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16歲女孩“日均作三百首詞牌兩千首詩”,其父:沒誇大宣傳)

16歲女孩日均能寫300首詞牌、2000首詩、15000字小說,還在2年間出版了三本書。小小年紀已是一家雜誌社“記者”和新聞網站區域運營中心的負責人。她還輾轉多地進行演講,聚光燈下,舉手投足間顯示出了不同於這個年齡段孩子的老成。

近日,女孩岑某諾種種超乎常人的能力經過網絡傳播引發了網友熱議。

有網友上傳了刊載有岑某諾詩歌、文章的印刷品。扉頁信息顯示,岑某諾是浙江慈溪人,已出版《中國青少年經典詩詞集》《雷霆戰警》《岑某諾詩詞666首》等書。同時,岑某諾還有着“記者”和多個“品牌創始人”的頭銜。

岑某諾作品《雷霆戰警》封面 岑剛燦朋友圈 圖

7月14日晚,澎湃新聞聯繫到岑某諾的父親岑剛燦,他表示刊載女兒作品的那幾本讀物均非公開出版,同時也已注意到網絡上對女兒的議論。岑剛燦堅稱,相關宣傳並無誇大成分,女兒的寫作能力都是真實的,她還是一家名爲“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的記者,據其表示這是一家在香港註冊的媒體。

經澎湃新聞記者查詢覈實,“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的網站未在內地通信管理部門備案。

激情式演講和一天寫出的2000首詩

“認識岑某諾,成功不會犯錯。認識岑某諾,你將魅力四射。”網絡上,流傳了幾段岑某諾不同時期的演講視頻。視頻內容被網友總結爲“‘聽懂掌聲’傳銷式的演講風格”。記者發現,岑某諾在多段演講中均以自己讀小學時的平庸對比現在的成就,並暢想未來的輝煌。而演講模式多是從剛開始的慷慨激昂轉而潸然淚下,伴隨着伴奏音樂旋律的轉換,現場觀衆的情緒也被調動和感染。

針對視頻演講以及女孩的簡歷,網友紛紛留言。有網友說“乾隆一輩子寫了四萬首,這二十天就趕上了”、“憑一己之力可以輕鬆超越唐宋八大家,難道這是當代詩聖?”,還有網友評論稱“女孩身上流淌着南派傳銷的貴族血統”。

在“中國國際新聞網”上,記者找到了一篇署名爲岑某諾的《中國國際新聞雜誌學生記者岑某諾的抗疫心、詩歌情》文章。文章中,岑某諾寫道:“在我們樟樹村,也有這樣一羣人,他們不畏艱辛,不畏風雨,在疫情期間毅然決然挺身而出當志願者……”

14日晚上,浙江省慈溪市匡堰鎮樟樹村村委會主任岑志平向澎湃新聞確認,岑某諾和其父親都是樟樹村人,“小姑娘演講很厲害的,唱歌也很好的”。

岑某諾的文章中還提到,“志願者們在村委書記岑炎權爺爺的帶領下,真是歷經了千辛萬苦,我特別感動,非常心疼他們。因此,我也把我自己寫的書《岑某諾詩詞666首》《煙花散漫橋人心》,以及爸爸公司的產品‘如清麗琅舒緩液’捐給了村裏。”

通過查詢工商資料,記者發現“如清麗琅”這一商標歸屬於紹興到位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爲岑剛燦,其名下還有一家紹興岷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而在多個社交媒體平臺上,有一位名叫岑岷峨的男子發佈了大量岑某諾的演講視頻,其微博上還發布了一本名爲《好家長》的印刷品封面照片,作者正是岑岷峨。

岑剛燦微博展示的印刷品封面 岑剛燦朋友圈 圖

7月14日晚,記者聯繫上岑岷峨,他表示自己就是岑某諾的父親,同時也是紹興到位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和紹興岷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兩家企業的法人代表。“岑剛燦是我本名,但因爲五行缺土,所以又取了‘岷峨’二字作爲化名,現在朋友都叫我這個名字。”

岑剛燦向記者介紹,女兒岑某諾今年16週歲,“她目前還在讀書,上高一年級。”

談到網傳圖片中女兒驚人的寫作能力時,岑父肯定了其真實性,表示沒有誇大的成分。岑剛燦告訴記者,孩子比較愛學習,特別是詩詞,喜歡把自己的經歷寫下來。但因爲孩子還小,所以也沒有找媒體專門宣傳。

