚,幾乎被人遺忘的選秀綜藝《創造營2020》(以下簡稱《創3》),迎來了自己的成團之夜,也終於上了久違的熱搜。

何炅主持,孟美岐、R1SE、薇婭等明星現場見證,最終成團的7位女孩爲:

希林娜依•高、趙粵、王藝瑾、陳卓璇、nene鄭乃馨、劉些寧、張藝凡。

她們將以「硬糖少女303」的團名,站上未來的演出舞臺,回饋爲她們撐腰的創始人。而整晚最讓人關注的,卻是之前退賽的姜貞羽,坐在臺下觀看,引起無數人憐惜。因爲節目拖沓的流程,繁多的發言,網友在微博吐槽「鵝廠太墨跡」。

事實上,《創3》也是在一片爭議聲中,走向尾聲的。

從2018年火遍全網的《創造101》打開「偶像團體的時代」以來,《創》系列走到今年已經是第三個年頭了。去年的《創造營2019》就曾被唱衰,今年也並沒有實現逆風翻盤。

縱向對比,它沒能像兩朵前浪一般,創造出足夠令人「膜拜」的偶像選手;橫向對比,隔壁《青春有你2》造梗和出圈的能力之強大,也使得這場「鵝桃大戰」的勝負不言自明。

即使在屬於《創3》的成團之夜,一開始佔據微博熱搜榜首位的卻是#THE9隊長安琦#,搶走了風頭。直到節目進行到半程,關於總決賽的內容纔出現在頭條。

無論從哪個維度講,《創3》都不能稱之爲成功,再說得肯定一點,就是失敗了。網友用「糊」來形容這種狀態,「糊了嗎?」「爲什麼糊?」成爲這檔節目被討論得最多的話題。

《創造營2020》最終成團選手

01 要成績,不要成長

不可否定的是,《創3》也是擁有過光芒的,這主要體現在節目伊始。

自5月2日開播,節目首周就拿下了70個相關微博熱搜,豆瓣評分更是高達7.1分。截至目前,位居豆瓣熱評前位的仍舊是開播首日的一條四星評論:

「比起隔壁,鵝真的是太有錢了。沒搞噁心的煽情賣慘那一套,也沒有太多讓人崩潰的高頻率尖叫聲。最重要的是選手都是正常人,業務合格情緒穩定,強就是強,實力不夠就繼續努力,有一說一拒絕瘋狂加戲。」

這條讚譽來得毫不誇張。還沒有一檔團綜像《創3》一樣,上來就是兩兩battle的局面。在觀衆毫無準備的情況下,freestyle的形式從充滿戾氣的說唱舞臺挪到了女團的地盤上,驚喜不斷。

極強的表演性和衝突感被塑造出來,像火苗一樣點燃了大家的嗨點。

那時還沒有人能預料到,這把叫做「競爭」的大火,會越燒越旺,最後「毀」了自己,遭受了無數的質疑和批評。

成也賽制,敗也賽制。競選流程是一檔選秀綜藝產生效果、放大效果的基點。正如《青你2》總編劇曹薇接受採訪時所說:創造好賽制,「挖好坑」,讓選手可以盡情地釋放出性格。

但這屆《創3》對賽制進行了大改動,將11個出道名額縮減爲7個,幾乎砍掉了一半,直接導致競爭的加劇。相應的,節目的主線和重心也發生了轉移,以前是「成長」,現在是「成績」。

《創造營2020》截圖

起點就是高標準、嚴要求,所以每個人都頂着巨大的壓力。

競爭的概念直接彰顯於「敢,我有萬丈光芒」的slogan中,讓節目充滿血性甚至戾氣。黃子韜被冠以「嚴厲教練」標籤,常表現出憤怒,而學員們的發言也是「敢」字當頭。

從錄製開始,這些女孩就面對各種選擇:要不要對決、和誰對決、是否加入更快速度的「一天班」......每一次選擇都是籌碼,會導向不同的結果。

而學員陳卓璇的發言,還把競爭蔓延到了更大的範圍:「我一直以來的目的不是跟101個女孩作比較,而是爲了跟行業內所有專業的歌手,專業的藝人,包括臺上的四位導師」。

競爭,從點燃觀衆興奮點的火苗,慢慢變爲了觸發焦慮點的炸彈。

創造營2020》截圖

「所有成功的節目都在於裏面的人物和內容帶給了你情緒滿足」,曹薇如是說。而這恰是《創3》最重要的弊病——沒人想在競爭中尋求滿足。

毫無意外地,節目的評分從最開始的7.1分一路跌至5.9分,被網友稱爲「高開低走的典範」。

與這份狼性競爭形成對比的是,在6月23日「火箭少女101」的畢業典禮上,楊超越的一段有關「笨小孩」的發言,引起了巨大的同情和共情——笨小孩也有光芒,也會獲得上天的愛。

