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之后,话题一直没有断过。

扎在性格迥异的姐姐堆里,蓝盈莹算不上突出,就连朋友也在赛前提醒她,“你太正了”。

因为身上的这股“正”劲儿,蓝盈莹成了“努力”的代言人。

努力,让她拿了初评测舞台的第一名,同时也让她丢了一些观众缘,成了大家眼里的“狼性竞争者”。

所谓的“狼性”,不外乎野心大、欲望强。节目里,蓝盈莹不是第一个表露出这一点的人,喊着自己想站C位口号的姐姐,一捞一大把。

但却只有她因为“太上进”的实际行动,成了攻击力强的靶心,陷入舆论的漩涡。

人,应该学着隐藏自己的努力吗?应该为自己的野心感到羞耻吗?采访里的蓝盈莹,和我们聊了聊风浪当前自己的真实心境……

01 没想到有一天,我成了别人家的小孩
《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后,“努力的三好学生”成了很多人对蓝盈莹的印象。
努力的人通常分成两种,一种躲背地里下功夫,一种在人前直晃晃地用功。
而蓝盈莹,很明显属于后者。
就像黄龄评价得那样,“非常的拼命三郎,她那个眼神,一定要死磕”。
舞台上,蓝盈莹的表情管理,细节到每一秒都挑不出什么差错;镜头随便带到,她的坐姿也永远保持笔直的状态……
蓝盈莹的努力,简单到从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看得出来。
不仅节目上明晃晃地卖力,蓝盈盈打小起就明白一个道理——“糖,是给努力的孩子准备的。”
小时候,她因为坐姿不标准养成了驼背的坏习惯,为了改变身形总是坚持靠墙站,所以在青春期的时候,骨骼就已经长成了直挺挺的样子。
“现在如果你让我驼着背,我会觉得不能呼吸。”第一次尝到甜头之后,蓝盈莹就一直靠着自己的努力换“糖”吃——
高中时,父母反对她走上文艺这条路,她就自学了考试科目,敲开中戏的大门;
入学后专业成绩不好,她就较劲儿每天早起练功,一个学期就让大家刮目相看;
中戏毕业,她又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拿着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北京人艺……
回想起那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自己,蓝盈莹特别骄傲,“演员这条路,是我自己努力抗争来的。”
“只要我努力了,就没有什么达不到的。”
努力这个原则就像信条一样,已经变成了蓝盈莹的一种习惯。
对于努力这回事儿,蓝盈莹从来不想否认。可是,“大家千万不要把我给神话化了,觉得我好像是一个超级无敌,一天24小时都在学习的人。”
《乘风破浪的姐姐》镜头下,呈现虽然真实,但是终归片段化。人性里都有逃避、懒惰的时候,蓝盈莹也不例外,节目里她也会因为身体有点累,拖着时间不想训练的时候。
如果偏要说有什么区别,应该在于——真正懒惰的人会深陷其中,而蓝盈莹拥有随时站起来再重新出发的能力。
在这档真人秀节目里,每天姐姐们都需要上午十点钟开始上课,一直持续12个小时。排练之外,还需要穿插着各大媒体的采访,以及额外的加课加量。在睡眠时间不断被压缩的强度下,有很多姐姐内分泌失调甚至病倒。
姐姐们集体哭天抢地,“抱怨”强度大。但是蓝盈莹,却显得格格不入。
看起来怎么都不会累的她,反倒是挤出了自己的一套时间管理哲学,还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去当地小吃街玩儿了一圈。
在蓝盈莹看来,选择了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努力的过程不仅不痛苦,反而变成了享受。所以,她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不知疲惫的“战斗力”。
但是,这种“战斗力”对她来说,不是要闷头抢第一,也不是要和别人争得“头破血流”。
采访里,直面成团渴望这个问题的蓝盈莹,用了“顺其自然”四个字,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具有杀伤力。
