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武漢採購360噸黃豆來抗洪?其實,辣條也與洪水中的黃豆有關係)

【文/觀察者網 嚴珊珊】連日來,長江中下游防汛形勢嚴峻,江堤告急,爲了守住大堤,武漢市江夏區準備了360噸黃豆應對險情。

等等,抗災爲啥要用黃豆?這噸位也不像用來喫的啊。

其實,黃豆對抗洪搶險有奇效,洪水過境後還能填補歉收的農田,就連辣條,都與洪水中的黃豆有着不解之緣,沒想到吧。

500

金口範湖糧庫裏整齊碼放的一袋袋黃豆(圖源:江夏融媒)

據武漢市江夏區融媒體中心報道,早在今年3月,江夏區就準備了60噸黃豆用於防汛,由於近來長江水位不斷升高,他們又從周邊地區採購了300噸的幹黃豆。

這360噸黃豆,被分別存放於金口電排站和範湖糧庫內,以便隨時取用。

“黃豆遇水會變大,可以對漏水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江夏區糧油收儲總公司負責人介紹道,7月9日接到通知後,公司就成立工作專班,從本地市場及外地市場搶購黃豆。

500

除了黃豆外,江夏區在前段時間還新增了1000立方米的砂石備料,存放在居字號分段院內,用於處置長江干堤險情。

用砂石並不奇怪,但遇水發脹的黃豆到底在抗洪中起着什麼作用呢?

這就要提到一個現象:管湧

據《實用水文學詞典》解釋,“管湧”是在滲流作用下,土體細顆粒沿骨架顆粒形成的孔隙,水在土孔隙中的流速增大引起土的細顆粒被沖刷帶走的現象,也稱“翻沙鼓水”“泡泉”。湧水口徑小者幾釐米,大者幾米,孔隙周圍多形成隆起的沙環。

簡單來說,管湧就是堤壩滲水嚴重時,土體裏的細沙被流水衝出來,在外形成環狀的沙包。

500

管湧出現的時間久了,大量的湧水翻沙會破壞堤防和水閘地基土壤骨架,引起建築物塌陷,造成決堤、垮壩、倒閘等事故,也會造成潰口。

要對付這種險情,

蓄水反壓(俗稱養水盆)

是一種有用的辦法,即通過擡高管湧區內的水位來減小堤內外的水頭差,從而降低滲透壓力,水往低處流不往外溢,從而防止地基被掏空。

這時,黃豆就派上用場了。

由於黃豆吸水性強,把它丟進“養水盆”,豆子體積會增大,不僅可以擡高水位,還能填補砂礫空隙,且黃豆儲備量很大,容易搶購調配,還能回收利用,泡脹後能作優質有機肥。

黃豆因此成了抗洪搶險中的補漏利器,更厲害的是,它還有補救災後農田收成的作用。

據上游新聞7月13日報道,由於長江水位上漲內澇無法排出,江西九州江洲鎮的農田大量積水,農作物被淹,這一季收成並不樂觀。

對於受損情況,江洲鎮二分場洪支書表示,村裏農作物主要以棉花、水稻、黃豆、玉米爲主,根據土地情況一年可以種植3季。

農田被淹後,第二季水稻已無法種植,但可以視情況改種玉米和黃豆

。如果安排得當,可以最大程度彌補因洪水造成的損失。

所以,洪災過去後,黃豆也能派上用場,幫助農民渡過艱難時期。

這裏,還要提到一個“冷知識”:辣條也誕生於黃豆與洪水的“糾葛”中……

據人民網2019年報道,1998年,湖南發生特大洪水災害,當時農產品損失嚴重,平江縣醬乾產業的主要原料黃豆出現了大幅度的產能下降,直接對醬乾產業造成了毀滅性打擊。

爲了養家餬口,平江縣農民被迫要尋找新的出路,在這樣的情況下,平江縣三市鎮的邱平江、李猛能、鍾慶元在探索中用麪粉代替豆粉,改進生產工藝,採用單螺桿擠壓機械加工,加入辣椒、花椒、孜然、糖、鹽、植物油等佐料,創新發明了麻辣味的辣條,一代“零食之王”就這樣誕生了。

想不到,小小的黃豆,與洪水竟有這麼多故事。

版權聲明

本文系用戶獨家授權發佈風聞社區的稿件,轉載請聯繫觀察者網。

胡淑麗 本文來源:觀察者網 責任編輯:胡淑麗_MN747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