彼時正在熱播的《創3》中,觀衆幾乎找到一個楊超越式的「笨小孩」。本來是想致敬《創造101》,最終卻站在了它的對立面。

回頭去看,要說節目的暖心時刻,或許是擔任特邀創始人的吳亦凡與鹿晗、黃子韜實現「三大流量」合體,孟美岐和周震南以師姐師兄的身份前去探班,加了人情分。 綜藝節目的核心真是比賽嗎?不,是娛樂。

三大流量合體。《創造營2020》截圖

02尋找選手的記憶點

《創3》被詬病的另一個原因:選手沒有記憶點。

自從強調專業性的那一刻起,節目的重心就由「秀」變爲了「選」,結果是犧牲了敘事的完整性和對選手獨特性的展現。

在前兩期的對決中,鏡頭和剪輯都更側重於舞臺效果,而非「人」的呈現,所有選手在女團標準的要求之下都有「被扁平化」的傾向。當觀衆沒法充分認識她們,也就無法投射自己的情感。

直到節目後期纔開始出現練習室中的鏡頭,展現選手們遇到的困境、彼此間的互動等,故事這才慢慢建立起來。但已經錯過了最佳的個人塑造期,只能側重於學員之間的友誼。

在成團的幾人中,大部分在前幾期的形象並不鮮明。

希林娜依•高雖然一開始吸引了較多的目光,但關注點大多集中於她帶點小沙啞的獨特音色上。即使後來以「女團vocal天花板」之稱小範圍出圈,目光也並沒有聚焦到她的自身。

趙粵在節目初期幾乎透明,展示完個人才藝之後就很少有鏡頭,直到後來在「五天班」中進行「大面積」教學才又重新出現在觀衆眼前。

趙粵 。《創造營2020》官方微博

nene鄭乃馨的泰國身份自帶特殊屬性:因中文不好顯得有些「呆萌」。當黃子韜一字一頓地對她說「你唱到了我的心裏」時,這份「呆萌」得到放大,勉強算得上專業能力之外的個人記憶點。

微博熱搜也說明了一切。盤點《創3》初期每個成員的個人熱搜,大都是#劉些寧舞蹈solo#、#趙粵扇子舞#、#林君怡卡點#、#姜貞羽舞蹈實力#......

這些以舞臺表現爲關鍵詞的熱搜,顯然忽略了成員的性格特色。能力出衆並非壞事,但記憶點才能獲得流量。

《創造營2020》官方微博

從開播到結束,要說《創3》最出圈的場景,就是陳卓璇在拿到第二名的成績時對贊助商喊話:爲什麼她們都拍了中插廣告,而我沒有?是我還站得不夠高嗎?

藉助利劍般的野心,她完成了節目最成功的一次造梗。之後,她也沒有規避這個飽受爭議的人設,在直播中哀嘆「一股子怨氣上了我的頭」,實現了第二次危險發言。

當特邀創始人秦海璐說出「站得多高不重要,看得夠不夠遠才重要」時,陳卓璇以「我站得不可以不夠高,看得也不可以不夠遠」作爲迴應,徹底完成了「野心」人設的加固。

陳卓璇迴應秦海璐。《創造2020》截圖

另一個出圈的,是「淚失禁體質」張藝凡。在需要鏡頭、需要喊話才能被更多人看到的「叢林法則」中,她成功靠「哭的本能」吸附了大量的注意力。

當聽到黃子韜的喊話,「給你們這個舞臺,不是讓你們表達情緒來哭的,舞臺是很殘忍的,能行就行,不行就走!」太嚴厲了,張藝凡一下沒忍住,眼淚落了下來。

這一哭,直接成就了熱搜#張藝凡不敢舉手挑戰#,最高衝至熱搜榜單前三,在強調錶演性的框架之外,實現了某種微妙的個人敘事。

節目後採中,她說,「不是每個人說敢就真的敢。」她在無意間衝破了單一的價值標準,讓人意識到有人是勇猛的,也有人是膽小的。

自此之後,她緊張了哭、害怕了哭、找不到巧克力也哭......她被做成各種表情包,話題度飆升,爲這個以「狼性」著稱的節目增添了一絲柔軟,也爲選手羣像增添了一個獨特的面向。