“我来这个节目不是为了拿到镜头的,是为了体验一段新的人生。”
蓝盈莹说一直以来自己都不喜欢和别人做对比,“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管赢了还是输了,格局都会变得很小”。
比起明晃晃的和别人争第一,蓝盈莹更愿意把目标放在自己身上。
在来参加节目之前,蓝盈莹眼里自己的人生过于直线和平面,人生创作也进入了瓶颈期。她形容,身为演员自己最无力的时候,就是人生经历无法覆盖角色,远离了真实的生活,也感受不到真实的人际关系。
虽然,曾经她也去到过《演员的诞生》这种综艺舞台汲取养分,但是贡献了七种角色也相当于拔掉了身上的七根羽毛,所以这类的综艺,自己绝对不会再上了。
而这一次《乘风破浪的姐姐》不同,唱跳是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人生,所以——
她铆足了劲儿想让大家看到:蓝盈莹,干一行像一行。
和之前一样,蓝盈莹的努力,这一次依旧起到了效果。
舞台初测评,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能拿到第一的好成绩;
节目里,杜华更是评价她,像极了“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优秀。
但是与此同时,伴随着夸赞声音涌来的,还有四面八方的争议声。节目开播后,和亮眼的实力不成正比,蓝盈莹的平台热度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其实对于综艺观众缘这一点,蓝盈莹来参加节目前,朋友就给她打过了“预防针”。
在蓝盈莹朋友的眼里,她是一个很正的人,好像打了引号的太完美。大家提醒蓝盈莹,观众都希望看到人的身上有缺陷,你这种的完美主义不吃香。
果然第一期,坐得板直的蓝盈莹,就和剩下29个随意的姐姐格格不入。
节目里,她设定不让自己哭的目标、给其他姐姐送沙袋锻炼,随时随地都在传播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但在网友眼里,却成了“无聊”的代名词。
这份努力,不仅让她陷入了舆论的漩涡,更成为了她和观众缘之间横亘着的鸿沟。甚至有一篇文章这样评价她——
“蓝盈莹狼性的样子,急功近利、处处都散发着低劣的功利主义。”
“在节目里面,我也是真实地表现了我自己。”
蓝盈莹眼里的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身上充满缺点、也有很多个性的人,“至于节目组会不会剪到,就另当别论了”。
和打破印象的“抠脚”形象一样,采访里的蓝盈莹,也比想象中敢说得多。
“我感觉,我一直都没有办法完全融到这个节目里。”
虽然蓝盈莹被冠上“狼性竞争者”的名号,但她并不喜欢节目组刻意制造的竞争氛围,也不喜欢节目组强调所谓“晋级的关口”、“走掉的关口”。
走到现在的环节会面临很多淘汰,当有人默默收拾行李的时候,一旁的大家总是哭得稀里哗啦,可蓝盈莹却一滴泪都流不出,“谁的离开我都能接受,包括我自己,因为它就是一档节目。”
习惯把问题掰透了看的她,总是把目标预设得更远一步——
上学的时候,同学们比专业课成绩,她想得是以后得当个有话语权的演员;
上节目,别的姐姐冲着成团C位,她想的是要在节目里体验人生,观察人性…
“我觉得我比所有的姐姐都有野心”,为了达到设定的目标,所以蓝盈莹总是得努力地赶在路上。
当触到努力争议这个话题的时候,蓝盈莹更是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仿佛憋在心里很久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宣泄口”。
“当所有姐姐都在说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我会很认真很真实的说,有为这个节目好好努力。”
努力是一件很正面的事情,蓝盈莹不能够理解,为什么人要为自己的努力感觉到羞耻,还要刻意去隐藏自己的努力?
原来,大家痛恶的是“表面说不努力,但私底下努力读书的学霸”,现在怎么反倒没有办法接受“光明正大说自己好好努力争取、好好加油的人”?