“平均43秒一首詩,超長待機一整天。”網絡上,網友對岑某諾的寫詩能力提出了嚴重質疑。記者也反覆和岑剛燦覈實,而他堅稱這個數字沒有水分。“她如果靜心寫詩,2000首沒有問題。但我們也沒有去突破,我想好好寫一天寫2500首、3000首也不一定。我在家看她寫作的,情況我都清楚。”岑剛燦表示。

而至於女兒的演講能力,岑剛燦回憶,女兒去各地進行公開演講已經有兩年多時間了。在2018年的時候,岑某諾曾受到東南亞“一帶一路”企業商會會長邀請,在新加坡企業論壇做過演講。在2019年的暑假,她又開設課程,教授其他的青少年寫詩、演講,受到了很多家長的歡迎。

“今年她演講能力又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大年初三她去了香港衛視做公益頒獎盛典的演講。這個暑假可能會受邀成爲香港衛視‘小小支教’電視真人秀海選播出的小導演,做一些農村貧困山區的欄目。”岑剛燦說。

至於網傳的相關印刷品信息,岑剛燦表示,刊載女兒作品的那幾本讀物和自己的那本《好家長》都不是通過出版社公開出版的。“是我們自己印出來送給朋友的,不知道是誰不認可岑某諾的能力,給拍照傳到網上了。”

16歲的“記者”

網傳信息還提到,岑某諾在14歲時就已經成爲“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記者”。對此,岑剛燦向澎湃新聞表示,該身份屬實。“不僅是我女兒,我本人也是這家媒體的記者。”他表示,這是一家境外的媒體,社長姓郝,是自己的兄弟,孩子也恰好有言論表達方面的天賦和興趣,所以纔有了這個身份。

記者翻閱岑剛燦的朋友圈,發現其曾發佈過岑某諾和自己的“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工作證相關照片。其中,岑某諾的證件上顯示其職務爲“中國國際新聞網紹興運營中心的副主任”。

岑剛燦和岑某諾 岑剛燦朋友圈 圖

在“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網站首頁上提供了兩個網站的工作諮詢電話,記者撥打其中的固定電話,對方告知其是位於北京亦莊的一家商場店鋪。而通過網站上留下的一個手機號,記者聯繫上了自稱是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社長的郝江華。

岑某諾的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 工作證 岑剛燦朋友圈 圖

郝江華表示,自己和岑某諾的父親岑剛燦之前就認識,因爲看到了岑剛燦發來的岑某諾文學作品,他認爲岑某諾很有文學天賦,就吸納了她當雜誌社的特約記者,但他自己並未見過岑某諾。

岑某諾和父親 岑剛燦朋友圈 圖

岑某諾和父親的雜誌社工作證件 岑剛燦朋友圈 圖

而至於岑某諾的“中國國際新聞網紹興運營中心的副主任”身份,郝江華迴應,這是她去年開始擔任的職務。“她本身是兼職人員,雖然她現在人不在紹興了,但依然可以完成紹興地區的新聞組稿工作。但我們紹興運營中心現在已經不存在了,之後會對她的職務進行調整。”

“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的網站的首頁上列出了各省級地方頻道的鏈接,但記者點擊鏈接跳轉後發現,相關網頁均無實質性的新聞內容。

記者也對“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的媒體資質提出了質疑,郝江華表示,中國國際新聞雜誌社是十年前在香港特區政府註冊備案的國際性新聞媒體,“因爲在香港當地備案了,就不需要在中國內地備案了。”

在中國國際新聞網首頁底部,標明網站備案號爲:京ICP備11010001號-1。記者通過北京市通信管理局ICP/IP地址/域名信息備案管理系統檢索“中國國際新聞網”和上述備案號都無法查到任何相關信息。

中國國際新聞網查詢到的岑某諾信息

網絡上關於岑某諾“超常能力”的討論,也把這個十六歲的女孩和其監護人推上了輿論風口。

“我今天已經接到無數電話了,都在問我這個事。”14日深夜,剛剛駕車回到家的岑剛燦在電話中告訴記者。

岑剛燦稱,“不管別人怎麼議論,都要走好自己的路,我們能做到的就是不誇大。我給孩子的引導是差異化的,可以不走平常路線。以前她天真爛漫,說自己的夢想是成爲世界級的人物,我也支持。但我希望孩子一定是感恩、孝順的,對社會有貢獻、有付出的。”

相關推薦
  • 小學生研究癌症治療獲全國獎 實驗中不懂"基因"是啥
  • 昆明小學生研究基因與癌症的關係獲全國大獎?網友:已實名舉報
netease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責任編輯:胡淑麗_MN747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