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亮真圓【小小說】

文丨楊培林【陝西】

那一年,他二十五歲。

總公司在古城西安舉辦業務培訓,相隔一千多裏的他和她纔有了認識的機會。

培訓到第七天,公司組織聯誼會,因爲倆人在組裏年齡最小,他和她就責無旁貸地代表小組表演節目。

因爲時間有限,那幾年特別流行惡搞劇,利用中午休息的功夫,倆人一邊說一邊寫,很快就在禮堂搗鼓出一個惡搞類的小品,內容大致是在一個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的意境中,男女主角間一次惡搞表白,其中小一段劇本如下:

男(擡頭看看天空):哇!今晚的月亮可真圓啊!

女(含情脈脈地看了男方一眼):是啊!難道你就不想說點什麼嗎?

男(深情款款地盯着女方的臉):我想請你喫頓飯。

女(幸福滿滿地):好的,那咱們到哪裏喫呢?

男(嬉皮笑臉地):提前聲明,AA制,各付各的錢。

女(失落憤怒):你去喫吧!突然想起來了,我媽今天生日,她還在等我回家喫飯。

倆人配合相當默契,排練過三次就表演得相當順暢了。

其實他很想多排練幾次,尤其是雙方四目相對、深情相望那段,他從她那對清泉般地眸子裏讀到了一絲莫名其妙的慌亂,雖然就那麼倏地一下一閃而過,但是還是被他敏銳地捕捉到了。

演出當晚,全場觀衆被他倆逗得前俯後仰,出人意料地給小組捧回一個二等獎,他倆因此也成爲了培訓班上的一對小開心果。

因爲大家都是在外培訓,陌生的城市裏沒有朋友,加之這次演出,兩人也變得格外熟,小組裏幾位大姐就開始逗他們,小鄭、小江!你倆恰好都單着呢!這段時間閒着也是閒着,不如先談一個月戀愛吧!上個城牆逛個護城河啥的出雙入對也有人陪不是?他倆也跟着打哈哈,笑着說,好啊!這個簡單!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張口就能來:

哇!今晚的月亮可真圓啊!

……

中秋節,公司組織到護城河邊去賞月,他倆走在隊伍最前面,他擡起頭,在樹梢頂上瞧見了一輪明晃晃的滿月。

他轉過身,笑嘻嘻地對着她說,哇!今晚的月亮可真圓啊!

她也沒不加思索地跟着她溜了小品臺詞。

那天,他請她在魚小二魚莊喫魚,不過,不是AA制,他說他是男士,他請客,也算是慶祝共同合作的小品演出成功,她也沒再堅持。

回來的路上,兩人的話比以往少了一些,對話總有些答非所問似是而非的感覺,倆人都感覺怪怪的。

他想,逮住機會,他一定要對她親口說點什麼,但這段時間裏,倆人相處還是太短暫,貿然說出來又有點不大合適。

看到他話到口邊留半句的樣子,她也跟着急,她既想聽到他親口說點什麼,又怕他說出了什麼。

一個多月的培訓不知不覺就結束了,結業座談會那天晚上,大家都在盡情狂歡喝酒唱歌,大廳裏吵得厲害,她一個人踱到公司對面的葡萄樹下,聽到前面走廊有腳步聲,一擡頭,就看見她那雙明亮亮的大眼睛。

他突然感到特別緊張,語無倫次地說,明天就要結束了。

她也跟着說,是啊!就要結束了。

他一下子就緊張起來,卻一時又找不到話題,一開口,那句, 哇!今晚的月亮可真圓啊!又一次脫口而出。

她也笑着跟着,難道你就不想說點什麼嗎?

接下來,他要當面給她唱一首陝北民歌調,歌詞是他自己親手寫的,他在培訓班上唱過原生態的陝北民歌,她說他比阿寶唱得好,聽不慣阿寶,嗓子好像被人捏着的感覺,放不開,她更喜歡他的嗓音,渾厚自然更有味道。

整個白天在心底裏演練過無數次的場景,

天哪!到最關鍵的第三句時他竟然又掉了鏈子,本來他是想說:我想給你唱首歌!她呢!一定會說!好啊,你唱吧!反正你唱什麼歌我都喜歡聽!

鬼知道!一開口,那句神經質的小品臺詞又冒出來了,我想請你喫頓飯!

這次,她沒有繼續再接他的臺詞,只回了一句,你真的覺得我就那麼搞笑嗎?在他發愣的當兒,她一言不發地轉身跑了,他追到宿舍,等了兩個小時,到底沒等到人。

第二天,大家都急着收拾行李趕回家,他四處找她,直到最後上車那一刻都沒找到,打她電話一直是通話中,再打就關機了,後來多次打聽過,也沒有結果,原本挺美好的東西,就這麼十分搞笑地結束了。

後來,他娶了妻,成了家,有了溫柔的妻子和女兒。年前,他和六歲女兒合唱的一首陝北民歌,在抖音上開始意外地走紅:

妹扶竹梯哥上天/親手摘下白玉盤/含淚捧到妹面前/你是哥的心尖尖。

大家都說他有才華,詞寫得好,歌也唱得好,有情感。只有他自個知道,這首歌其實不算新歌,整整在心底裏憋了十二年了,現在一開口,還是忍不住有點想哭。

圖片來自網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