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誼品生鮮C輪25億融資落地 騰訊近半月第二次搶賽道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任飛    每經編輯 肖芮冬    

8月5日,誼品生鮮C輪25億人民幣融資落地的消息,令投資界再度聚焦社區生鮮店賽道。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這是領投方騰訊近半個月以來第二次對該賽道出手,其還在7月22日幫助興盛優選完成C+輪8億美元融資。

有分析指出,此番創投熱潮風起生鮮電商的投資轉向。此前,國內生鮮電商受困資金鍊斷裂和虧損經營等問題,中小玩家連連敗退,而資本也在吸取剛需爲先和配送半徑過大的教訓,陸續朝着更私域化的社區生鮮店過渡。

生鮮零售再添細分新賽道

在投資界,“生鮮是電商最後的堡壘”這句話涵蓋了資本對供應鏈與運營能力的極高要求,認爲相關組合型商業模式的開發不僅要有足夠的數據協同,也需要具備高效的配送流程。

而作爲離消費者最近的社區生鮮店,時下正在引領一股新零售創投風潮。8月5日,誼品生鮮官方宣佈獲C輪融資,此輪融資金額在25億元人民幣,由老股東騰訊和今日資本領投,鐘鼎資本跟投。

值得注意的是,生鮮是一個線上化程度很低的品類,但從資本關注的情況來看,卻是一個巨大的賽道。鐘鼎資本嚴力對投資誼品生鮮的看法是,需要從線下社區起勢,逐步走向線上線下的融合。

可見,相比於此前熟知的線上驅動線下的方式,誼品生鮮正在反其道而行之。記者調查發現,該商業模式類似於便利店的開發,而以“生鮮+”切入社區化經營亦是爲數不多的細分賽道,目前正在被資本追逐。

從去年底開始,社區生鮮領域爆發了一小波融資潮。去年12月25日,社區團購平臺“食享會”宣佈完成B+輪融資;同年12月26日,“樸樸超市”宣佈已於2019年10月獲得1億美元的B2輪融資;今年7月22日,“興盛優選”完成C+輪8億美元融資,KKR領投,騰訊、紅杉中國、天一資本等跟投,而騰訊也在完成該筆投資案後,再次對“誼品生鮮”的C輪進行領投,前後時間未超過半月。

中國社會科學院互聯網經濟研究室主任李勇堅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萬億級的市場規模是電商紛紛入局的主要原因。公開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整個商品零售額中有15%以上是通過網上實現的,但是生鮮產品在網上銷售的比例還不到3%,在網絡銷售已經達到消費瓶頸的時候,生鮮產品其中12%的差值使得各家電商看到了新的利潤增長點。

可見,社區生鮮店在聚攏消費者、提高黏性且構建消費場景的短途配送中極具優勢。類比此前永輝超市與永輝mini的差異,有分析指出,前者如果覆蓋5公里配送半徑,那麼永輝mini的覆蓋半徑只有1公里。高效的物流速度和低廉的物流成本,也使得無論是社區生鮮店在消費頻次和用戶黏度上都優於大型生鮮賣場。

生鮮電商投資切換進行中

不過,生鮮配送的由來卻並非始於社區店,而是此前大火的生鮮電商模式。此前,阿里美團等紛紛斥資佈局,但生鮮電商的衆生相卻不盡人意,巨頭們戰略調整,中小玩家屢屢受挫。

從去年開始,多家生鮮電商被曝出資金鍊斷裂、融資失敗、大規模關店、服務關停等消息。先是“小象生鮮”在去年4月關閉無錫及常州兩地的5家門店,再是“迷你生鮮”在去年10月底暫停運營;隨後的11月、12月,“妙生活”“呆蘿蔔”“吉及鮮”“我廚”和上海易果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或出於融資失敗,或出於資金鍊斷裂,紛紛遇到經營障礙,甚至倒閉。

即便是大型生鮮電商,“盒馬鮮生”在去年5月也出現了首次關店的消息;“超級物種”在去年7月也關閉了上海首家門店。不難看出生鮮電商行業面臨的困境,而投融資情況也隨之出現變化。

在行業發展面臨的困境方面,生鮮電商對供應鏈、物流的要求更高。相關報道顯示,生鮮電商的成本佔總價的30%~40%,耗損率高,技術、人工投入成本大等,都會直接擡升成本。

加之流量獲取難,同質化程度趨高的生鮮電商領域中,一些中小玩家面臨着訂單量不足,流量基礎薄弱等短板,制約了平臺的發展,資金短缺的問題日益突出。

據艾媒諮詢分析,生鮮電商企業普遍自身造血能力不足,依賴外部輸血。而投資熱度也在2016年開始達到峯值,此後逐漸降溫。數據顯示,2014~2016年,國內生鮮電商行業各年3月的投融資額分別爲15.3億元、59.7億元、92.9億元;隨後開始逐年下降。

不難發現,資本從2016年開始對生鮮電商投資趨冷。與此同時,行業巨頭也開始進行戰略調整,主要在商業模式上進行變革,強調剛需、高頻等需求下的資源高效配置,不少平臺啓動前置倉儲建設。比如,“美團買菜”(從屬於小象生鮮事業部)和“菜划算”(阿里投資),陸續朝着更私域化的社區生鮮店過渡。

投資調頭之後,在社區生鮮店賽道,目前在投資端湧現的巨頭衆多,包括阿里、騰訊還有美團。作爲一門古老的生意,生鮮正搭乘近場化的列車以驚人的聲量擁抱社區,大有演繹新的大戰之勢。

相關文章