在接受我们的采访之前,蓝盈莹对于网络上的负面评论,并不是毫不知情。
“我尽量少看,去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去坚持我认为对的事情。”说蓝盈莹心里不在意是假的,她能采取的方式,就是尽量避免让自己处于负面情绪中。
“有好多人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蓝盈莹们,造成了竞争焦虑感。”
蓝盈莹很开心,自己能以这种方式成为“狼性”竞争者的代言人。在她眼里,坐着说话是最轻松的,因为没有尝试就没有失败,所以也就不用忍受失败以后的挫折感。
这种以为光停在脑子里想想就能成功的状态,就和等着天上掉馅饼是一个道理。“哪怕天上会掉馅饼,也应该把自己的头练的跟饼那么大才能接,不是吗?”
不仅不怕努力外露,蓝盈莹还从来不避讳承认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一个人有野心,并不是无耻的事情。”
没有一个人生来想要给别人当绿叶,想当一个平庸的人。既然内心充满着欲望,希望过上更好的人生,为什么还要欺骗自己?
她觉得,真正应该感到羞耻的,不是有野心的人,而是那些明明不拼搏,还要觉得别人的拼搏刺眼的人。
03 我希望,一辈子都别成为大家眼里的红人
节目里,蓝盈莹的野心在争议声中被不断放大;但在节目外——她身为演员的野心,却没被多少人真正看见。
入行9年,蓝盈莹大大小小拍过近20部作品。但是大家对她的印象,仍然停留在19岁的那部《甄嬛传》。
甄嬛传里的浣碧,心比天高,是个极具野心但是却没有上位运的悲情角色。
在很多观众心里,蓝盈莹的演员路,似乎也很巧合地打下了这样的烙印。
说起来,拼命钻磨演技的蓝盈莹,在女演员市场其实并不差。
《甄嬛传》的浣碧、《虎妈猫爸》的黄俐,她对坏女人的刻画入木三分。以至于在新剧发布会上,入戏太深的观众还当众对她丢起了鸡蛋。
而在《演员的诞生》里,她的表现也到了让章子怡夸赞的地步。
可是,蓝盈莹离真正的观众缘和爆红,却总是缺了那么一丝缘分。没有女主脸、没有热度,成了她和观众之间隔着的两座“大山”。
“根本没有人给我一个确切的定义,谁的脸是女主脸。”蓝盈莹提到长相受限的困局并没有显得太在意。
她觉得自己长得模糊本来就是一种优势,可以体验不同角色的人生,这辈子才没白活。
上学的时候,蓝盈莹就自称是个“脸皮厚”的人,学英语的时候大家因为害怕犯错不敢张嘴,只有她不怕被笑话。
所以,如果偏要钻到“女主脸”这个牛角尖里,蓝盈莹也不觉得别人说得就是对的。哪怕因为长相演不了女主,她心里也不犯怵。
从大一见组开始,她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包括前段时间的花木兰全球选拔,见组试戏、落选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我早就不害怕了”。
而走红和女主脸这个事情一样,都太虚了,“没有永远红的艺人,所谓的热度是一波一波的。”
和铆足了劲儿想红的艺人不一样,蓝盈莹觉得自己的“不红”是自我选择的结果——
“我希望我这一辈子,都不要成为大家眼中的红人。”
她不否定,红这件事可以带来很多好处,可以接到想接的角色,有更多的剧本选择权。但是,如果有一天要拿大红大紫去交换自由,蓝盈莹绝对不愿意。
比起那样的生活,能有一个一辈子被别人记住的浣碧角色,看起来已经不错了。
进入中戏后的第一堂课,老师就告诉蓝盈莹,流星虽然很璀璨但稍纵即逝,恒星不耀眼却会永远发光发热。
采访里她很笃定,自己是一个演员,不是明星,会演一辈子的戏。
所以,如果只是把蓝盈莹放在“走红”这个目标上,可能真的有点瞧不起她的野心了。她想成为的,是一个“艺术家”。
坦白说,刚开始听到艺术家这么厚重感的三个字,谁都忍不住心头一惊。但是反过头一想,或许这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该有的目标?