「淚失禁體質」張藝凡 。《創造2020》截圖

在這檔強調競爭、提倡勇氣的節目中,兩種出圈的方式都有着各自的極端——一個足夠生猛,一個足夠柔弱,她們都是《創3》價值觀的產物,或是價值觀變形的產物。

不要忘了,選秀的最終目的是「人」,她們能否擁有觀衆緣,能否激起粉絲的認同感,帶給人或激勵或安慰或陪伴的力量,決定了她們能走多遠。

03打破常規後的困境

《創3》被認爲「糊」了,有時機的原因,也有自身定位的原因。

作爲團綜市場的兩大扛把子,《創3》與《青你2》的對比,從春天走到了夏天。《青你2》播出時,儘管被批評後臺互動太多,節奏拖沓,但因疫情期間人們擁有大量的閒暇而轉禍爲福。

《創3》的運氣就沒這麼好了,從延後的播出時間,到對市場標準的挑戰,再到價值觀的確立,都處在各種不同的尷尬之中。

沒有「天時」是尷尬的起點。《創3》上線時,《青你2》離成團不遠,討論正熱,而另一邊《乘風破浪的姐姐》未播先紅,可以說是遭到了前堵後截,被分走了不少關注。

節目本身後勁也不足,造梗和出圈不甚理想,缺少「路人緣」。這直觀地反映在豆瓣評分人數上:《青你2》達8萬餘人,正在播出的《姐姐》超過9萬人,而《創3》到了成團之夜,仍然不足4萬。

圖源 | 《創造營2020》官方微博

性別價值觀和無法自洽的邏輯,也讓《創3》喪失了很多好感。 從以粉色作爲基調的舞臺,到具有濃濃性意味的logo設計,再到節目標榜「以瘦爲美」的「小蠻腰」遊戲環節,到處充滿着直男審美,加深了單向度而非多元化的的女性價值。

傳播學學者吳暢暢在接受採訪時談道:小蠻腰的設計,在節目中的話術表達是女性的「身體管理」......這個詞語其實是非常中產化的話術表達,只有中產纔會講專業主義、講職業,講門檻。

雖說girl power應該來自於自我的身體管理,但目的仍然是被觀看與被評價。《創3》教練團中三男一女的性別比例,也實打實地突出了以男性爲主導的評價體系。

「小蠻腰」遊戲。 《創造營2020》截圖

除此之外,在走向決賽的過程中,節目組一直秉持的「專業性」也沒能得到很好的凸顯。

一個合格的偶像團體應該擁有全能ACE、vocal擔當、dance擔當、人氣擔當等。《創3》則遲遲沒有產生呼聲最高的C位選手,進入總決賽的15名成員,vocal擔當數量最多。

以至於,網友一度調侃說她們將以「合唱團」的身份出道。

當成團之夜落下帷幕,光芒最終也沒有蓋過那些質疑之聲。站在終點回望,首期battle的火熱場面依然歷歷在目,曾經預示着會誕生一個極具專業性的頂級女團。

誰能想到,那套一直被《創3》引以爲傲的專業標準,終究在水土不服的娛樂生態和中國觀衆的審美趣味中,失去了其原本的意味,也並沒有助節目抵達預期的結果。

關於「專業性」究竟是否適合中國當下的團綜選秀,音樂博主@耳帝 曾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讓業務能力的呈現優先於對人的塑造,我覺得是很冒險的,因爲所有業務與舞臺的精彩最終也得匯入進人的終站,沒有一個明晰、具有辨識的人格落腳點,業務精彩很容易變成無主印象。」

圖源 | 《創造營2020》官方微博

《創3》的總導演孫莉不是不明白其中的套路,在去年接受媒體採訪時,她坦言「每一檔節目都有一個故事樣本」。而這所謂的「故事樣本」,幫助她創造了最開始的「楊超越神話」。

但是當這個成功的套路反覆被實踐,並日趨成熟,也會造成市場飽和、同質化嚴重、專業度缺失等問題。所以,到了今年《創3》的時候,她想打破這種局面,嘗試重構行業的規則。

結果,卻得了一個「糊」的評價,伴隨全程。成團之夜的冷清,更讓人唏噓。

兩個月過去了,《創3》的成敗其實已不重要,它提供了一個案例,真正值得追問的不是表面形式,而是深層邏輯:成團類綜藝究竟何去何從?這是從業者和觀衆都需要思考的問題。

創新本身並不是壞事,作爲第一個喫螃蟹的製作團隊,《創3》能在成功時去挑戰行業標準和觀衆認知慣性,也是一份勇敢。

就像那些在節目中拼搏過,而並未出道的選手一樣。即使失敗,也依然擁有某種榮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