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日晚,《歡樂喜劇人》最新一期播出,白凱南帶來自己團隊的全新作品《綜藝怪咖》。可惜的是,節目播出後的反響並不如之前預料的那般好,除了不好笑、尷尬,還有刻意煽情的負面評價。

很遺憾,白凱南成爲了《歡樂喜劇人》團隊賽中,最先淘汰的第一人。

節目中白凱南慘遭淘汰,節目外卻也爭議紛紛。最先是網友發現,白凱南節目中的作品內容,和之前《脫口秀大會》節目中張博洋表演的段子幾乎一模一樣,存在抄襲行爲。

隨後,《脫口秀大會》的主辦方在微博放出了一段視頻,視頻中有明確的兩個節目的對比片段,直指白凱南及其團隊抄襲,稱抄襲是對其他原創者最大的傷害,將採取法律手段,保護原創,追究抄襲者的法律責任。

曾經的喜劇天才、創作奇才,許久不見的白凱南,再次引起關注卻是不好笑、作品抄襲……令人不禁發問,那個和賈玲曾經在春晚舞臺上逗樂全國觀衆的八字眉,現在究竟是怎麼了?

1,出身藝術世家,舞蹈學校畢業,因眉毛改行

2010年,白凱南和賈玲在央視春晚上以一臺男女搭配的相聲表演《大話捧逗》闖入了大衆視線,一舉成名。

2010年央視春晚並不是白凱南和賈玲的第一次合作。同是師承馮鞏,2008年兩人蔘加了中央電視臺舉辦的相聲大賽,最終的成績很優異,也是因爲這次表演,兩人後來的合作逐漸密切,也越來越有默契。

相比較賈玲,白凱南在喜劇道路上的發展,並不順利,沒有自己的一套體系,總是十年如一日跳脫在這個那個節目中,進軍演藝圈也並不成功。

小時候的白凱南並沒有想到,以後會走上喜劇相聲、小品這條道路上,但他確實是一心想要從藝,或許也是和他的家庭有關係。

白凱南出生演藝世家,爺爺喜歡京劇,父親白雲是喜劇演員,也是一位美聲發燒友,經常沒事就唱兩句,母親是一位舞蹈演員,姑姑是位女高音歌唱家,一家子全是搞藝術的。

1994年,13歲的白凱南因爲自幼喜歡舞蹈,準備報考藝校,去芭蕾舞院系學跳芭蕾舞。白凱南的父親很支持他,但老師們卻並不樂意,紛紛勸說白凱南去學別的,理由是長相和身材都不合適。遭拒絕後,父親就帶着白凱南一趟趟的找老師,直到老師同意白凱南成功入學。

搞藝術的都很有範兒,白凱南一家除了他,原本各個是郎才女貌,很有藝術氣質,只是到了白凱南這兒,一個八字眉將原本的美聲、舞蹈氣質,改成了喜劇演員範兒。

舞蹈學校畢業後,白凱南便想嘗試着當演員,於是報考了中央戲劇學院的表演專業。可是演員需要良好的外在條件,這一點上,白凱南和賈玲還是挺像的,都沒有在專業表演上有過多偏執的要求,不行就“曲線救國”。賈玲早早的就意識到了,所以最後選擇了相聲表演專業,而白凱南則是多經歷了些,在相聲表演上多走了段彎路。

2,24k純海青的成名之路:被扔西瓜、被罵近倆小時

在成爲馮鞏的弟子之前,白凱南自稱是24k的純海青。海青是相聲界行話,意思是無門無派無師父,非專業的相聲演員。沒有拜師馮鞏前,白凱南就在演藝吧裏表演,講兩個小包袱小故事,唱兩首幽默的小歌,目的是取悅觀衆,只要觀衆笑了,你幹什麼都行。剛開始表演,白凱南完全沒有什麼心得和經驗可言,講不好就被會被炒魷魚,更嚴重的是被舞臺下面的客人們侮辱。