刚毕业的时候,蓝盈莹给自己定下的计划是——“毕业的第十年开始,做我自己的作品。”
那时候看,一个初出茅庐的姑娘敢说这些话,有些大放厥词。
但这次采访里她告诉我们,自己脑子里已经有好几个种子在发芽了,也已经稍微写了一点点。
蓝盈莹的编剧作品已经在来的路上,艺术家是空想还是会变成现实?
时间,会给到我们答案。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凤凰网娱乐对话蓝盈莹部分内容——
凤凰网娱乐:节目开播之前,很多姐姐已经自带话题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和讨论。你觉得相比较其他的姐姐来说,自己身上最大的特色是什么呢?
蓝盈莹:我好多朋友他们都说你就是给人一种太正的感觉,就觉得好像打了引号的太完美,大家都告诉我观众希望能够看到人身上有缺陷或怎样,但其实我身上也是一个充满了缺点,还有自己很多个性的人。但是其实在节目里面,我也是真实表现了我自己,但是至于说节目组它会不会把我很真实的一面剪到,那就另当别论了。我觉得我最大的特点也就是无畏吧。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剪进去的这些部分,呈现出来的你 占了多少?
蓝盈莹:我觉得呈现出来我的片断,首先肯定呈现出来的都是真实的我,但是生活中的我和大家一起一样,邋里邋遢,不修边幅。很多人对我的印象,就觉得我好像一直在努力用功去学习,其实我也有玩游戏的时候,但是不知道后面的篇幅他们会不会把我剪进去,反正都是真实的我们。
凤凰网娱乐:节目里大家发现,不管镜头什么时候带到你,你的坐姿都很笔直。一直对自己这么自律吗?
蓝盈莹:这是从小养成的一个习惯,因为我其实跟很多小朋友一样,小的时候可能坐姿不标准,或者说眼睛看书离很近。但是我父母就会在这方面对我管教比较严格,他们会让我时不时当我的坐姿或者站姿出现驼背弯腰的时候,就让我靠墙站立。所以在青春期的时候,在骨骼开始生长的时候就已经长成了直挺挺的样子。大家觉得我好像直挺挺在那觉得我很累,但其实那是我最舒服的姿势,我一站那样,我一坐就是那样,这是我最舒服的姿势。如果你让我驼着背,我会觉得不能呼吸。
凤凰网娱乐:前两期节目里,你虽然表现很优秀,但真正讨论镜头的话并不是特别多。对于这方面,有什么感受?
蓝盈莹:我觉得我没有要求,就是爱给不给镜头,我来这个节目不是为了拿到镜头的,我来这个节目是为了体验一段新的人生,然后希望去汲取一些新的人生氧料的,而不在乎说节目给我多少镜头,或者说我展现了我多少侧面给观众看。我来这个节目不是为了展现给观众看的,我是为了去吸收和自我提升和学习的。
凤凰网娱乐:节目上杜华形容你是别人家的小孩,当时听到这个评价是什么感受?
蓝盈莹:从小到大我也是被家长说着,你看别人家的小孩怎样怎样长大的,就有一个很好玩的现象。其实我很少被爸妈教育说你看别人家的小孩这样长大的,然后没想到我自己长大了,还能有一天成为了别人家的小孩,我觉得挺受宠若惊。
凤凰网娱乐:大家觉得好像看到你优秀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这种期待对你来说是好事吗?
蓝盈莹:我觉得没有期待才是期待,大家千万不要把我给好像神话化了,觉得我好像是一个超级无敌,一天24小时都在学习的人,我想说那样的人是书呆子,但是我不是,我还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其实我也有我偷懒的时候,我也有我不自律懒惰和拖延的时候。但是我觉得人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及时的去驾驭自己吧,因为人性都是这样的,人性里都有说希望能够有稳定的生活或者说轻松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其实人最难的是说突破舒适区。当你懒惰,逃避其实并不可怕,但是可怕的是你就身陷其中,你就觉得很舒服,你就躺倒在那儿了,我觉得这是最可怕的。只要是你还有随时自省的能力和随时站起来再重新出发的能力,我觉得就很好了。
凤凰网娱乐:在很多网友眼里,你成为了努力的代言人,对于这个身份你自己认同吗?
