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幾段“桃色”視頻在網絡傳播,涉事男乘客疑爲“粵系房企”時代中國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時代中國”)CFO黃永年。

對此,時間財經多次聯繫時代中國方面進行覈實,截至發稿,未獲回覆。

根據官網資料,時代中國是中國房地產50強企業,成立於1999年,現已成爲中國領先的城市發展服務商,業務主要覆蓋住宅開發,城市更新、產業運營、商業運營、社區服務、傢俱家裝、未來教育等領域。

上海中原地產分析師盧文曦告訴時間財經,出現這種事情對公司肯定是負面影響。雖說是個人行爲,但黃永年是公司高管,並非一般員工。如果事件是真的,要看事件的性質,如果涉及犯罪,公司可以開除。如果僅是道德層面,那麼雙方想辦法協商,合理解除職務,“聰明的自己辭職。”

截至7月10日港股收盤,時代中國股價爲14.62港元,跌幅爲2.53%,總市值283.89億港元。當日恆指收盤報25727.41點,跌幅爲1.84%。

市值跌17億

2019年財報顯示,廣東商人岑釗雄持有時代中國已發行股本約61.54%。2020年3月,岑釗雄、李一萍夫婦以200億元財富名列《2020胡潤全球房地產富豪榜》第93位。

來源:2020胡潤全球房地產富豪榜

2019年6月,時代中國發布公告,稱由於希望尋求個人事業發展,雷偉彬辭任時代中國首席財務官及公司祕書的職位。與此同時,黃永年獲委任爲時代中國首席財務官,將負責時代中國的財務報告及投資者關係相關事宜,自2019年7月1日生效。

據時代中國2019年財報顯示,黃永年,43歲,於2019年7月起擔任公司首席財務官,其亦擔任集團的公司金融主管兼助理總裁,負責集團的財務報告及投資者關係相關事宜。黃永年在金融、投資組合管理和行政管理擁有逾20年工作經驗。

於2015年加入時代中國前,黃永年爲瑞峯資產管理和US GMT Capital的主要負責人。其早前曾被高盛亞洲聘請從事自營買賣交易;及曾任職於摩根士丹利銀行及地產團隊的股票研究分析師,並其後加入自營買賣交易臺。黃永年曾於費城聯邦儲備銀行擔任副宏觀經濟研究員,及於沃頓商學院金融系擔任研究助理。黃永年於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取得榮譽學士學位,並畢業於哈佛大學商學院高級管理課程。

此事被曝出後,時代中國尚未作出迴應。不過,資本市場或許已經開始“用腳投票”。時間財經查閱發現,視頻的錄製時間爲7月7日晚間,而該時點之後,時代中國的股價一直處於下跌趨勢。

7月8日,時代中國的股價全天下跌1.79%,收報15.34港元。相較當天上升0.59%的恆生指數,時代中國跑輸大市。7月9日,時代中國跌2.22%,收報15港元,同期恆生指數收漲0.31%。7月10日,時代中國股價變化幅度同樣跑輸大盤。

據東方財富網數據,時代中國7月7日收盤價爲15.62港元,7月10日收盤價爲14.62港元,股價跌幅爲6.4%,最新市值爲283.89億港元。時間財經據此測算,時代中國在事件發生後,總市值已經跌去19.41億港元(摺合成人民幣爲17.56億元)。

完成年度目標四成

除去股價方面的壓力,時代中國銷售情況也面臨不確定性。前幾日剛剛公佈的數據顯示,時代中國上半年累計合同銷售(連合營項目銷售)金額約爲人民幣325.66億元,同比增長4.27%。相較年初董事會主席岑釗雄宣佈的823億元全年銷售目標,其上半年的業績完成率僅爲四成。今年能否完成既定銷售目標,或許要靠下半年加把勁了。

黃永年於2019年7月成爲公司首席財務官。不過,時間財經查閱時代中國2019年財報,發現財報中並未公佈首席財務官黃永年的年薪。成爲集團首席財務官之前,黃永年擔任集團的公司金融主管兼助理總裁。

但是,時代中國2019年財報中公告稱,“董事及五位最高薪酬人士的薪酬詳情載於本年報財務報表附註8及9。”

來源:2019年年報附註8

2019年內,時代中國五名最高薪酬僱員包括三名董事(當中包括最高行政人員),該等董事的薪酬詳情載列於上述附註8。該年內,剩餘兩名最高薪酬僱員(彼並非公司的董事及最高行政人員)的薪酬總額爲2511.3萬港元(摺合成人民幣2271.47萬元)。

來源:2019年財報

據此推斷,黃永年去年的薪酬或未超過1094.8萬港元(摺合成人民幣990.25萬元 )。

由於疫情原因,房企在第一季度基本處於停工停售的狀態,第二季度開始復工復產,但從目前已經公佈的上半年銷售業績來看,大部分房企只完成了全年目標的40%多。

而這期間不少上市房企的CFO紛紛出現“換新”。比如,1月3日,原綠城CFO馮徵加盟龍光地產擔任首席財務官一職。此外,更換了CFO的還有如萬科、奧園健康、藍光嘉寶等上市企業。

若時代中國黃永年“桃色醜聞”屬實,會不會成爲下一個CFO“換新”的房企?(北京時間財經 向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