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汽車挺得過明年嗎?”

7月13日,長城汽車發佈董事長魏建軍造車三十年感悟特別微電影,魏建軍發出了這樣的靈魂拷問。

作爲一家擁有三十年發展歷史、SUV和皮卡產品已經在全球多個市場站穩腳跟的汽車企業來說,這看起來似乎是個不該有的疑問,但在魏建軍看來,答案是“命懸一線”。

同時,魏建軍用“反思”代替“慶祝”,用“危機”代替“成就”,用“命懸一線”代替“前途無量”,發起了一場關乎生死的思辨。

用“反思”代替“慶祝”

2020年是長城汽車的30週歲,走近而立之年的長城汽車,儘管受疫情和需求的影響,還是憑藉自己的實力交出了一份優秀的成績單。

7月8日,據長城汽車最新發布的產品銷量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長城汽車累計銷售新車395097輛,連續4個月環比增長,6月銷量達到了82036輛,同比增長29.6%,環比增長0.2%;累計出口新車20536輛,僅6月就實現新車出口3592輛,環比上漲134.3%。

確實,在業界和媒體人眼中,魏建軍和長城汽車確實值得好好慶祝一番,因爲慶生加上銷量高漲當是一場慶祝盛典,然而對於魏建軍和他的長城汽車來說,卻是捫心自問,未來是否屬於自己。

正如魏建軍在微電影中所說:“從1990年到現在,我與長城汽車一起走過了三十年,雖然,在外界看來,長城汽車這三十年來一路凱歌,也做出了一些被社會、被行業認可的成績,但這其中走過多少彎路、犯過多少錯誤,可能只有我們自己,纔會切身的感受。”

時刻保持危機意識,顯然是優秀企業家的基因。

在自主品牌市場份額不斷下滑的背景下,魏建軍對於中國汽車行業的這一反思是必要的。據乘聯會數據顯示,6月主流合資品牌銷量同比下降7%,自主品牌6月銷量同比下降16%,市場份額跌至32%,總體壓力較大。

用“危機”代替“成就”

“哈弗H6這兩年雖然仍然保持領先,但差距被後面的企業開始趕上了,我們已經存在危機感了。”某長城汽車4S店的銷售顧問曾向媒體感慨道。

哈弗作爲長城汽車旗下明星品牌,多年來一直火爆市場,佔領SUV市場銷量第一位。

據搜狐汽車銷量數據顯示,哈弗H6在2013年的時候月銷就突破了兩萬輛,2014年突破了3萬輛,2015年突破了4萬輛,2016年12月在年終促銷效應下,哈弗H6銷售8萬輛,相當於有些車企一年的銷量水平。

7月8日,長城汽車發佈的最新產品銷量數據顯示,哈弗品牌6月銷量同比增長3.8%至4.69萬輛,上半年累計銷量26.22萬輛,同時成爲中國首個累銷量破600萬輛的SUV品牌。其中,哈弗H6累計85個月位於中國SUV月銷量榜首,6月銷量環比增長2.5%至2.32萬輛。

但值得注意的是,哈弗H6正在面臨被趕超的緊張之中。

據乘聯會數據顯示,5月份SUV銷量排行榜中,哈弗H6儘管依然位列第一名,但與第二名長安CS75之間的差距僅約2000輛,而去年同期則是領先了三倍。

與此同時,哈弗H6銷量同比下降,而長安CS75同比三位數上漲,兩者間的差距加速拉近,從今年1月份至5月份累計銷量數據來看,哈弗H6僅領先長安CS75不足一萬輛。

或是從哈佛H6感受到了一定的危機性,也正如魏建軍所說:“對於未來,只有始終保持危機感,始終保持對於行業的敬畏,纔有可能活下去。”

用“命懸一線”代替“前途無量”

“我們趕上了中國汽車最好的時代,長城汽車過去三十年的成績,要歸功於中國改革開放的時代和中國汽車產業的紅利,但現如今,全球經濟下行、紅利將盡,加上外資品牌以及造車新勢力的合圍,我們真的有決勝未來的殺手鐗嗎?我看未必,甚至可以說,我們是‘命懸一線’。”魏建軍在微電影中表情凝重地說道。

長城汽車真的有這麼“不堪”嗎?筆者認爲未必。

目前,長城汽車已經在全球形成研發佈局,擁有國際一流的研發設備和體系,具備SUV、轎車、皮卡三大系列以及動力總成的開發設計能力,先後在日本、美國、德國、印度、奧地利和韓國設立海外研發中心,構建以中國總部爲核心,涵蓋歐洲、亞洲、北美等的 “七國十地” 全球研發佈局。

長城汽車的技術實力也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肯定,被國家發改委、科技部等五部委聯合認定爲“國家認定企業技術中心”、“國家創新型企業”。未來5年,長城汽車還將持續打造全球化研發體系,在主被動安全技術、智能互聯、自動駕駛等方面形成領先優勢。

如此前途無量,魏建軍卻說“命懸一線”?

或是由於外資品牌及合資品牌對國產品牌的衝擊。據中汽協數據顯示,自2017年起,自主品牌乘用車市場份額從43.9%一度跌到了2019年的39.2%,據乘聯會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自主品牌乘用車市場份額則進一步下降至36.3%。

另外,在事關未來的新能源車上,長城汽車2019年銷量僅爲4萬多臺,位列全球排名第17位,而比亞迪賣出了22萬臺,北汽賣出了16萬臺,都遠比長城汽車要好。

同時,長城汽車在新能源市場目前主要依靠歐拉品牌打天下,且該品牌車型售價多在7萬元左右,屬於廉價小車,對品牌收入和品牌價值的拉動作用較低。

售價40多萬的蔚來ES6,現在每個月還能賣出3000多臺,這或許是魏建軍喊出受到合資車企和新造車玩家合圍的原因之一。

三十年,長城汽車一步步走來,雖然魏建軍喊出了“命懸一線”的口號,但並不是我們所理解的命懸一線,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思考及擔憂。

在微電影的最後,魏建軍爲下一步的大動作提前造勢,“長城汽車並不是毫無準備,7月20日,我們將有下一步的行動。”對此,BT財經將持續關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