蓝盈莹:首先我不想否认我自己的努力,我觉得我有在努力,但是我的努力不是痛苦的,我选择了一个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情。所以当我为了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付出努力的时候,其实在我这儿是享受了。就像是大家喜欢玩游戏的人拼命玩游戏是一样的,因为我喜欢唱跳,所以我每一次的训练我都非常期待,因为这是我真的很喜欢的事情。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比较有野心的女孩吗?
蓝盈莹:对,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而且我也从来不避讳说我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凤凰网娱乐:大家觉得说有野心的女孩的攻击力会比较强,你怎么看这种说法?
蓝盈莹:我这两天也看到好多公共账号上的人在说。因为就像是我第一期的时候,所有的姐姐都在说我没有准备好,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我会很认真很真实地说,我有为这个节目好好做出我的努力。但是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会欣赏那样的人,就是表面上说好像我不努力,我都回去没有好好看书,然后私底下很努力,突然考出很好成绩。大家能够接受这样的人,却没有办法接受那种说我真的有在好好努力的人。我觉得努力它是一件很正面的事情,为什么人要为自己的努力感觉到羞耻,还要刻意去隐藏自己的努力,这是我一直不能够理解的。
我觉得没有必要去隐藏自己的努力或者说野心,没有一个人生来是说想给别人当绿叶,就想成为配角。一个人有野心并不是无耻的事情,人生就只有那么一次,你既不拼搏,然后你又觉得别人的拼搏刺痛了你的眼。我觉得有野心不可怕,而且我也非常鼓励女孩子们应该要正视自己的内心,要知行合一。你明明是一个内心充满着欲望的人,你希望过上一个更好的人生,你希望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但是你又觉得怕说出来自己做不到,所以就宁可不说。这个世界真的是只要努力了一定会有收获,为什么还会有人希望从天上掉馅饼?你哪怕天上会掉馅饼,你也应该把自己的头练的跟饼那么大,你才能接,对吗?
凤凰网娱乐:把野心写在脸上,可能会引来一些网络负面评价。你看到这些负面评价的时候,心里会觉得难过还是根本不在意呢?
蓝盈莹:说不在意是假的,因为人是社会型动物,一定会因为别人的评论或者说别人的一些反馈给你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我采取的方式就是我尽量少看,我不要去听别人的声音,我去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去坚持我认为对的事情。而且我觉得人这一辈子没有一个人可以去评判你,说你做的是对还是错,或者说你做的是明智的选择还是失败的选择。而且我还特别有感触的一句话,你不要害怕举起你的星星之火,有的时候你在黑暗里举起了你的火把,有很多会像你一样的人会举着火把向你靠近。
凤凰网娱乐:像你所说,你这么有野心想赢,那你自己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会考虑到输的结果吗?
蓝盈莹:我的野心从来不在于要赢,而是渴望成长这件事本身。我想要做一行像一行。“我来这里是为了体验人生”,我在节目后续的很多采访中,包括在节目中都有说,但我不知道会不会剪辑播出。随着赛制往后进行,节目内容设置上肯定会制造竞争的氛围,会制造晋级的入口,淘汰的出口。离开,留下,姐姐们抱头哭泣,但是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当然会有不舍得,但可能我不是那种会用哭表达感情的人吧。我一直有一个心理建设,这个舞台三个月的时间,哪怕最后你成团出道了,成为几个人中间的一个,你还是要离开,每个人都要离开,只不过是离开的顺序不一样而已。节目组也问过我一句话,我在后来的公演中有当过队长,她问我有没有担心过你的队员会淘汰?我说我不担心。她说这里谁离开你不能接受?我说谁的离开我都能接受,包括我自己。因为对我而言,它就是一档节目。
凤凰网娱乐:你是一直以来都是这种理智、冷静的人吗?