有一次,白凱南說的不好,一場下來觀衆沒幾個樂的。後來就有客人不滿意朝他扔了塊西瓜,嘭!砸到了他的頭上。白凱南沒說話,接着講他的,客人不依不饒又扔了一塊,白凱南伸手接住了,說了句:還帶贈果盤的啊。就這一句,觀衆被逗得哈哈大笑,唯一沒笑的,就是臺上捏着西瓜的白凱南。

這樣的表演經歷給白凱南帶來的難能可貴的舞臺經驗,尤其是臨機應變能力以及處事不驚的能力。但再怎麼處事不驚,白凱南也有受不住的時候,尤其那個人是他的師父。

2015年,白凱南被師父馮鞏叫去演個作品。

那個時候的白凱南,春晚成名後,先後登上了各大電視臺,也參加了幾檔知名的綜藝節目,還出演幾部喜劇電影,唱過幾首歌,名氣熱度都很高漲,出去演節目,經常被人尊敬的喊聲“白老師”。

這個作品,白凱南和馮鞏排了兩個半月,幾乎被罵了60天。馮鞏對作品要求非常嚴格,對於白凱南之前的表演方式也並不滿意,所以整個排練過程對於白凱南來說,就是一個對自我的拆解和組裝。

馮鞏只要不滿意,從來不會拐彎抹角,火氣上來不管是誰在場,照樣罵人。有一次馮鞏罵了一個多小時,剛開始白凱南覺得沒事兒,師父就這樣,自己臉皮也厚,受着就行。到了後來,白凱南覺得難受了,有些心難安意難平。

他直到現在,都記得馮鞏最後給他的一句話:別人叫你老師,你就是老師了?你在藝術面前永遠是個學生。

這句話讓白凱南開始反思,開始回想成名後的變化。但他想不通,自己大小是個腕兒,演過這麼多作品,有這麼多經歷,怎麼會被師父這麼罵……

後來他想通了,他就是一個小角色,不能忘了自己是從哪裏來,要往哪裏去……他說他不在意當一個路人乙,他在意的是自己是不是在路上。

但從現在看來,白凱南仍只是個在路上的路人乙:一直在路上,十多年過去,卻依舊是個路人乙。

3,一直在客串,難得有代表作

2010到2020,賈玲從那個有些青澀的《大話捧逗》走到現在,有了自己的電影處女作《你好,李煥英》,十年間,賈玲不說相聲,轉了小品,有了團隊,有了公司,當了老闆,簽了新人,5次登上央視春晚,全國觀衆認識她,事業如火如荼。

而白凱南,從29歲到39歲,十年間一直是“客串”:從這個綜藝節目到那個綜藝節目,近兩年還成了一個小網紅,在網上拍一些搞笑自黑的段子。沒有團隊,沒有個人定位,沒有事業方向,白凱南進軍影視圈也沒有激起多大的水花,最近的一部作品,還是兩年前在師父馮鞏的電影裏演了一個小角色。

白凱南從那個別人口中的喜劇天才,成了現在的路人乙,不能說他不夠努力,畢竟誰也沒看見,但他卻不夠嚴謹,失了曾經的那份初心

早前,白凱南剛出名的時候,他如今的搭檔蔣詩萌,曾在節目採訪中誇讚過他,正巧和最近曝出的抄襲事件,是一個話題。

節目中,蔣詩萌說白凱南是一個很熱心腸的人,即使不關乎自己的利益,也會熱心助人。又說到喜劇演員在創作的時候,難免會被偷個包袱,抄襲等等,有一次她的包袱就被剽竊了,對方還要演出了,白凱南看不過去了,仗義執言,要替她出頭,給她出主意讓她先演……

白凱南抄襲事件被曝出後,首先就讓人想到了這個幾年前的一個採訪。

物是人非,曾經對抄襲深惡痛絕的人,不知爲何也走上了這條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