蓝盈莹: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个理智冷静的人,我白羊座、O型血,照例来说我是一个极具感性的人。但是我有的时候看问题的视角就是和别人不一样,我在大学的时候就没有跟我同班同学比,我就一直坚定地说我以后不仅仅要当一个演员,我要去成为一个能够说自己想要说的话的一个演员。包括在这个节目我也没有想跟任何一个姐姐比,我就是想要最大限度的去完善我自己,最大限度地去看看我自己的潜力在哪里。
凤凰网娱乐:回归到演员的身份,很多人对你的印象还停留在浣碧那个角色,你自己是否会介意?
蓝盈莹:我不介意啊,我觉得人这一辈子有一个自己的代表作是非常幸运的事情。我也自始至终非常感谢浣碧这个角色,以及选我的导演、制片人,我非常感谢。我也不介意观众这一辈子都说我是浣碧,当然我也会很努力地去摘掉标签。就像我以前说,我说一个人被贴标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永远都摘不掉。所以在承担着浣碧给我带来的,就是大家对我的熟悉程度也好,我也在承担着努力把它刨除的这样一个过程。
凤凰网娱乐:很多网友觉得你和浣碧这个角色有些相似,虽然很努力但是没实现大红的结果。对于这种说法,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蓝盈莹:我觉得会这么说的人肯定都是圈外人,要是行里的,大家都知道所谓的红,所谓的热度,它真的是一波一波的。没有永远红的艺人,他红是因为他刚好有作品在线,或者说他刚好有节目在线,他有关注度和讨论度,仅此而已。所谓的热度真的是一阵一阵,特别特别虚的东西。当然我也不否定说红带来的好处,那也就是有热度在的时候可以接更多自己想要接的角色,会有更多好的剧本来找到你。
凤凰网娱乐:你曾经说过戏红人不红这件事是你自己选择的一个结果?
蓝盈莹:对,如果说我还是有我自己的选择,我就希望我这一辈子都不要成为大家眼中的红人,就所谓的那种流量,所谓的好多人他们都会围追堵截你,或者说让你的生活不自由。我觉得我拿什么都不愿意去换取我的自由,我还是像现在这样的状态就很好。就是有一部分人欣赏你,然后你也会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职业做着你爱做事情其实就够了。如果说真的有一天要拿大红大紫去交换我的自由,这是我肯定不愿意交换的事情。
凤凰网娱乐:你自己是怎么理解别人口中所说的“女主脸”的?
蓝盈莹:女主脸,其实我觉得是认知吧,所谓的女主你到底是针对谁来说的,他们都没有给我一个确切的定义谁的脸是女主脸啊。观众每个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角度,每个人的审美又都是不同的,你喜欢的角度未必是别人喜欢的角度,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目中的女主脸、男主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心目中的喜好。
凤凰网娱乐:所以你其实根本就不在意“你不太适合演女主”的这种说法?
蓝盈莹:对,我根本不在意他们这么说,我还是该演就演我的,制作方也不会听他们的,什么适合我的角色,大家说我没有女主脸就不找我演,也不存在啊。
凤凰网娱乐:你自己希望外界的人对你的认知是什么样的?
蓝盈莹:我希望外人会觉得我是一个好演员,然后我希望的这种好,我之前也是一直有一个欲望,我希望是成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艺术家,我希望我的作品很好或者说我饰演的角色也好,它是会能够留的下来,这是我特别想要的。
凤凰网娱乐:你用了艺术家这种比较有厚重感的这种词,你对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样的?
蓝盈莹:我对我自己的目标,首先我敢肯定的一点,我觉得演员将是我一辈子的职业,我应该是可以演一辈子的戏。然后我自己的目标是我希望未来,我是一名演员的同时,我也不仅仅是一名演员。我希望我还可以从事我们行内其他的事情,然后未来我可以去说我自己想要说的话,去传达我自己想要传达的内容,这是我自己的目标。

记得“在看”一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